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伯倫《珍趣篇》皮殼與內核(3)

你可能在一日之內造訪一座宮殿和一間茅屋。你從宮殿走出時,帶著崇敬;從茅屋走出時,充滿憐憫。但是,你若能撕碎你感覺織成的表象,你的崇敬定會減弱,降至遺憾的水平;你的憐憫定會改變,升到尊崇的高度。

你可能在晨昏之間遇到兩個人,第一個和你說話時,聲音中帶著風暴的喧囂,動作上具有軍旅的威嚴;第二個和你說話時,帶著惶驚,聲音顫抖,結結巴巴。於是你把果決、勇敢歸於第一位;把無能、軟弱歸於第二位。但是,你若看到日月教他們去赴會危困,或去為某一原則作出犧牲,你一定會明白:厚顏、浮誇並非勇敢,羞赧、沈默並非怯懦。

你可能從你居室向窗外眺望,你看到路上的行人中有一位修女走在右邊,一位妓女走在左邊,於是你立即說:"這個多高尚!那個多醜陋!"但是你若閉上你的雙眼,傾聽片刻,你就會聽到太空中的一個輕如耳語的聲音在說:"這一個用祈禱懇求我,那一個用痛苦懇求我,在她們兩個的靈魂中,都有屬於我的靈魂的一把傘。"

你可能在大地上巡遊,尋找你稱為文明、進步的東西。你走進一座城市,這裏宮殿巍峨,學院宏偉,街道寬闊,人們東來西往,行色匆匆。這個鉆入地下,那個盤旋在空中,這個在捕捉閃電,那個在詢問 空氣。他們全都穿著勻稱合體、制作精良的服裝,好像在過節或參加 聯歡。

過了幾天,你來到另一個城市。這裏房舍矮小、街巷狹窄。天陰 下雨,全城就變成水鄉澤國中的泥島。太陽升起,城市又變成塵埃的霧團。這裏的居民仍然處在天然與淳樸之間,就像松弛的弓弦處在弓的兩端間。他們走路慢慢騰騰,工作拖拖拉拉。他們看你時,眼睛後面似乎還有一雙眼睛盯著離你老遠的目標。於是你厭惡地離開了這座城市。你心裏說:"我在那座城市看到的與這座城市看到的兩者之間的差別,就像初生與垂死之間的差別。那裏,強勁如漲潮;這裏,孱弱如退潮。那裏,轟轟烈烈如春夏;這裏,無聲無息似秋冬。那裏,堅忍是青年,在園中歡舞;這裏,頹唐是老翁,倒在灰堆中。"

但是,你若能借著上帝之光去看這兩座城市,那你一定會看到它們是同一座花園裏的相似的兩棵樹。洞察力可能會把你的目光引向它倆的本質,那你就會看到,你以為正在上升的那一個只是行將破裂的閃閃發光的氣泡;而你以為那滿身頹唐的另一個,原是固定不變的隱蘊的本質。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