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長得俊。俊得賽過劇院裏的戲子,墻上的美人畫。 

娘的頭髮長,洗完頭,娘密密的長發蓋過膝蓋,像一棵雨後的垂柳兒。 

娘的頭髮黑,比墨還黑! 


娘的髮髻就又大又亮,像個棒槌形的線穗子。 


娘姓肖,沒有名。男人叫相德,人們便叫她相德女人,相德老婆,相德家裏的,相德媳婦。兒子叫大金,人們便叫她大金他娘。 


不少農村婦女都是這樣被人稱呼的。 


那是個饑餓的年代。大人孩子饑一頓飽一頓,吃野菜、槐樹葉……有的全家人還遠離故土要飯求生去了。 


在這節骨眼上,大金他娘的男人相德得病死了,大金才兩歲。 


她的日子就好苦好難熬。面對饑餓,莊戶人除了綁票、斷道、搶劫這些傷天害理的事不做,菜地裏的三把韭菜、兩把蔥,坡裏的地瓜、苞米、花生等等,只要能充饑的莊稼或莊稼莖兒、葉兒、蔓兒,他們得機會就往家裏偷。


那年月,幹這事不算丟人。不過,莊戶人治莊戶人,有的是法。 


就將村頭的路口全派人封起來,搜身,翻筐筐簍簍。搜身搜衣袋、鞋窩、挽起的褲腿,將身上能掖住東西的地方搜遍。翻筐筐簍簍就把筐簍裏的野菜和青草倒在地上,撥拉著找遍。 


偷這股風總算剎住了。 


其實,面對管束,莊戶人從來是最老實也是最誠實的。但是,饑餓並沒有被管束制止和改變。 


墓地裏就時有新墳立起。娘卻把大金拉扯大了,雖說他長得那麽單薄、虛弱。 


大金是個孝子。放了學拾草、剜菜、挑水、掃天井,其余的時間全用在功課上。晚上,他總是拿著課本進入夢鄉。他用差不多每次考試都是百分的好成績,換得娘憂愁勞累的臉上一副笑模樣。 


大金很有出息。恢覆高考那年,他考進北京的那所名牌大學,全縣他考了第一名。 


臨行前,娘含著幸福的熱淚說:“孩子,我沒白拉扯你,你給娘爭氣了,我現在死了也咽下這口氣了。” 


娘沒有死。幾年後,大金拿著第一個月的工資放到娘的手裏,說:“娘,你買點好吃的補補身子吧。” 


娘握著三十塊錢,像握著一把元寶似的,渾身顫抖起來,兩眼滾出的熱淚像豆粒那麽大。那時的三十塊錢,恐怕比現在的一千還稀罕,娘這一生是頭一遭手裏拿著這麽多的錢。 


娘來到天井。天井沒壘院墻,擡頭就是東鄰、西舍和南屋的房舍,遠處,鄰居的屋頂和煙囪也映入娘的眼簾。 


娘跪下來,把三十塊錢放在身前,東西南北拜了四拜,然後把頭上的髮髻解開。 


娘從發髻裏拿出一個紅綢布紗布袋。 


大金望著磨去絨線、薄似透明的紗布袋,再望著娘,像面對一條難猜的謎語。 


娘將三十塊錢放到大金的手裏說:“孩子,去買成煙、酒、糖、茶,還有點心,分給鄉親們。” 


大金望著娘,覺得這條難猜的謎語還是不好猜,就楞怔著望著娘。 


娘指著空空的紗布袋說:“當年,我就是用它偷人家一點點糧食,才沒把你餓死。其實,是鄉親們把你拉扯大的。” 


大金掉轉身子,和娘並排著跪在一起,一股酸酸的、暖暖的滋味湧滿他的胸窩。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