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麼一只鳶,在啄我的腳。它已撕開靴子和襪子,這會兒在啄我的雙腳。它不停地猛啄,然後圍著我焦躁地飛上幾圈,接著又幹它的活兒。有位先生從旁邊經過,旁觀了一會兒之後問道,我為什麼容忍這只鳶。

“我無力抵抗,”我說,“它來了就開始啄,那會兒我當然想趕走它,甚至還試圖掐死它,可這種畜生勁足力大,它已經準備往我臉上撲,那我寧願犧牲我的雙腳。現在它們差不多已被啄爛了。”

“您竟然會忍受這樣的折磨。”那位先生說,“開上一槍,這只鳶不就玩完了。”

“是這樣嗎?”我問,“那您願意做這事嗎?”

“願意,”那位先生說,“只是我得回家取我的槍。您能再等半個小時嗎?”

“我不知道。”我說。

我疼得僵直地站了一會兒,然後說道:“無論如何請您試一下。”

“好。”那位先生說,“那我就趕快點兒。”

我們談話時,那只鳶靜靜地聽著,目光在我倆之間轉來轉去。現在我看出來了,它已聽懂了一切。它飛起來,為獲得足夠的沖力使勁弓起身子,學著投槍手的樣子將它的利嘴從我的口中深深刺入我的體內。向後倒下時,我像得到解救似的感到,它無可挽回地淹死在我那填平所有窪地漫過一切堤岸的血泊裏。(周新建譯)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