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宮修平抵達案發現場時,日本橋上已圍成單向通行的狀態。封鎖的這一側停著成排警車,橋頭附近一條連接中央大道與昭和大道的單行道也全面禁止通行。十字路口中央有制服警察指揮交通,馬路的另一側則看得到一些電視臺工作人員的身影。

不過,圍觀群眾並不多。一方面是被害人早就送往醫院,加上周遭較顯眼處沒留下類似行兇的痕跡,引不起行人的好奇心。剛得知地點時,松宮還有些厭煩地想著,又得撥開重重人墻才能進到封鎖線內,實際狀況卻頗為冷清。

戴上手套、環好臂章後,有人拍拍他的右肩。回頭一望,雙眼細小、尖下巴的主任小林站在身後。

“啊,您辛苦了。”

“真不走運啊,松宮。你剛剛在約會吧?”帶手套的小林面無表情地豎起小指【註:日本人的肢體語言當中,豎起的小指通常指女友。】。

“才沒有。您怎會這麽說?”

“傍晚下班時,你不是一臉暗爽?看就知道你很慶幸沒遇上召集。”

“輪值時沒接到出動命令,主任也會感到開心吧?這樣就能好好陪家人。”

小林哼一聲。“真想讓你瞧瞧方才我女兒的表情。我在家接到聯絡、準備出門時,她說有多樂就有多樂,八成是好一陣子不用面對惹人厭的老爸的緣故,一旁的老婆也是同一副德性。記住,要是結婚生了個女孩,她上中學就等於離開你,不必等到嫁人。”

松宮苦笑,“我會記在心上的。”

向負責看守現場的警察打過招呼,兩人踏進封鎖線內。被害人倒在日本橋上,周遭卻不見鑒識課員的身影,因為此處並非行兇現場。勤務指揮中心在接獲通報時,便已確認這一點。

隸屬搜查一課的松宮的確是下班回家又被叫過來,但更多警官肯定早早便接到出動命令。畢竟是發生在大都會中心的民眾遇刺案,而且嫌犯仍在逃,不僅直轄的日本橋署,鄰近的警署想必也都接獲緊急動員的指示。此刻,所有與日本橋地區相連的幹線道路應該全在進行攔檢吧。

松宮與小林前往位於橋頭的派出所了解狀況,聽說發現被害人的是值勤巡查安田。

年約三十出頭的安田,渾身僵硬地上前迎接警視廳搜查一課的兩名警官,行舉手禮時還微微顫唞。

“系長【註:日本警視廳組織的職位之一,主任之上、管理官之下。階級為警部。】很快就到,詳細經過麻煩你待會兒一起匯報,現下先告訴我們大概即可。”小林嘴上這麽說,詢問內容卻非常深入,松宮在一旁負責記錄。

聽著安田的描述,松宮暗忖,真是奇怪的狀況。胸口中刀的被害人仍試圖走動,或許是想逃離兇手,或許是為了求救,有各種可能,但為何過派出所而不入?

同樣疑惑的小林提問,安田納悶地回答:“我也不明白。被害人搖搖晃晃地經過派出所時,看都沒看一眼,我才會以為他是喝醉酒……”

由於被害人是從安田身後走過派出所,他只看到被害人的背影,沒察覺異狀也無可厚非。

“恐怕是失血過多,意識不清,連走到派出所都不曉得吧。”小林幽幽吐出一句。

不久,系長石垣與其它組員抵達。在聽取安田報告前,石垣先召來下屬說明現況:“被害人沒救活,換句話說,這下成了殺人案,理事官和管理官【註:兩者皆為日本警視廳組織的職位之一,系長之上、部長之下。理事官的階級為警視,管理官的階級為警視正或警視。】已趕去日本橋署那邊。要是今晚的緊急動員沒逮到兇嫌,之後肯定會成立項目小組,你們要有心理準備。”

接著,大夥重新聽取安田巡查報告。這時,轄區的刑事課系長藤江來打招呼。此人身形瘦削,應該年過四十。他通知石垣,已找到行兇現場。

“就在隔壁街區,我帶各位過去。”

語畢,藤江便朝封鎖的道路邁開腳步,石垣一行尾隨在後,松宮也跟上。只見左側的人行道,每隔一定距離就有鑒識課員在采樣。

“人行道數處留有血跡,但量不多,被害人恐怕是拖著流血的身軀移動吧。”藤江解釋。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