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影戲院中散出來的時候,已經是近八點了。我要送她回到家裡去,她不肯,她說怕路上會有熟人遇見。 

  「遇見熟人又怕什麼?我明夜就要乘船到天津去了,你今晚還這樣的狠心!」 
  「什麼?你明天到天津去?我怎沒有聽你說起過?」她臉色突然緊張了起來,站住了這樣向我追問。 
  「我怕預先使你知道了你要煩心,我想在今晚送你到門口時再對你說的,你偏偏又不願我送了。」我笑著說。 
  她不再開口,只是用身子緊靠著我,推著我向她回家的路上走去。 
  「你明晚五時在鳩特路口等我,我有話要對你說。」走到了她家門口時,她這樣珍重的對我說。她緊握著我的手不放,顯出對於這樣的情景的無限的留戀。 
  第二天的晚間五時,我照了她的話在鳩特路口去等她。五時,我見她遠遠地來了,手中拿了許多東西。我迎了上去。 
  她臉色似乎異常的慘淡,見了我,她緩緩對我說: 
  「恕我不能到船上去送你,這是餅乾,你不妨帶了路上去吃,這裡有一封信,裡面有一張照片,望你不時要……」 
  我見著她這樣的情形,我知道她竟相信我昨晚的話了,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不要弄錯了,昨晚我是一時的氣話,我並不真的要……」 
  「什麼?什麼……」 
  她眼睛突然張大了起來,一包餅乾從她手中掉了下去。

Views: 6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