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玉蘭(3)

2月28日,最後一次拍了玉蘭,已經收拾好相機,要十幾天後歸來時再用了。這時卻接到一個朋友電話,相邀第二天去郊外“賞杏花”。因為朋友有個開公司的朋友承包了那里的一個山頭,搞農業開發,去了不只有花可賞,還有酒、肉和田野里剛出苗的野菜伺候。

預約了下午三點左右在成南高速收費站會合後一起前往,無奈想象中郊野的花樹使人迫不及待,吃過午飯就自己先去了。從東北方向的成南高速出城,去二十多公里外的青白江區的福洪鄉杏花村。剛下高速,就看到杏花節的路線指引,看到“與春天第一次約會”的大招貼。“與春天第一次約會”?至少於我而言,杏花不是這一年的第一番花信,但花消息總能激蕩人心。所以,邊開車邊聽了幾遍《春之聲》圓舞曲,心情也像是灑上了晴朗日子的明亮陽光。車出了平原,駛人紅砂壤的丘陵地帶,那曲子也道路一般回旋,地貌一樣起伏,輕盈悠揚。還想再聽下去,卻見有花樹赫然出現在紅砂壤的丘崗之上。

這樹比城里所見更符合我本人關於樹的想象:枝干蓬勃,黝黑粗糙的樹皮顯得蒼老,而在這樣的枝條上卻開出了一族簇密集的白色繁花。過去幾年,我對開花植物的興趣都集中在青藏高原植物上,對四川盆地內這些很中國的植物認識不多。站在一樹繁花前就想,這就是杏花嗎?從書上曉得杏所在的薔薇科李屬這個家族相當龐大:桃、李、梨,甚至櫻都屬於這個家族。從花的形態上來講,這個家族共同的特征都是:“單生花、傘形花序或總狀花序。花通常呈白或粉紅色,包含五瓣花瓣和五個萼片。”於是,先把鏡頭對準了這種枝老花繁的樹,在鏡頭中,那一簇簇的白花上面泛起霧氣般的淡淡青綠,凝神觀察,發現青綠來自花柄,來自還未綻開,未將白色花瓣釋放出來的綠色花萼,雖然盡情開展的白色花瓣形成了主色調,但在太陽光照下,這些綠色的葉柄與花萼也發散出淡薄的光,把那些純白的顏色暈染了,使之帶上了一種更令人舒心的蘊藉色彩。這時,丘上一戶人家有人走出來,我擔心他們會有不友好的表示,但是,一個抱著小孩的年輕女人就那樣站在那里,這家的男主人來到我跟前,說,上面還有一樹比這個好看。

他還提了一個要求,我從你機子里看看我家的樹。

他從取景框里望了一陣他家的開花的樹,大聲對下面說:真正比我們只用眼睛好看!

我問他這是不是杏花,他搖搖頭,李子樹。

不是杏花節嗎?

他笑了,你還沒到看杏花的地方。

這人下到丘底開著黃花的油菜地里去。我打算去找他說更漂亮的那一樹,結果,剛剛邁步就被淺丘上別的花朵吸引了。在那些不算肥沃的小塊土地里,蠶豆花開了,豌豆花也開了。

蠶豆花很密集也很低調,差不多四方形的直立莖上,腋生的唇形花三五枚一簇從寬大的葉片下半遮半掩地露出臉來。

豌豆花稀疏卻很張揚,碧綠的豆苗匍匐在地,白瓣紅唇的花很輕盈由長長的花莛高舉著,輕風拂動,它們就像一只只精巧的小鳥在綠波上飛掠,或者懸停,很恣意也很隨心的模樣。我想,這麽漂亮的花形與姿態,值得它們這樣得意揚揚地讓我看見。而在二三十米的丘下平地上,金黃的油菜花田中,蜜蜂們歡快的嗡嗡聲竟傳到我耳中。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