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老人講,人是有魂兒的。但我不信世界上會有什麽魂兒。 

可最近我卻看到了。 

我乘坐的火車呼嘯著開出了石家莊市。車廂裏人挨人,人擠人,滿滿登登。 

剛上車的一個小夥子,看到一個座位上放著本又臟又破名叫《野女艷史》的書,抄起來,扔到茶幾上,旁若無人地坐下。 

鄰座一位幹部模樣的人說:“對號入座,這兒有人。” 

那小夥子眼一瞪,鼻子一抽,臉上肌肉一抖,怪怕人地望著對面座位上的一位穿紅上衣的十來歲的小姑娘,問:“是嗎?” 

小姑娘點點頭說:“是。那也是一位大哥哥,他好像是去打開水了。” 

話音剛落,那打水去的粗壯的小夥子已經回來了,他兇煞似地吼道:“狗雜種,滾起來!” 

坐著的小夥子連頭也不擡,一只手在褲兜裏擺弄著,那分明是一把匕首。一會兒,他眼睛往上一翻,說:“少犯嘎!老子有票。座空著,就要坐,坐定了!” 

火車的轟鳴聲夾雜著不堪入耳的爭吵與謾罵,像冰水一樣灌入耳中,讓人肌寒血凝,連心都涼了。我暗自想,假如人有魂兒的話,那有些人大概僅只有一個軀殼了。 

四只手揪巴在一起,一場廝打迫在眉睫。 

沒有人勸,也沒有人去拉。 

忽然,那個穿紅色上衣的小姑娘站起身,眨眨有著雙眼皮的又黑又亮的大眼睛,聲兒像銀鈴似地說:“別打架啦!我要下車了。你們過來一個人坐這兒吧。” 

四只手松開了。一個小夥子坐到小姑娘讓出的座位上。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氣,這才把目光集中到那小姑娘身上。她那胖乎乎的白凈凈的好看的臉剎那間紅了,紅得跟蘋果似的。她抿抿嘴,甩了一下腦後的油黑油黑的頭發,提著一個不大的旅行袋向車門走去。 

火車在保定站停了。我想,她肯定在這一站下車了。 

這趟車終點站是北京。到站了,我下了車,在河樣的人流中穿行。出了站口,我快步走向公共汽車站。 

天啊!我忽然看到了那個小姑娘:大眼睛,雙眼皮兒,好看的臉,油黑的頭發,紅上衣……她不是三個小時前在保定站下車了嗎?”“難道我看到了魂兒?我不信。難道是看花了眼?決不會!那麽,她是躲到別的車廂,一直站到了北京? 

我想追上她真誠地對她說一聲:“你真好,我不如你。”可終於沒有追上,她拎著那只不大的旅行袋擠上了公共汽車,門關上,車開走了。 

我久久佇立著,目送那遠去的汽車。心中又忽然想起,老人說,人是有魂兒的。 

我相信了:人有魂,國有魂,民族有魂……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