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3)

弗蘭克爾法官的判決成了風暴中心,許多人呼籲對此進行調查,有人甚至提出要彈劾這位法官。州老人院問題特別檢察官查爾斯海因斯,對這個入獄4個月的判決特別惱怒,因為作為聯邦和紐約州兩個法庭共同的庭外協議,他已同意向州量刑法官建議按聯邦量刑法官弗蘭克爾判的刑期去判;同時,兩罪應同時並處。

如果州法院法官按照他的建議去做一般情況下法官都照此辦理博格曼就會在兩個法院被各判處4個月徒刑,兩個判決同時執行,如果他表現好的話,在100天之內就可以回家了。不過,公眾報復的慾望部分地得到了發泄。

這是由於紐約州量刑法官阿洛依修斯米利亞,拒絕按特別檢察官半心半意的建議辦。他判處博格曼在州立監獄服刑1年,該徒刑應在博格曼在聯邦監獄服完4個月徒刑以後再執行。米利亞法官的判決受到新聞界的喝彩,監獄的大門在老拉比身後砰然關上,博格曼案似乎應到此為止了。

可是,這場戰鬥僅僅是開始。

當博格曼開始在賓夕法尼亞州埃倫伍德的聯邦監獄(鄉村俱樂部,報紙都這樣稱呼它)服4個月刑時,博格曼的辯護律師們就著手對州量刑法官加判的1年徒刑提出法律上的質疑。傑克利特曼,我以前的學生,就接受博格曼的委託對米利亞法官,在紐約州法院作出的判決提出挑戰。

利特曼曾是弗蘭克霍根辦公室的副檢察官,他成功地把許多殺人犯繩之以法。現在他已轉為私人開業,開始為那些被控有罪的人辯護。他被公認為紐約最出色的刑事訴訟辯護律師之一,他精力充沛,不屈不撓地為委託人請命,享有很好的聲譽。

但紐約法院拒絕聽取他以博格曼的名義提出的請求。這是如此敏感的案子,以至於在紐約三級法院,在沒有出具任何書面意見的情況下,全部駁回了利持曼周密的法律論證。

當我受邀參與博格曼案時,紐約州所有的司法機關都已經試過了,博格曼定於一星期內押送到雷克斯島去執行州法院判處的1年徒刑。

新聞界對他重新入獄一事興高采烈。一群群攝影記者等在他家門口,有謠言說他將提前入獄以便避開新聞界的大肆渲染。

 

 2 「幾分鐘以後,有人會給你打電話……」

 

最早要求我擔任博格曼律師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伯納德費希曼,紐約一家大律師事務所的高級從業律師,此人一生對民權事業極為關心,對人權活動鼎力相助。

他與我早就相知,是我的摯友。費希曼那時60歲出頭,作為原美國全國律師公會的創始人之一、美國全民自由聯盟長期的積極分子,他一直是鼓舞我前進向上的精神支柱和榜樣。費希曼用他那輕聲細語而又慢悠悠斟字酌句的口氣對我說,他想要我考慮一下,是否可以做一件我肯定不願幹的事情。

他要求我先不要急於回絕此事,先聽他把這件事的原委從頭道來,然後掂量再三再作決定。他委婉徐緩地對我說:幾分鐘以後,伯納德博格曼拉比會給你打電話。他想請你做他的上訴辯護律師。他幾天以後就要去紐約州監獄服刑了,他希望你能幫助他暫緩執行這個判決,使他能夠交保在外。

我知道,他也知道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他的案子在本州各級法院審理時都敗訴,也許你可以在聯邦最高法院幫他提出暫緩執行刑期。他現在已陷入絕境!他自知無法熬過這1年徒刑從獄中活著出來了,特別是在雷克斯島這麼惡劣的環境里。

 

請你千萬予以考慮,是否可以接受他的委託。我開始回答他,可這位老朋友打斷我的話頭:我知道你從報上讀到些故事,我也看過了。這就是部分癥結所在。法官們也讀了那些報紙,看了同樣的電視。請你在聽取另一方的意見之前,不要相信你在報上讀到的故事。

艾倫,作為朋友我敢向你保證,這故事的另一方自有他的道理。費希曼說,他將把博格曼的律師要求重新考慮這個判決的備忘錄,及弗蘭克爾法官的判決書寄給我參考。他請我先讀一下這些東西再作決定。

費希曼的結語極富挑戰性:艾倫,他不是個容易對付的客戶,這個案子既不會有什麼樂趣,也不是輕而易舉就能夠解決的,可是,我請求你,再一次請求你好好想一想。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