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巫師家裏

“奧斯特羅加太太!奧斯特羅加太太!您的孩子們掉進地洞裏,完了!”

“耶穌!瑪麗亞!你們說什麽?什麽地方?怎麽啦?你們說清楚!”

“唉呀,他們跑進歪圈街那古房子的地下室去了,魔鬼準得掰下他們的小腦袋,可憐啊!”

“全知全能的上帝!救救他們吧!你們是怎麽知道的?”

“對街的小鞋匠看見孩子們跟克萊普卡家的瓦魯希一起走進了地下室,後來阿加塔去喊他們,喊著,喊著也走了進去,後來她大叫一聲,再也沒有出來!我們都聽見了她的慘叫!”

“阿加塔是我派去的,因為孩子們沒有回來吃午飯。仁慈的上帝,寬恕我這個罪人吧!我現在怎麽辦呀?”

前廊上亂紛紛,梅爾希奧爾師傅擠過人群跑進廂房。軍械匠臉色蒼白,渾身顫抖,他在作坊裏就已得知了這個令人心碎的消息。馬切克和哈爾什卡他看得比自己的命還珍貴!

“怎麽辦,梅爾希奧爾?怎麽辦哪?”

他太太哭叫著,“救救我們可愛的孩子呀!我向您起誓,上帝,我將把一顆鍍金的銀質的心奉獻在您神聖的腳下,只要您幫助我們渡過這難關!”

人群裏走出一位年高的市議會參議——埃澤希爾·斯特魯比奇先生,他德高望重,聰敏過人,在整個華沙以好心腸和熱愛孩子而出了名。

“怎麽辦?”

他重復了一句,“我告訴你們怎麽辦:你們趕快到啤酒街去找那巫師。除了他誰能找到能醫治你們的憂慮的靈丹妙藥?他通曉地上和天上的事,因為他是博士、煉丹術士和占星家,一個坐在古書堆裏的人。不僅如此,他還做成了一個飛行器,黑夜裏他就在空中飛翔”

“你們快去找巫師,快去找!”

人群叫喊著,“他會教你怎麽辦,他會幫助你!”

“絕妙的主意!”

傷心的父親讚同說,“上帝會給您報償,斯特魯比奇!

走吧,太太,我們到啤酒街去!”

“我跟你們一起去!”

斯特魯比奇先生說,“興許還能找到馬切克和哈爾什卡。”

“保佑我們,欽斯托霍瓦的聖母!”

奧斯特羅加太太哭著說,“但願能找到!”

在啤酒街的拐角上,有一幢高房子,學識淵博的巫師赫爾梅涅吉爾都斯·法布拉就住在這幢房子的第五層樓上,也就是最高的一層,這位著名的有學問的博士,甚至在國王陛下的宮廷裏也很有名氣。確切的說,他不是個巫師,只是個醫術高明的醫生,精通各種技藝和自然科學的人。華沙的百姓們看到他神奇的醫術和從遠處觀察到他各種神秘的實驗,根據自己樸素的理解,把他看成了同超自然的魔力有聯系的巫師。

斯特魯比奇參議也把他稱作巫師,只是因為他不願逆著老百姓的心意,而老百姓總是喜愛他們自己不能理解的事物,並樂於將其化為神奇,而對人類的智慧他們非但不看重,反而蔑視。

在一個有著拱頂的大房間裏,一張堆滿了書籍和紙張的大書桌後面,坐著一個干瘦、矮小的人兒,面色焦黃,臉皺得像只風干了的蘋果;可這張臉上有對大大的黑眼睛,像燃燒的火炬一樣明亮。那對眼睛具有無比的威力,當你看著它們的時候,你會覺得自己看到的是位巨人,會不知不覺地在你心中激起對這個平凡而又富有魅力的人物的畏懼、驚嘆和崇敬。

房間的天花板上吊著個一丈多長的鱷魚標本,墻角上豎著個埃及的木乃伊,窗台上的各種玻璃瓶子裏浸泡著蟾蜍、毒蛇、蜥蜴......和一些不知名的海外蠕蟲。而人們目光所及之處,見到的都是書、書、書。

當奧斯特羅加師傅和妻子以及參議斯特魯比奇先生走進法布拉博士的房間的時候,他正捧著一本厚部頭的書,看得津津有味,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博士從書上擡起眼睛,看到走進房裏的人,忙站起身,拉了拉身上黑色的長袍,問道:“先生們來找我有什麽事?”

這時奧斯特羅加太太哭著嘮嘮叨叨地講了事情的全過程,哽咽著求他幫助救孩子,法布拉博士說:“我知道你們的孩子們失蹤的原因,我正在這本書裏翻閱有關類似事件的章節。瞧,正是這種地球上最危險、最有害的怪物作祟,它的名字叫妖龍。”

“妖龍?”

斯特魯比奇、奧斯特羅加和他太太一齊驚叫起來,“妖龍!

那就是說,我們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勞!”

“從各位的驚恐我看出,你們知道這種怪物的天性,它能用自己的目光將一切有生命的東西殺死。然而上帝是偉大的,上帝的信徒不到最後不能失去希望。即使你們的孩子已經死了,也應把他們從地下室擡出來,給他們舉行基督教的葬禮;必須把這個妖龍殺死,哪怕是不止一個人還要成為它那殺人的眼睛的犧牲品,不能遲疑!只要那該死的妖物活著,華沙就不會有平靜的日子。”

“怎樣去殺死它,聰明的學者?”

斯特魯比奇問。

“怎麽辦?怎麽辦?”

奧斯特羅加和他妻子一齊問。

“有辦法,”

法布拉博士回答,“有辦法,只是很難,很危險,我不知道,在這座城市能否找到一個人敢於去完成這一壯舉。得有個人進入地下室,這個人應全身披掛上鏡子;當妖龍去看鏡子,就會看到自己,也就會用它自己的目光把自己殺死,這樣我們也就把可愛的華沙以至整個光榮的共和國從妖龍的威脅下解救出來。”

“方法很好,也可靠,沒得說的!”

斯特魯比奇說,“不過,我們到哪兒去找這麽個大膽的人呢?”

“是的,是的,”

軍械匠太太說,“如今世上找不到這樣的人!”

這時,教堂沈悶的鐘聲傳到了法布拉的房間,隨之而來的是人群的嘈雜聲。斯特魯比奇先生推開窗戶。

“有了!有了!”

他歡快地叫道,“我能找到這麽個人!教父,教母,隨我來!”

“上帝保佑,大學問家,上帝會給你報償!”

一轉眼他們離開了房間。

Views: 2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