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俗的未來

惡俗之未來是無邊無際的,遠遠地回應著馬修·阿諾德(Matthew Arnold)於1879年就詩歌說過的未來。他當然錯了,不過未必比我們更錯,只要我們想想是否寫一本書或罵罵街便能拖延惡俗的進程。新的無聊女神已經坐在馬上,還有她的仆人“貪婪”、“無知”和“公共性”護駕。

一句話,惡俗已經領先了一大步;任何力量也休想一下子讓它慢下來,哪怕我們應該炸毀師範院校,使航空國有化,恢覆C而不是B作為大學平均成績,在高中重新開設拉丁語課程,停止把兒童稱做“小子”(kids)、把警察稱做“狗子”(cops),取消校際體育賽事,抑止自吹自擂的民族沖動,提高資本所得稅,教導一代人鄙視廣告並對占星術嗤之以鼻,建造不會坍塌的橋梁,遠離太空,說服有文化的人批評是他們的頭等大事,以有品味和精微的方式說寫英語及其他語言,將流浪漢招集成新的國民衛隊,制作有智慧的電影,在海軍中發展更高的勇氣和紀律水準,創辦幾家成熟老練的全國性報紙,給在惡俗餐館吃飯的人以勇氣說“不”(當餐館經理問他們晚飯吃得好不好時),摒棄一切自我陶醉式的冷戰心態的殘余,改善公共標志的措辭和公共雕塑的品味,讓那些有藝術才華的人設計我們的郵票和錢幣,將公共電視發展成一種與商業沒有任何關系的媒體。

因為這一切事情都不大可能發生,所以惟一的辦法就是去嘲笑惡俗。如果連這個也不行的話,你就只好去獨自哭泣了。

鳴謝

在這本書的寫作過程中,我得到許多的鼓勵和幫助,其中很多人我要表示由衷的感謝,他們包括:瑪西·貝林格、泰利·多荷蒂、比提·卡羅爾·弗洛依德、塔基·福塞爾、薩纓爾·威爾遜·福塞爾、詹妮弗·荷爾曼、F.J.羅根、傑克·林奇、西爾頓·邁那爾、約翰·斯坎蘭、詹姆斯·西爾伯曼和克裏斯丁·馮·奧格特羅普。另外,我也獲益於我的研究助手朱迪絲·帕斯考和K.懷特爾,並對他們的熱情和友好表示感謝。再者,許多人的著作對我有不可或缺的幫助:道·萊思姆的《最糟糕的一切》,盡管他的批評集中在糟糕而不是惡俗上;理查德·波爾和大衛·薩瓦格烏的《美國城鎮等級大全》;文斯·斯但頓的《未經授權的美國》;喬治·圖默爾的《美國的種種極端》。最後,我願再次並且永遠地感謝我的妻子哈莉亞特·貝林格對我的陪伴。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