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31)

“反正你們當王的一天沒事,隨便說吧。”

“沒事?沒事?”張禿子擠著眼說:“你沒作過王,自然不知道哇。沒事?一天到晚全不能閑著。看那個猴子力氣大一些,好淘氣搗亂,咱趕緊和他認親戚,套交情,送禮物;等冷不防的,好咬下他一個耳朵來,把他打倒!對那些好說話的猴兒呢,便見面打幾個耳光,好叫他們看見我就打哆嗦!事情多了!沒事?你太小看作王的了!”

“嘔!”小坡沒說別的,心中有些看不起猴王的人格。

張禿子看小坡沒說什麽,以為是小坡佩服他了,很得意的說:

“到了狼山,我便立在山頂上喊:猴兒國的國民聽者:新王來到,出來瞧,出來看!這一喊不要緊哪,喝!山上東西南北全嘔嘔的叫起來,一群跟著一群,一群跟著一群,男女老少,老太太小妞兒,全來了!我心中未免有點害怕,他們真要是給我個一擁而上,那還了得!我心裏直念道:張禿子!張禿子!挺起胸脯來幹呀!我於是打開那封信,高聲的喊:這是你們死去猴王的哥哥給我的信,請我作你們的王!喝!他們一看紙上的圈兒,全跪下磕起頭來。”

“磕了幾個?”小坡問。

“無數!無數!叫他們磕吧,把頭磕暈,豈不是不能和我打架了嗎?等他們磕了半天,我就又喊:拿王冠來!有幾個年老白鬍子的猴兒,嗻了一聲,就爬到椰子樹上,摘下這頂紅小帽來。”張禿子指了指他頭上的紅盔兒。

“很象新加坡的阿拉伯人戴的小紅盔兒!”小坡說。

“阿拉伯人全是當膩了王,才到新加坡去作買賣!”

“嘔!”小坡這時候頗佩服張禿子知道這麽多事情。“我戴上王冠,又喊:拉戰馬來!”

“什麽是戰馬呀?”

“你沒到二馬路聽過評書呀?張飛大戰孔明的時候,就這麽喊:拉戰馬來!”

“孔明?”

“你趕明兒回新加坡的時候,到二馬路聽聽去,就明白了。站著聽,不用花錢。”

“嘔!”小坡有點後悔:在學校裏,他總看不起張禿子,不大和他來往,那知道他心中有這麽些玩藝兒呢!“我一喊,他們便給這個拉來了。”張禿子指著長角山羊說:“我本來是穿著件白小褂來的,所以沒跟他們要衣裳。我就戴著王冠,騎上戰馬,在山坡上來回跑了三次。他們都嚇得大氣不出,一勁兒磕頭。我一看,他們都有尾巴,我沒有,怎麽辦呢?我就折了一根棕樹葉,把對片扯去,光留葉梗,用根麻繩拴在背後,看著又硬又長。他們一看我有這麽好的尾巴,更恭敬我了。這幾天居然有把真尾巴砍下去,為是安上棕葉梗,討我的喜歡。你說可笑不可笑?這兩天我正和他們開會商量怎麽和狼王幹一幹。”

“你們會議也和學校裏校長和先生的開會一樣吧?”“差不多,不過我們會議,只許我說話,不許別人出聲!”張禿子說,搖著頭非常得意。

“你要和狼王打起來,幹得過他嗎?”

“其實我們是白天出來,狼們是夜間出來,誰也遇不見誰,不會打起來。不過,我得好歹跟他們鬧一回;要不然,猴子們可就看不起我啦!作王的就是有這個難處,非打仗,人們不佩服你!”

“你要真和狼王開仗的時候,我可以幫助你!”小坡很親熱的說。

“那末,你沒事嗎?”

“喲!”小坡機靈的一下子,跳起來了,忽然想起嗗拉巴唧:“有事!差點忘了!你說,你看見嗗拉巴唧沒有?”“看見了,在山洞睡覺呢。”

“這個糊塗鬼!把找老虎的事兒忘了!”

“幹什麽找老虎呀?”張禿子抓著胸脯,問。

“老虎把鉤鉤背去啦!”

張禿子嘔嘔的笑起來。

“你笑什麽呢?”小坡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找不出可笑的地方來。

“他找老虎去?他叫老虎把鉤鉤背走的!”

“我不信!他一提鉤鉤便掉眼淚!再說,你怎麽知道?”“你不信?因為你還不曉得影兒國人們的脾氣。他們一天沒事兒作,所以非故意搗亂不可。他叫老虎把鉤鉤背去,好再去找老虎不答應。可是有一樣,老虎也許一高興,忘了這是嗗拉巴唧鬧著玩呢,硬拉住鉤鉤不放手。”

“我真盼著老虎變了卦,好幫著嗗拉巴唧痛痛快快打一回!”小坡搓著手說。

“那麽好啦,你跟我去看他吧。”張禿子騎上山羊,叫小坡騎在他後面,好似兩人騎的自行車。走著走著,張禿子忽然問:

“小坡,看見小英沒有?”

“幹什麽呀?”

“很想把她接作王妹,哎呀,王的妹妹該叫作什麽呢?王的媳婦叫皇後,王的兒子叫太子,妹妹呢?”

小坡也想不起,只說了一句:“小英恨你!”

“恨我?我作了猴王,她還能恨我?”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