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蠻有一天很興奮地告訴家茵說明天要放假。家茵笑道:"怎麼才念了幾天書,倒又要放假啦?"小蠻道:"我明天過生日。"家茵道:"啊,你就要過生日啦?你預備怎麼玩呢?"小蠻聽了這話卻又愀然道:"沒有人陪我玩!"家茵不由得感動了,說:"我來陪你,好不好?"小蠻跳了起來道:"真的啊,先生?"家茵問:"你喜歡看電影麼?"小蠻坐在椅子上一顛一顛,眼睛朝上翻著看著自己額前掛下來的一絡頭發擊打著眉心,笑道:"爸爸有時候帶我去看。爸爸挺喜歡帶我出去的。爸爸就頂怕跟娘一塊兒去看電影!"家茵詫異道:"為什麼呢?"小蠻道:"因為娘總是問長問短的!"家茵撐不住笑了,道:"你不也問長問短的麼?"小蠻道:"爸爸喜歡我呀!"隨又抱怨著:"不過他老是沒工夫……先生你明天無論如何一定要來的!"家茵道:"好。我去買了禮物帶來給你啊!"小蠻越發蹦得多高,道:"先生,你可別忘啦!"

這倒提醒了家茵,下了課出來就買了一籃水果去看秀娟的丈夫的病。本來這幾天她一直惦記著應當去一趟的。然而病人倒已經坐在客室裏抽煙了,秀娟正忙著插花,擺糖果碟子。家茵道?喲,夏先生倒已經起來啦?好全了沒有?"夏宗麟起身讓坐,家茵把水果放在桌上道:"這一點點東西我帶來的。"秀娟道:"噯吶,謝謝你,你幹嗎還花錢哪?你瞧我這兒亂七八糟的!你上我們大哥家去來著嗎?小蠻聽話嗎?"家茵趁此謝了她。秀娟道:"噯,真的,今天就是他們公司裏請客呀,你就別走了,待會兒大哥也要來。你不也認識大哥嗎?"今天是請一個要緊的主顧,是宗麟拉來的,秀娟很為得意。宗麟是副理,他大哥是經理。家茵便道:"不了,我待會兒回去還有點兒事。我一直還沒有見過那位夏先生呢。"秀娟道:"噯呀,還沒看見哪?那麼正好,今天這兒見見不得了!"正說著,女傭來回說酒席家夥送了來了,秀娟道:"你等著我來看著你擺。"家茵便站起身來道:"你這兒忙,我過一天再來看你罷。"到底還是脫身走了。

次日她又去給小蠻買了件禮物。她也是如一切女人的脾氣,已經在這一家買了,還有點不放心,隔壁兩家店鋪裏也去看看,要確實曉得沒有更適宜更便宜的了。誰知她上次在電影院裏遇見的那個人,這時候也來到這裏,覺得這櫥窗布置得很不錯,望進去像個聖誕卡片,扯棉拉絮大雪飄飄,搭著小紅房子,有些米老鼠小豬小狗賽璐珞的小人出沒其間。忽然,如同卡通畫裏穿插了真人進去似的,一個女店員探身到櫥窗裏來拿東西,隔著雪的珠簾,還有個很面熟的女人在她身後指點著。他一看見,不由得怔住了。他也走到這爿店裏去,先看看東西,然後才看到人,兩人都頓了一頓,輕輕的同時叫了出來:"咦?真巧!"他隨即笑道:"又碰見了!——我正在這兒沒有辦法,不知道您肯不肯幫我一個忙。"家茵用詢問的眼光向他望去,他道:"我要買一個禮送給一個八歲的女孩子,不知買什麼好。"說到這裏他笑了一笑,又道:"女孩子的心理我不大懂。"家茵也沒有理會得他這話是否帶有說笑話的意思,她道?女孩子大半都喜歡洋娃娃吧?買個洋娃娃怎麼樣?"他道:"那麼索性請你替我揀一個好不好?"有的臉太老氣,有的衣服欠好,有的不會笑;她很認真地挑了個。他付了錢,道:"今天為我耽擱了你這麼許多時候,無論如何讓我送你回去罷。"家茵躊躇了一下:"要是不太繞道的話……不過我今天要去那個地方很遠。在白賽仲路。"他道:"那就更巧了!我也是要到白賽仲路!"這麼說著,自己也覺得簡直像說謊。

