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30)

小坡看了看猴子頭上,確是頭髮很少,和張禿子一樣。“坐下,坐下!咱們說會兒話!”張禿子變成猴子,似乎比從前規矩多了。

兩個坐在大石頭上,小坡還一時說不出話來。

“小坡,你幹什麽裝傻呀?”張禿子的猴嘴張開一些,似乎是笑呢。“你莫非把我忘了?”

小坡只能搖了搖頭。

“你聽我告訴你吧!”

“嘔!”小坡還是驚疑不定,想不起說什麽好。張禿子把小紅帽子扣在頭上,在大石頭上,半蹲半坐的,說:

“有一天我到植物園去,正趕上猴王的生日。我給他些個香蕉什麽的,他喜歡的了不得。一邊吃,一邊問我願意加入猴兒國不願意。我一想:在學校裏,動不動就招先生說一頓。在家裏,父親的大手時常敲在咱的頭上,打得咱越來頭髮越少。這樣當人,還不如當猴兒呢!可是對猴王說:我不能當普通的猴子,至少也得來個猴王作作。你猜怎麽著,猴王說:正好嗎,你到狼山作王去吧。那裏的猴王是我的弟弟,——小坡,我告訴你,敢情猴王們都是親戚,不是弟兄,便是叔侄。——前兩天他和狼山的狼王拜了盟兄弟。狼王請他去吃飯,那知狼王是個老狡猾鬼,假裝喝醉了,把我兄弟的耳朵咬下一個來,當酒菜吃了。然後他假裝發酒瘋兒,跟小猴們說:‘咱們假裝把猴王殺了好不好?’小猴們七手八腳的便把我兄弟給殺了!”

“好不公道!不體面!狼崽子們!”小坡這時候聽入了神,已經慢慢忘了張禿子變猴兒的驚異了。

“自然是不公道哇!小坡,你看,咱們在操場後面打架多麽公平!是不是?”

“自然是!”小坡好像已把學校忘了,聽張禿子一提,非常的高興。

“猴王落了許多的淚,說他兄弟死得太冤枉!”

“他不會找到狼山,去給他兄弟報仇嗎?”小坡問。“不行啊,猴王不曉得影兒國在那裏呀!他沒看過電影。”“你一定看過電影,張禿子?”

“自然哪,常由電影園的後墻爬進去,也不用買票!”張禿子的嘴又張得很大,似乎是笑呢。

“別笑啦,笑得那個難看!往下接著說吧。”此時小坡又恢復了平日和張禿子談話的態度。

“猴王問他的兄弟親戚,誰願到狼山作王,大家都擠咕著眼兒一聲不出。後來他說,你們既都不敢去,我可要請這位先生去了!他雖不是我的親戚,可是如果他敢去,我便認他作幹兄弟。於是猴王和我很親熱的拉了拉手,決定請我去作狼山的猴王。我自己呢,當然是願意去;我父親常這麽說:禿子將來不是當王,就作總統,至少也來個大元帥!”“大元帥是幹什麽的?”

“大元帥?誰知道呢!”

“不知道嗎,你說?”

“說,一定就得知道哇?反正父親這麽說,結了,完了!”“好啦,往下說吧!”

“我答應了猴王,他就給我寫了一封信。”

“他還寫信?”小坡問。

張禿子往小坡這邊湊了湊,挨著小坡的耳朵根兒說:“他們當王的都不會寫字,可是他們裝出多知多懂的樣兒來,好叫小猴子們恭敬他們。他只在紙上畫了三個圈兒,畫得一點也不圓。他對我說:你拿著這封信到狼山去,給那裏的官員人等看。他們就知道你是他們的新王了。”張禿子抓了抓脖子底下,真和猴子一樣。

小坡笑開了。

“你是笑我哪?”張禿子似乎是生氣了:“你要曉得,我現在可是作了王。你頂好謹慎著一點!”

“得了,張禿子!你要不服我,咱們就打打看!你當是作了猴王,我就怕你呢!”

張禿子沒言語,依舊東抓西撓的,猴氣很深。

小坡心裏說:作王的人們全仗著吹氣瞪眼兒充能幹,你要知道他們的老底兒,也是照樣一腦袋頂他們一溜跟頭!然後他對張禿子說:

“得了,咱們別吵架!你作了王,我好像得恭敬你一點。可是你也別假裝能幹,成心小看我!得了,說你的吧。”

張禿子自從作王以後,確是大方多了,一想小坡說得有理,就吹了一口,把怒氣全吹出去了。“沒人看著咱們,你愛怎樣便怎樣;當著小猴兒們,你可得恭敬著一點;不然,我還怎叫他們怕我呢?好,我往下說呀:拿著猴王的信,我就跑影兒國來了。”

“打那兒進來的?”

“從點心鋪的後門進來的。”

“喝了街上的牛奶沒有?”小坡很想顯顯他的經驗。“當然,喝了六杯牛奶,吃了一打點心!”

“肚子也沒疼?”小坡似乎很關心猴王的健康。“疼了一會兒就好了。”

“好,接著說。”

“你要老這麽插嘴,我多咱才能說完哪?”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