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鄰人行道的是知名證券公司的辦公大樓【註:指的是“野村證券株式會社”總公司,與“三越百貨”本店同為日本橋地區知名的老建築。】,即使在黑夜中,依然感受得到建築物外觀散發的歷史氛圍。胸口中刀的被害人走在這條路上時,心里究竟想著甚麽?


“這段路平常不太有行人嗎?”石垣問。

藤江點點頭,“先不談白天的情形,入夜後確實很少人經過,畢竟附近只有這家證券公司。”

“所以,身受重傷卻沒人發現也不奇怪?”

“是的。”

“被害人的身分不是已確認?聯絡家屬了嗎?”

“他們應該正趕往醫院。”

藤江領著一行人到首都高速公路的江戶橋交流道入口前方。人行道盡頭出現一條潛進地下的通路,不過,此刻已拉起封鎖線,禁止擅闖。只見鑒識課員搬來許多儀器,不停忙進忙出。

“您大概也曉得,這個地下道與江戶橋相連。”藤江指著不遠處,那橫跨日本橋川的江戶橋。“地下道很短,僅十公尺左右。我們在中段一帶的地上發現血跡,再往前就沒找到任何痕跡了。”

“意思是,這里是犯案現場?”石垣問。

“我是這麽認為的。”藤江回答。

為避免妨礙鑒識工作,他們輪流進現場。松宮穿上鞋套,與小林同行。通道地面貼著膠布,隔出可通行的區域,兩人留意著不要越線,小心前進。

這條地下道意外狹窄,寬幅僅三公尺左右,而且高度很低,個子高的人一跳就摸得到頂。通道總長約十公尺,中段地面殘留拖長約五公分的血跡,但量不多。

除此之外,沒其它明顯的行兇痕跡。兩人繼續走,石垣他們等在出口處,再往前就會通到江戶橋的步道。

藤江望著記事本開口:“各位大概都已聽說,日本橋派出所的安田巡查是在晚上九點整通報,四分鐘後,這一帶便進入緊急狀態,然而截至目前為止,仍未接獲可疑人物的目擊情報。”

石垣點點頭,邊環視四下,喃喃提出疑問:“不曉得橋上往來的人車多不多……”

“晚間九點的行人算少的,更何況,平日這條地下道的使用率就不高。至於行車方面,如您所見,車流量相當大。”

就像藤江說的,包含江戶橋的昭和大道,不斷有出租車或卡車通過。

“被害人中刀後,還硬撐著走到日本橋上。所需時間……你預估要多久?”石垣問松宮。

“一般情況下大約三、四分鐘,考慮到被害人重傷,至少會花上一倍的時間吧。”松宮邊在腦中模擬,慎重地回答。

“我想也是。假設他走了十分鐘,這段空檔已足夠兇手輕松逃離現場。”

“雖然與出租車公司取得聯系,”藤江說:“但目前沒查出哪輛車可能載到嫌犯。”

“就算不搭出租車,”小林低語,指向日本橋川對岸,“嫌犯只要過橋,就跟成功逃逸沒兩樣。”

松宮循小林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見江戶橋頭有條橫越昭和大道的斑馬線,往來人潮依然不少。

的確,若嫌犯過橋混進行人中,要逮到可得費一番工夫。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