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有時是一種異常美的境界若從最遠處窺望湛藍的深湖,似乎會讓人感到是很難進入的。一切景物,在翩翩舞動的天鵝的翅膀下浮遊,殘雪斑斑,落在天鵝們的身上,也落在長詩短歌般的山水之中。天鵝瞄著湖澤,優優雅雅地舒展公主似的形影,感到不尋常的愜意。偶間,有莊重的王子腹收羽毛,將背骨挺得筆直,向公主顯現英俊灑脫。它們同臨一泓湖水,有時心懷幽情,恪守規行,有時也會意會神,雌雄彼此調護。甜柔、富有人情味,一種神秘情緒的陶醉,讓人悟得高潔和溫和、妍麗和尊嚴以及雍容和自在的妙處。 

這湖水,是美神遣落的淚珠麼? 

天鵝就依這湖水而棲身,生於斯,長於斯。它們拒絕與狂風險浪共存的一切,拒絕兵器相擊的聲音,拒絕車馬被役而招致的鐵穿鼻蹄釘掌的束縛,拒絕金銀珠寶在頸間的羈勒,拒絕任何形式的人工雕飾。它們無聲無息的存在;它們存在的價值是為大自然的寧靜,亦是為萬物的和諧。只有到了同生命揖別的時候,它們才會吟出聽不真的一曲挽歌,漸漸緩緩地幻化於殷勤的清澈裏。

一生寂寞,一死寂寞,生死皆美。

或許有人專門註意過天鵝平常的鳴叫,有形之嘹唳,有繪之鏗鏘,卻很難有人註意天鵝的秀目,忽略以至冷落了和人同樣重要的心靈之窗。天鵝的眼睛極少斜掃四周,蛋黃色的一圈,細致的寵著瞳光的自信,且有慈愛、寬容和嬌媚從那裏發出召示。它們從來就不習慣瞇起雙目蹙額看人,而人卻從來就靠瞇起雙目蹙額看它,因為人總是在很遠處透過煙波翹著望它的。 

如若人被人如此看著,難免發生疑竇,難免會花費些時間去揣摩。是被鄙視了?被妒嫉了?被記恨了?還是被憐憫著呢?難免會感到受了某種傷害而久久或至少片刻不能寧靜。於是便拓展人所兼備的最強的語言能力,街頭巷尾,飯後茶余,有高吭長喧的,有俯耳貼鬢的。一時間熱鬧紛繁,難分誰的喉管粗細,難辨誰的口音地道……有情話,有惡語,有事實,有謠言,當然會有些銘言,有些忠告,慷慨激昂,熱騰澎湃。為了維護也好,為了譴責也罷,把一個原本就喧鬧的世界染濡得愈發喧鬧,雖然一個沒有爭戰的世界是人們共同向往的。 

寂寞呵,寂寞離人是多麼遙迢。 

但,耐得住寂寞的人仍是有的。汪曾祺先生的有書“沈從文的寂寞”,文中說,寂寞是一種境界……沈從文筆下的湘西,總是那麼安安靜靜的,邊城是這樣,長河是這樣,鴨窠圍、楊家??也是這樣。汪先生言,從某個意義上,可說寂寞造就了沈從文,他的四十本小說,是在寂寞中完成的,他所希望的讀者也是“在多種事業裏低頭努力,很寂寞的從事於民族覆興大業的人。”(《長河》題記)安於寂寞是一種美德。寂寞的人是充實的。 

時下生活的風尚,亦如湖水般的湛藍,建設,發展,和平,安定。人們假如真想聽清美麗的天鵝在揖別生命時,為自己挽歌的詞意,那就是——拒絕是半個生命,索取是半個死亡。 

……寂寞天鵝美。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