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之韻·共舞--快樂,自信,做妖精

快要三十歲的時候,突然驚覺每天坐辦公室也不是辦法,總該找個什麼運動來做。我試過瑜伽、太極拳、跑步、健身房,但都有些障礙和無法持之以恆的原因。後來,接觸了肚皮舞,不知不覺已是好幾年過去。

我應該是喜歡跳舞的。兒童時期被迫夭折的芭蕾,讀書時練過一陣子的國標舞,都是一個個殘缺的夢。我不知道當一名肚皮舞孃算不算圓了夢,但似乎總有個什麼在靈魂深處動了起來。

很多一起學舞的女生,當初來學肚皮舞的動機跟我一樣只是單純地想運動,後來都成了肚皮舞孃。我想,女人大概無法抗拒那樣的美麗,而且是自己寫下美麗的名字。美麗,不光外表如何,更多是自信的展現,以及靈魂的躍動。好像正在抓住著什麼,渴望著什麼,然後妳又清楚地知道可以擁有什麼(或是捨棄什麼),生命的熱情就這麼點燃了。

肚皮舞是很女性化的舞蹈,也正因為如此,它絕不是孤獨的,而是一群女人的生命故事。就算它被用來誘惑男人(誘惑異性在生物生存上可是很重要的),也是一種女人的展現。在這一群女人之中,我感謝她們與我共舞,讓我得以反思生命中的種種歷程。也許,當一個女人,比想像中來得美好,因為是如此豐富精采。

也許,不一定要跟著肚皮舞孃搖屁屁,我們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搖出生活的漣漪,然後開出一朵朵可愛的花。跟周遭的女人們一起,或是偷偷的—變成妖精。

雖然目前不是很厲害的肚皮舞孃,但我還是想說我是肚皮舞孃—以一群女人的自信與驕傲。

我在肚皮舞孃身上看到姊姊妹妹的影子,我們都經歷了彼此。

身體動起來,以一種美麗的方式,心靈跟著鼓動。

歲月就這樣被擠過去了。我們用妖精的時間來計算,彷彿什麼都有可能。

給自己一個可能。

去跳一支舞,去做一件事,去摸摸發熱的身體,去愛—

不管妳是熟女姊姊或年輕妹妹。

我與姊姊妹妹共舞。我與自己共舞。

一念,一動,生命如此不同。


(初刊於聯合報繽紛版,2011年8月)

Views: 4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