如果作理性的分析,一個女人,既然是僅屬於女性的人,其形象的美與醜是沒有什麽意義的。但實際的情況是,每一個男人,包括最理性者,見到一個具體的、活生生的、漂亮的女人,沒有不產生異樣感覺的。

任何男人,不管說與不說,還是以外表的感覺首先對一個初識的女人采取態度,戀愛中的“一見鐘情”,被歌頌得十分美妙,一見鐘情的當然是外貌。而女人呢,習慣了拿自己的漂亮去取悅男人,“為悅己者容”,瞧,說得似乎高尚,其實一把辛酸。哪個女人不企圖提高街頭上的回頭率呢,即便遇上了太饞的目光,場面難堪,罵一聲“流氓!”那罵聲裏也含幾分得意。現在社會上的商店,幾乎全是為女人開設,出售著大量的衣服和化妝品,百分之八十的雜志封面刊登的是女人的頭像,好像這個世界是女人的,其實這正是男人世界的反映。男人們的觀念裏,女人到世上來就是貢獻美的,這觀念女人常常不說,女人卻是這麽做的。這觀念發展到極致,就是男人對於女人的美的享受出現異化,具體到一對夫婦,是男人盡力為女人服務,於是,一些蠢笨的男人就誤認為現在是陰盛陽衰了。三十年代有個很有名的軍人叫馮玉祥的,他在婚娶時問他的女人為什麽嫁他,女人說:是上帝派我來管理你的。這話讓許多人讚嘆。但想一想,這話的背後又隱含了什麽呢?說穿了,說得明白些,就是男人是征服世界而存在的,女人是征服男人而存在的,而征服男人的是女人的美,美是男人對女人的作用的限定而甘願受征服的因素。懂得這層意思的,就是偉大的男人,若是武人就要演“英雄難過美人關”的故事,若是文人就有“身死花架下,做鬼也風流”的詩句。而不懂這層意思,便有了流氓,有了挨槍子的強奸罪犯。明白了這個世界仍是男人的,女人也明白了自己的美的作用,又不被美而被動了自己的人格,又使美能長長久久為自己產生效力,女人該怎祥地去活呢?男女既為人類的兩半,從來沒有男為多半,女為少半,兩半同中有異,異而相吸,誰也離不得誰的。可男人天生具有易於疲倦的賤的秉性,於是,聰明的女人要使自己永遠被男人看重,做了妻子永遠要獲得丈夫的寵愛,她應追求的不是讓男人占有,也不占有男人,和讓男人占有,也占有男人,轉換這種關系的是一種平等,一種自我的獨立。以自我而活,活有個性,活有熱情,這就常活常新,正是這種常活常新,才使男人有了新鮮感,有了被吸引力。這結局雖然同討好男人要企圖達到的目的一樣,但質發生了變異。

可以說,現在有相當多的女人不滿男人的世界。卻錯誤地一心要做女強人。男人在主導著這個世界,這已是人類的不幸,如若某一女人也主導了這個世界,那同樣是人類的不幸。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男人與女人兩極發展,這才是真正的男人和女人,才是上帝造人的原意。男者不男,女者不女,反倒使陽陰世界看似合一,實際不平衡了。

Views: 3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