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英國〕維琴妮亞·沃爾芙

不論什麼時刻醒來,你總聽得到關門聲。他們手攙著手,一間房一間房地走去,揭開這邊,又打開那邊,小心查看著一對作了古的夫婦。

“我們就放在這裏的。”

她說,但他補充道:“啊,但也放在這裏過!”

“在樓上哩,”她喃喃地說。

“也在花園裏。”

她絮語著。

“輕點,”他們說,“否則我們會驚醒他們。”

不過驚醒我們的不是你們。啊,不是的。

“他們在找尋著哩,他們正在拉動窗幃,”有人或許這樣說,於是又拿起書來讀上一兩頁。

“現在他們找著了吧!”有人會這樣想,筆兒夾在書頁裏。於是書看累了,有人會站起來,走動觀看一番。整個屋子裏是空蕩蕩的,門都開著,只有斑鳩在安逸地細語,打谷機在遠處農場中響著。

“我到這裏來幹什麼?我想找尋什麼呢?”我的兩手是空空的,“或許難道在樓上嗎?”蘋果高掛在空中。再走下來,花園和以往一樣的寂靜,只有書本已經滑進草裏去。但他們在起居室裏找著了吧。倒不是有人見過他們。窗玻璃反映出蘋果、玫瑰,所有的葉子在玻璃中都是綠色的。假使他們走近起居室,蘋果也只看到那黃的一面了,可是在那一刻以後,如果門還開著,開得緊貼著墻壁,或搖擺在地板與天花板之間——但又能看到什麼呢?我的雙手是空的,一只畫眉的影子掠過地毯。靜寂的深處傳來斑鳩那深沈的語聲。

“平安,平安”像是這古屋輕微的脈息。

“那埋藏了的寶貝,那間小屋……”脈搏突地停止了,啊,那就是埋藏著的寶貝嗎?一刻兒以後,白晝的光輝消逝了。那麼是在外面的園子裏嗎?樹木在編織著黑暗,夕陽顯得有點倦意,多麼艷麗啊!多罕見啊!我所找尋的那淒冷的光輝落到地平線去了,卻往往還在玻璃後面燃著紅光。死亡是那片玻璃,死亡在我們之間了;但卻最先來到那婦人身上,幾百年以前了,然後離開這間古屋,塵封了所有的窗戶;那些房間便充滿了黑暗。他離開了古屋,離開她,向北走又向東行,看著南方天空的星鬥在移轉,搜索著古屋,卻見它沈沒在草原下方了。

“平安,平安,平安”古屋的脈息愉快地搏動著,“你們的寶貝。”

風在大陸上怒吼著。樹兒彎曲了,倒向這邊又倒向那邊。月光流註地傾瀉在雨珠上。燈光卻從窗戶中透射出來。燭火靜靜地點燃著。漫步在屋中,打開窗戶,又絮語著不要吵醒我們,那對作了古的夫婦又在找尋他們的歡樂了。

“我們睡在這裏。”

她說,而他補充道:“接了無數的吻。”

“早晨醒來——”

“銀色的光輝停留在樹間。”

“在樓上——”

“園子裏——”

“夏天來的時候——”

“冬天下雪的日子——”門在遠處關閉著,輕微撞擊聲,像心的跳動。他們愈來愈近了,停在門口,風低沈了,銀色的雨珠從玻璃上滑下去。我們的眼睛暗了,再也聽不到身邊的腳步聲,看不見那位太太舒展著她那奇怪的外套。他的手遮著燭火。

“看吧,”他在細語。

“睡得多熟,愛停留在他們唇上。”

彎下身來,擎著他們那銀色的燈火,俯在我們身上,深情地看了很久,他們佇立了很長的時間。風又緊了,火焰微微低首。淩亂的月光照射在地板上和墻壁上,又會合在一起,並停留在那兩張微俯的面孔上;它們是那麼茫然,它們在察看沈睡的人,和找尋他們那藏匿了的歡樂。

“平安,平安,平安,”古屋的心臟在驕傲地搏動。

“很多年了——”他嘆息道。

“你又找著我了。”

“在這裏,”她喃喃道,“沈睡著;在園中讀書,蘋果在空中歡笑、滾動。我們就把寶貝藏在這裏的——”彎下身來,他們的燈光耀得我睜開眼瞼。

“平安!平安!平安!”古屋的搏動響得更強烈了。醒來,我喊道,“啊,這是你們埋藏了的寶貝嗎?那心靈中的光輝。”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