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年裏,她和我同桌,一個過去似曾相識的小姑娘,只是從沒正眼瞧過她。可那天,我睜大兩眼,對她凝視,不料她投來的目光絕然冷漠,好一個令人腸斷心碎的美人。

“你看什麽?”她問,又問了一次。

時隔良久,我才反應過來;時隔更久,我才結結巴巴答道:“沒——沒什麽”。說完立刻轉過頭去,怕被她冰藍色眼睛又給迷住,呆呆的像塊石頭。

她叫薩拉,這名字在我嘴裏反覆咀嚼,一遍遍細聲呼喚,如同祈禱一般。何以會如此迷戀她,那時我才九歲,一個天真無邪的小男孩。當時是五十年代,還沒有兒童不宜的影片,混混沌沌的我,每當看見薩拉走近時,便心跳加劇。不知怎麽搞的,我還老想尋找她去了哪裏,那份焦急煩躁的感覺和傷風癥狀十分相似:頭暈、戰栗、不思茶飯、緊張得惡心。

我們過去曾是鄰居,也一起上過課。過去幾年裏,對她這種小姑娘不屑一顧可謂易如反掌,但這一次卻太難了,這個薩拉令我神魂顛倒,就好像另外一個我看見了另外一個她。

撩撥我的還不光是她的姿容,每時每刻,無論有無機緣,我會溫習與她相見的時光,於是又有了令人吃驚的發現——姑娘們的特殊氣味,薩拉的氣息尤其馥郁甜美,不像我們男孩,因為老在沙地裏打滾,身上發出陣陣腐濕味。這一新發現令我頭暈目眩。

深夜,我輾轉反側,難以成眠,渴望白天快快來到,可以去學校裏拉她的小辮,對她扮鬼臉,在她的作業本上胡亂塗抹,使盡招數,讓她明白我已為她費盡心機,操碎了心。

數月之後,我開始感到自己已經墜入愛河,只是還沒到坦白承認的地步。班上每個人都已有所覺察,但沒人說破真相,豈料卻被薩拉道破天機。

一天午休時,在朋友們的拼命鼓動和慫恿下,我又開始大聲譏諷笑罵薩拉。突然,她跑到我跟前,兩手放在屁股上,撅起漂亮的小嘴唇。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稍縱即逝,可不像人們所說的恍若永恒那麽久長。日後回想起來,倒是意猶未盡,那一幕幕各不相同角度的畫面展現眼前,就像汽車相撞的慢鏡頭,眼睜睜看著它向你駛來,你卻束手無策,頭腦一片空白。

四周靜極了,薩拉悄悄說道:“媽媽說,當一個男孩取笑戲弄一個女孩時,就表明他打心眼裏喜歡她。”說完轉身走了,只留下她的漆皮鞋拍打地面的聲響。

一陣哄笑打破沈寂。想要否認這一事實,已經不可能了。我笨嘴拙舌站在那兒,微風襲來,盡管我已被釘立在那兒,卻有快要昏倒的感覺,時間真的凝固了。

當我緩過氣來時,世界已經改變。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