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看見老三從被窩里鉆出來,眼窩黑黑的!”

“就是鐵打的男人,也能叫女人磨得化成了一灘膿水喲。”

“三房這一對呀!”

“蜜里調上了油,連坐月子——”

小七的媽,擡擡頭看見秋棠沈著一張臉,站在天井墻根下,訕訕的就停了嘴。五阿姐的媽接過口來,把眼一撩朝小七的媽潑了個眼色。

“我的舅小姐,那里去玩了水來?一頭,一臉,都是泥草,還不快去打桶水洗洗臉!”回頭朝屋里叫了兩聲:“阿五,阿五,這懶死丫頭,一閃,又死到那里去了?”

秋棠只覺得,自己一口惡氣頂在心里,出不來。一步一步,走到了門口,耳邊還聽見小七的媽說:

“三房這小外甥女,聰明伶俐,一顆心,生了十五六個竅。”

“也愛俏喲,她小姨媽,給了她一塊花綢帕子,喜歡得不得了。”

“就是脾氣毛了些,嘴巴不饒人。”

秋棠聽了,一回身惡狠狠地翻了兩個白眼,飛也似的,跑出後門去了。園里靜悄悄的,五阿姐,不知去了那兒。她也不說一聲,人一晃,幽魂似的可就不見了。秋棠心裹煩躁了上來,一個人慢吞吞的踅到了水井邊,把帕子一扯,順手一塞,掖在胳支窩下。搖起了軲轆,正要打上一桶水,忽然看見水里兩只眼睛,眨啊眨的。那小辮子上結著兩根喜紅的頭繩,一晃,一晃地。只見天上白雲,一球球,滿天柳絮似的悠悠地飛渡了過去。不知那里飄落了一片樹叫來,那一井的天光,剎那間,給打碎了,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綠水漣漪,藍藍的一片天,眨亮,眨亮。自己那一張臉,好半晌,碎了,又聚了起來,靜靜的映漾水中。秋棠攀著井口,看得癡了,誰知一個不留神腋窩里的帕子滑了下來,滴溜溜,掉落了水井中。“唉喲.”有人一拍手叫出聲來。秋棠擡頭一看,水井旁,那株老槐樹上猴兒似的蹲著的,可不就是朱小七。

“小七哥!”

“嗯。”

“幫個忙。”

“甚麼?”

秋棠指了指井里。

“沒看見呀。”

“好小七!”

朱小七嘆了口氣,慢吞吞,伸了個懶腰。倏地一翻身,那兩只泥腿便倒勾在樹干上,探著頭,抓耳搔腮的,向井里張望了半天。

“有點難。”

“幫個忙呀。”

“叫一聲好哥哥。”

“好哥哥。”

“沒聽見。”

“好哥哥!”

“小媳婦子,那邊等我去。”

朱小七,眼珠子一轉,賊嘻嘻地朝後門口的柴房,呶了個嘴。秋棠臉一紅低下了頭,把兩條花辮子捏在自己手裹,玩弄著頭繩,慢吞吞,走到了柴房門口。小七早已一個鷂子翻身,躥下樹來,攀著軲轆繩子溜下井底去了。

柴房里沒一個人,黑魃魃的。秋棠呆了一呆,把門一推,躲到了門後,一顆心好象掛起了十五個吊桶,七個兒上,八個兒下。好半天,聽見噓溜溜一顰唿哨,一顆小頭顱探了進來。

“有人在家嗎?咦,我媳婦出門去了。”

朱小七,摸著臉楞頭楞腦,走進了門來。秋棠忍著笑,悄悄,閃出了門。“呀呵!”往他脖子上涼颼颼的,吹了兩口氣。小七蹦的一跳,一張臉,煞白了。“好婆娘,謀害親夫哪,沒良心的婦人,瞧我從城里頭給你捎了甚麼來?”把手一揚,可不是那塊月白的繡花帕子!

“下回不敢了,謝謝小七哥。

“老夫老妻,客氣甚麼?”

小七點了點頭,把帕子攥在手里使勁一絞,抖開了,濕搭搭地戴在秋棠頭上,順著下巴打了兩個結。

“媳婦!”

他呆呆看了半晌,忽然喚了聲。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