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3)

 [愛斯特拉岡一下子驚醒過來。

  愛斯特拉岡:(驚恐地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我睡著啦!(責備地)你為什麼老是不肯讓我睡一會兒?

  弗拉季米爾:我覺得孤獨。

  愛斯特拉岡:我做了個夢。

  弗拉季米爾:別告訴我!

  愛斯特拉岡:我夢見——

  弗拉季米爾:別告訴我!

  愛斯特拉岡:(向宇宙做了個手勢)有了這一個,你就感到滿足了?(沉默)你太不夠朋友了,狄狄。我個人的惡夢如果不能告訴你,叫我告訴誰去?

  弗拉季米爾:讓它們作為你個人的東西保留著吧。你知道我聽了受不了。

  愛斯特拉岡:(冷冷地)有時候我心裡想,咱們是不是還是分手比較好。

  弗拉季米爾:你走不遠的。

  愛斯特拉岡:那太糟糕啦,實在太糟糕啦!(略停)你說呢,狄狄,是不是實在太糟糕啦?(略停)當你想到路上的景色是多麼美麗。(略停)還有路上的行人是多麼善良。(略停。甜言蜜語地哄)你說是不說,狄狄?

  弗拉季米爾:你要冷靜些。

  愛斯特拉岡:(淫蕩地)冷靜……冷靜……所有的上等人都說要鎮靜。(略停)你知道英國人在妓院里的故事嗎?

  弗拉季米爾:知道。

  愛斯特拉岡:講給我聽。

  弗拉季米爾:啊,別說啦!

  愛斯特拉岡:有個英國人多喝了點兒酒,走進一家妓院。鴇母問他要漂亮的、黑皮膚的還是紅頭髮的。你說下去吧。

  弗拉季米爾:別說啦!

  [弗拉季米爾急下。愛斯特拉岡站起來跟著他走到舞台盡頭。愛斯特拉岡做著手勢,彷彿作為觀眾在給一個拳擊家打氣似的。弗拉季米爾上,他從愛斯特拉岡旁邊擦身而過,低著頭穿過舞台。愛斯特拉岡朝他邁了一步,煞住腳步。

  愛斯特拉岡:(溫柔地)你是要跟我說話嗎?(沉默。愛斯特拉岡往前邁了一步)你有話要跟我說嗎?(沉默。他又往前邁了一步)狄狄……

  弗拉季米爾:(並不轉身)我沒有什麼話要跟你說。

  愛斯特拉岡:(邁了一步)你生氣了?(沉默。邁了一步)原諒我。(沉默。邁了一步。愛斯特拉岡把他的一隻手搭在弗拉季米爾的肩上)來吧,狄狄。(沉默)把你的手給我。(弗拉季米爾轉過身來)擁抱我!(弗拉季米爾軟下心來。他們倆擁抱。愛斯特拉岡縮回身去)你一股大蒜臭!

  弗拉季米爾:它對腰子有好處。(沉默。愛斯特拉岡注視著那棵樹)咱們這會兒幹什麼呢?

  愛斯特拉岡:咱們等著。

  弗拉季米爾:不錯,可是咱們等著的時候幹什麼呢?

  愛斯特拉岡:咱們上吊試試怎麼樣?

  [弗拉季米爾向愛斯特拉岡耳語。愛斯特拉岡大為興奮。

  弗拉季米爾:跟著就有那麼多好處。掉下來以後,底下還會長曼陀羅花。這就是你拔花的時候聽到吱吱聲音的原因。你難道不知道?

  愛斯特拉岡:咱們馬上就上吊吧。

  弗拉季米爾:在樹枝上?(他們向那棵樹走去)我信不過它。

  愛斯特拉岡:咱們試試總是可以的。

  弗拉季米爾:你就試吧。

  愛斯特拉岡:你先來。

  弗拉季米爾:不,不,你先來。

  愛斯特拉岡:幹嗎要我先來?

  弗拉季米爾:你比我輕。

  愛斯特拉岡:正因為如此!

  弗拉季米爾:我不明白。

  愛斯特拉岡:用你的腦子,成不成?

