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聽了長們的話,使我們對於油子嶺這個地方,引起了特殊濃厚的興趣。

離開寶慶的第二天,我們便到達這油子嶺的山腳了。那是一座很高很高的山,橫亙在寶慶和衡州的交界處。山路崎嶇曲折,沿著山,像螺絲釘似的,盤旋上下。 上山時,只能一個挨一個地攀爬著,並且還要特別當心。假如偶一不慎,失腳掉到 山澗裡,那就會連屍骨都收不了的。

我們每一個人都小心翼翼地攀爬著。不敢射野眼,不敢作聲。官長們,不能騎馬,也不能坐轎子;跟著我們爬一步喘一口氣,不住地哼著「噯喲!噯喲!」如果 說,官長與當兵的都應該平等的話,那麼,在這裡便算是最平等的時候。

長夫們,尤其是那兩個新招來的,他們好像並不感到怎樣的痛苦。挑著那幾個木箱子,一步一步地,從來沒有看見他們喘過氣。也許是他們的身體本來就比我們強,也許是他們往往來來爬慣了。總之,他們是有著他們的特殊本事啊!停住在山 的半腰中,吃過隨身帶著的午飯,又繼續地攀爬著。一直爬到太陽偏了西了,我們 才達到山頂。

「啊呀!這樣高啦!我操他的祖宗!……」俯望著那條艱險的來路,和四圍環抱著的低山,我們深深地吐了一口惡氣,自驚自負地,罵起來了。

在山頂,有一塊廣闊的平地,並且還有十來家小小的店舖。那個叫做什麼局的關卡,就設立在這許多小店舖的中間。關卡裡一共有二十多個稽查員,一個分局長, 五六個士兵,三五門土炮。據說:設在衡州的一個很大的總局,就全靠這麼一個小關卡收入來給維持的。

想起了過去在這兒很多次的挨打,被罰,吃官司,那兩個長0都憤慨起來了。他 們現在已經身為長0,什麼都「有所恃而不恐」了,心裡便更加氣憤著。當大隊停在山頂休息的時候,他們兩個一聲不響地,挑著那四個木箱子,一直停放到關卡的大 門邊。一面用手指著地上的箱子,一面帶著驕傲的,報復似的眼光,朝那裡面的稽 查和士兵們冷笑著。意思就是說:「我操你們祖宗啊!你還敢欺侮老子嗎?你看! 這是什麼東西?你敢來查?敢來查?……」

裡面的稽查和士兵們,都莫名其妙地瞪著眼睛,望著這兩個神氣十足的久別了的老朋友,半晌,才恍然大悟,低著頭,怪難為情的:

「朋友,恭喜你啊!改邪歸正,辛苦啦!」

「唔!……」長夫們一聲冷冷的加倍驕傲的回答。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