兩人坐到汽車裏,車子開到一家人家門口停下來,那時候他已經明白過來了,臉上不由得浮起了說謊者的微妙的笑容。他先下車替她開著車門,家茵跳下來,說?那麼,再會了,真是謝謝!"她走上台撳鈴,他也跟上來,她一覺得形勢不對,便著慌起來,回身笑說:"真是對不起,我不能夠請您進來了,這兒也不是我自己家裏——"然而姚媽已經把門開了,家茵無法把她背後這盯梢的人馬上頓時立刻毀滅了不叫人看見,唯有硬著頭皮趕快往裏一竄,不料那個人竟跟了進來,笑道:"可是這兒是我自己家呀!"家茵吃了一驚,手裏的包裹撲地掉在地下。小蠻跑出來叫道:"先生!先生!爸爸!"家茵道:"您就是這兒的——夏先生嗎?"夏宗豫彎腰給她揀起包裹,笑道:"是的——是虞小姐是嗎?"他把東西還她。她說:"這是我送小蠻的。"宗豫便交給小蠻道:"哪,這是先生給你的!"小蠻來不及地要拆,問道:"先生,是什麼東西呀?"宗豫道:"連謝都不謝一聲的啊?"姚媽冷眼旁觀到現在,還是沒十分懂,但也就笑嘻嘻地幫了句腔:"說-謝謝先生!-"

小蠻早又注意到宗豫手臂裏夾著的一包,指著問:"爸爸這是什麼?"宗豫道:"這是我給你買的。你不說謝謝,我拿回去了!"然而小蠻的牛性子又發作了,只是一味的要看。家茵送的是一盒糖。宗豫向小蠻道:"讓姚媽媽給你收起來,等你牙齒長好了再吃罷。"又向家茵笑道:"她剛掉了一顆牙齒。"家茵笑道:"我看……"小蠻張開嘴讓她看了一看,卻對著那盒糖發了會呆,悶悶不樂。家茵便道?早知我還是買那副手套了!我倒是本來打算買手套的。"小蠻得不的這一句話,就鬧了起來:"唔……我不要!我要手套嘛!宗豫很覺抱歉。這孩子真可惡!當著先生一點禮貌也沒有!"一說,她索性紅頭漲臉哭了起來。家茵連忙勸著:"今天過生日,不可以哭的,啊!"小蠻嗚咽道:"我要手套!"家茵和她悄悄商量道:"你喜歡什麼顏色的手套?"小蠻拉拉她肩上的檸檬黃絨線圍巾道:"我要這個顏色的!"

姚媽得空便掩了出去,有幾句話要盤問車夫。車夫擱起了腳在汽車裏打瞌盹,姚媽倚在車窗上,一只手抄在衣襟底下,縮著脖子輕聲笑道?噯,餵!這新先生原來是我們老爺的女朋友啊?"車夫醒來道:"唔?不知道。從前倒沒看見過。"姚媽道:"今兒那些東西還不都是老爺自個兒買的——給她做人情,說是-先生給買的禮物。"車夫把呢帽罩到臉上,睡沈沈的道:"我們不知道,別瞎說!"姚媽道:"要你這麼護著她!"她把眼睛一斜,自言自語著:"一直還當我們老爺是個正經人呢!原來……"車夫嫌煩起來,道:"就算他們是本來認識的,也不能就瞎造人家的謠言!"姚媽拍手拍腳地笑道:"瞧你這巴結勁兒!要不是老爺的女朋友,你幹嗎這樣巴結呀?"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