  [弗拉季米爾用腦子。

  弗拉季米爾:(最後)我想不出來。

  愛斯特拉岡:是這麼回事。(他想了想)樹枝……樹枝……(忿怒地)用你的頭腦,成不成?

  弗拉季米爾:你是我的唯一希望了。

  愛斯特拉岡:(吃力地)戈戈輕——樹枝不斷——戈戈死了。狄狄重——樹枝斷了——狄狄孤單單的一個人。可是——

  弗拉季米爾:我沒想到這一點。

  愛斯特拉岡:要是它吊得死你,也就吊得死我。

  弗拉季米爾:可是我真的比你重嗎?

  愛斯特拉岡:是你親口告訴我的。我不知道。反正機會均等,或者差不多均等。

  弗拉季米爾:嗯!咱們幹什麼呢?

  愛斯特拉岡:咱們什麼也別干。這樣比較安全。

  弗拉季米爾:咱們先等一下,看看他說些什麼。

  愛斯特拉岡:誰?

  弗拉季米爾:戈多。

  愛斯特拉岡:好主意。

  弗拉季米爾:咱們先等一下,讓咱們完全清楚咱們的處境后再說。

  愛斯特拉岡:要不然,最好還是趁熱打鐵。

  弗拉季米爾:我真想聽聽他會提供些什麼。我們聽了以後,可以答應或者拒絕。

  愛斯特拉岡:咱們到底要求他給咱們做些什麼?

  弗拉季米爾:你當時難道沒在場?

  愛斯特拉岡:我大概沒好好聽。

  弗拉季米爾:哦……沒提出什麼明確的要求。

  愛斯特拉岡:可以說是一種祈禱。

  弗拉季米爾:一點不錯。

  愛斯特拉岡:一種泛泛的乞求。

  弗拉季米爾:完全正確。

  愛斯特拉岡:他怎麼回答的呢?

  弗拉季米爾:說他瞧著辦。

  愛斯特拉岡:說他不能事先答應。

  弗拉季米爾:說他得考慮一下。

  愛斯特拉岡:在他家中安靜的環境里。

  弗拉季米爾:跟他家裡的人商量一下。

  愛斯特拉岡:他的朋友們。

  弗拉季米爾:他的代理人們。

  愛斯特拉岡:他的通訊員們。

  弗拉季米爾:他的書。

  愛斯特拉岡:他的銀行存摺。

  弗拉季米爾:然後才能打定主意。

  愛斯特拉岡:這是很自然的事。

  弗拉季米爾:是嗎?

  愛斯特拉岡:我想是的。

  弗拉季米爾:我也這麼想。(沉默)

  愛斯特拉岡:(焦急地)可是咱們呢?

  弗拉季米爾:你說的什麼?

  愛斯特拉岡:我說,可是咱們呢?

  弗拉季米爾:我不懂。

  愛斯特拉岡:咱們的立場呢?

  弗拉季米爾:立場?

  愛斯特拉岡:別忙。

  弗拉季米爾:立場?咱們趴在地上。

  愛斯特拉岡:到了這麼糟糕的地步?

  弗拉季米爾:大人閣下想要知道有什麼特權?

  愛斯特拉岡:難道咱們什麼權利也沒有了?

  [弗拉季米爾大笑,像先前一樣突然抑制住,改為咧著嘴嬉笑。

  弗拉季米爾:你真叫我忍不住笑,要是笑不算違法的話。

  愛斯特拉岡:咱們已經失去了咱們的權利?

  弗拉季米爾:咱們已經放棄啦。

  [沉默。他們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裡,胳膊耷拉著,腦袋低垂著,兩隻膝蓋在往下沉。

  愛斯特拉岡:(無力地)難道咱們沒給系住?(略停)難道咱們沒——

  弗拉季米爾:(舉起一隻手)聽!

  [他們傾聽,顯出可笑的緊張樣子。

  愛斯特拉岡:我什麼也沒聽見。

  弗拉季米爾:噓!(他們傾聽著。愛斯特拉岡身體失去平衡,險些兒摔倒在地上。他攥住弗拉季米爾的一隻胳膊,弗拉季米爾搖晃了兩下,他們擠在一起靜聽著)我也沒聽見。

  [如釋重負的嘆氣聲。他們鬆弛下來,彼此分開。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