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遊蕩 (八)

在溫泉邊,還遇到一戶額外富裕的人家,共三頂氈房,都很白,尤其是中間那頂最大的,還蒙了帆布,墻腳處還畫了大團的藍色羊角圖案,像領導住的房子一樣花哨。主人遠遠地招呼我:“進來看一下吧?”我進去一看,原來也是間山野旅館,幹凈舒適,一共有七堆緞面的被褥,沿著墻架子環繞了一大圈。主人自豪地說:“騎摩托車來釣魚的人都知道我!都住在我這裏!”

我趕緊說:“我不住!我不是來釣魚的!”

他說:“我知道。給我照個相唄!”

於是,我從各個角度把他和他引以為豪的“招待所”攝入鏡頭,令他非常滿意。

一次半路上躲雨時竟撞進了剛搬到山腳下的卡西姐夫家(也沒搞清具體是哪一門的姐夫,總之是個很親切的年輕男孩,之前在彈唱會上見過一面)。結果正趕上他家剛宰了羊,煮得滿室肉香,女主人在搟面條片,滿屋子的客人都在等待,躺得橫七豎八。

卡西的姐夫有一個不足一歲的小女嬰,雪白、嬌柔。剛睡醒,於是爸爸把她抱出搖籃,為她穿衣服。但一看就知道爸爸不常幹這活,笨得要死,把小嬰兒顛來倒去的,左塞右塞,怎麽也塞不進衣服裏。小嬰兒似乎也習慣了,無論被折騰成怎樣,也不吭聲。當爸爸給自己扣倒穿衣的扣子時,出其不意地撿起小鞋子,捧到嘴邊啃了起來……等終於穿好衣服,寶寶都累壞了,爸爸更是累壞了,他把孩子往花氈上一放,跑到遠遠的角落躺直了開始休息。孩子孤零零坐在花氈中央,左顧右盼,頗為茫然。

對了,在山野裏,見過那麽多的嬰兒,卻從沒見過一個瓜子臉的,全是胖圓臉。

山裏的雨一般下幾分鐘就停了,可那場雨足足下了一個小時。於是,在他家一直等到肉出鍋了才離開……

還有幾次漫長的行走,遠遠偏離吾塞和石頭路,去往完完全全的陌生之處。那些永無止境的上坡路,連綿的森林,廣闊的天空……然後突然降臨的小木屋,屋前綠草地上的紅桌子--多麽巨大的一場等待!


走進木屋,炊台一角掛著鍋蓋大小的奶酪,似曾相識。又看到圓木壘砌的墻壁上歷歷排列的寬大縫隙,這墻壁擋住了一切,但又什麽也不能擋住。四面林海蒼茫,床塌靜靜停在木屋一角,鋪著濃墨重彩的華美花氈,是最孤獨的等待……站在這樣的木屋裏,既陶醉,又不安。突然搞不清自己為什麽出現在這裏。

像做夢一樣,總是像做夢一樣。尤其是在這些陌生之處,看著陌生人的眼睛--看多了永恒不變的美景的眼睛,溫柔又堅定,安靜又熱烈,無論多麽粗糙的面孔,多麽蒼老的容顏,都不能模糊這眼睛的光彩。“眉冠日月”,真是眉冠日月……

還有執著馬鞭,牽著馬從遠處緩緩走來的婦人,肩披白色的大方巾。身材高挑,穿著長長的裙子……她是最滄桑的,也是最寧靜最優雅的。她側身坐到了我旁邊,擡起下巴,恭謙又矝持。對於我這樣東遊西蕩,不知所終的人來說,她是最遙遠的等待。

還有吾塞山下那塊白色大石頭,高二十多米,方方正正,遠遠望去像個石頭門。每當遠遠看到這塊白石頭,就知道快到家了。就在石頭後面,藏著回家的路,是最令我感動的事物。它是我的石頭,也是孩子們的石頭,在孩子們的童年裏巨大地深藏不露。有好幾次,靠近它時,看到孩子們在石頭最上端閃動著鮮艷的衣服,銳利地尖叫不止。好像看到了孩子們長大後一一離去後的寂寞。這石頭也是一場等待,最固執的等待。

(2012)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