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丹燕·我的旅遊世界:湯湯逝水之美

要是沒去舊金山,沒找到蓋瑞大街上的東正教聖母大堂,沒在一個清晨教堂裏見到一頭白發的神父,沒說出“上海”二字,沒被人引到教堂幽黯溫暖的一角去見舊金山與上海的聖約翰,沒看到閃爍燭光下古老的花體字寫出的SHANGHAI,沒聽說用一生時間,只畫兩座教堂聖像的菲爾道特神父,沒去教堂對面的俄羅斯咖啡館吃一塊沾滿糖粉的俄羅斯茶點,沒獨自在畫滿憂傷聖像的教堂裏坐著,沒被教堂裏的老人驚喜地打量著輕呼:“你是亨利路的聖母大堂來的!”沒有這一切,我就不會真正理解上海從前的亨利路,現在的襄陽路上的那座教堂。襄陽路上的那座教堂,是伴隨我長大的世界的一部分,從我見到它的第一眼,它就已經是一片白墻,藍色圓頂上也沒畫金色星星,頂上也沒十字架。

從舊金山回上海,我再去看襄陽路上的聖母大堂。從小我就知道藍色的圓頂,比上海最晴朗的夏季的天空還要藍,是舊金山聖母大堂的人告訴我,東正教堂的藍頂,是崇拜聖母的標志。白色的墻壁上空空如也,但我知道從前年輕瘦削的菲爾道特神父,在外墻和內裏畫滿了聖像,和舊金山的一樣,聖母穿著紅袍,耶穌穿著白衣,他們都有微微傾斜的杏核狀的眼睛,那是東正教美麗的神聖面容。教堂裏充滿了聖像,以及幽黯的光線,溫暖的寂靜,就像一個充滿信仰的心靈內部的樣子。

有時候認識一個世界需要對比,但不一定要用殘缺來襯托美滿,殘缺有自己強烈的美,美滿只是襯托而已。當看著襄陽路上聖母大堂被塗抹成一片白色的墻,除掉了金色十字架而變矮的藍圓頂,走進門戶大開而寒冷荒涼的教堂,心中由於舊金山教堂的對比,湧起的是一種湯湯逝水裏的美。這種鎮靜、無求的傷逝之情恰恰是舊金山的教堂無法給予的。要是從前,也許我不能在心中賞玩這種傷逝,現在已知道它能鎮定一個人心中的虛浮,使人謙卑和感恩。

一個旅行者去看世界時,看到的其實是一個處處留下傷痕的世界。正是這樣的世界,最終能久久留在旅行者心中,陪伴他經過自己生活中的艱難時世。林林總總的哀傷和悲劇洋溢出的詩意,留在旅行者心裏,就像放在衣櫃深處的玫瑰油那樣,散發經久不息的芳香。一個富有意義的世界,其實就是由這些大地上星羅棋布的傷痕組成的。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