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大亮,我父親忽然發了狂,聳著一頭怒發,蹦的,躥進了廚房,操起一把菜刀,甩開門簾,闖回了我媽媽房里。我兩個膝頭一軟,癱在門上。小妹子,不知甚麼時候睡醒了過來,走出屋子,站在曬場上,笑嘻嘻望著太陽伸起懶腰,唱起了,十樣花的兒歌:

說了個一

道了個一

豆莢開花

密又密!

說了個二

道了個二

韮菜開花

一根兒!

說了個三

道了個三

蘭草開花

在路旁!

說了個四

道了個四

黃瓜開花

一身刺!

說了個五

道了個五

石榴開花

紅屁股——

我撐起了身,趦趦起起的穿過了堂屋,挑開門簾,看見我媽媽床上,一灘血,盤著一條死蛇。我媽媽醉得人事不知,張著嘴巴,哈著氣.我父親把菜刀撂到了地上,整個人,楞楞,睜睜,癱坐在床頭。太陽透過窗縫篩了進來,一下子照亮了枕席上的血。

“爹,咱們倆把蛇掇了出去吧。”

我們父子兩個,一個前,一個後,把七八尺長的一條大花蛇,掇出了媽媽的房間,摜到了屋前那一片白花花的曬場上。我父親拿過一把鋼又,狠狠,一銼,釘住了蛇頭。他那一張臉,汗漓漓的,迎著八點鐘的大太陽,泛起了青來。腮幫上,兩條長長的爪子痕,紅蚯蚯地。

“爹,你臉色不好!”

“沒事。”

“回屋去,再睡吧。”

“你娘床上——”

“我會收拾,爹。”

“莫驚了你娘。”

父親在爺爺房里摟住被子,佝著身,沈沈的睡熟了起來。

太陽快落西天了,我媽媽,她才挑起門簾走出了房來勺搖搖,晃晃的,跨出門檻,瞅著火一般的太陽下,那一條龜殼花。

“爹今天早上,打殺蛇。”

我說。

我媽媽走回了屋里,一聲不吭,就在觀音菩薩她老人家神前,燒了三支香。磕了兩個頭,撐起身,她忽然一跤就趴到了地上,淒涼的哭出了聲來。哭了半天,她才爬起了身,走進廚房里,自己熬了好大的一碗姜湯,等我父親睡醒了過來,給他喝下。

傍晚時,我阿姐抱著滿了周歲的小女兒,喜孜孜的,回到了娘家。她的婆婆,我那親家媽媽,看見曬場上發了臭的死蛇,搖了搖頭,說:

“這屋里到底還是進了蛇喲。”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