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3)

“你是指西國的浪人嗎?”

“嗯!”大庭恨恨的回答著。轉口問小里:“小里小姐,你對他們有何想法呢?有好感嗎?”

“怎麽說好呢?”小里猶豫著。

確實,這些天誅浪人过份的囂張,讓人受不了。

可是,京都人對他們的感情卻相當的複雜,有人認為藉著這些浪人在京都的活躍,京都說不定可以變成第二個江戶,甚至,各國諸侯也都因此遷徙來京,而使京都成為一個繁華的城市呢!

“我不知道。”小里說完,低下頭去。大庭卻直盯著頭兒低垂的小里說道:“小里小姐畢竟是京都人。就算敝藩藩主奉命駐留京都,我們會津人和你們京都人只怕是水火不容吧!”

“不!會津中將大人即將擔任京都守護職的消息,早就傳遍街頭巷尾了,大家都興奮地等待著呢!”這是事實。有關會津中將即將來臨的消息,早教京都浪人們感到寢食難安了。

這是因為會津乃是雄踞東方的強藩,他們的藩兵受到長沼流的軍事訓練,個個都是驃悍勇猛的武士,而嚴格的藩風,更是受到大眾的肯定。

讓這樣一個強藩,率軍進駐京都,會是怎樣的一個下場呢?

甚至有些公卿以此為由,在旁煽風點火,使得反對意見的聲浪也為之高漲。

入秋十月。

一色鮎藏的名字,終於在京都浪人間傳播開來。

武藝高超,同時又是雄辯家(當然,是偽裝的),並且曾經在京都的下河原、三本木、四條鴨川堤等地,分別斬殺提倡“軟弱論”的浪士數名。這些,都是令人刮目相看的光榮經歷。

最近,他也開始出入位於河原町的長州和土州的屋邸。

“一色鮎藏這個名字,以前倒不曾聽過,是怎樣的一個男人呢?”

對此感興趣的是激進派浪士田中新兵衛。這個男人以錦小路的薩摩屋邸為根據地,和土佐的岡田以藏、肥後的河上彥齋齊名,同是幕末時期以“殺人魔”著稱的刺客。

看來他對一色還頗感興趣,甚至親自到河原町的土州藩邸,向他的老友島村衛吉(擅長鏡心明智流的刀法,在文久三年土佐藩鎮壓勤王黨的事件裏,死於獄中)打聽有關一色的事情。

“我也不太清楚,只曉得他在小藩的脫藩浪人間,倒是很得人緣。”

接著,島村說起這個謎一樣的東北大漢,當初是如何打進浪士團的一段小插曲,事情是這樣的:

在佛光寺的後頭,有一間叫雁之音的旅館。

有一天,在它的屋檐下掛起一塊招牌:會津藩臨時住所。

這是比大庭稍晚數日上京裏來的家老田中土佐以及京都偵察團一行人下榻的住所。這群人所負的任務與大庭不同,自然也就能光明正大的掛起招牌,出示大眾。

果然,招牌才剛掛上不久,就有幾名路過店門口的浪人望著牌子唸道:“筷─子─藩。”(編註:當時,四處漂泊的浪人,大都未曾受過教育,像這樣唸錯的,大有人在)

“這筷子藩在哪兒?從來沒有聽過啊!”

附近的人家看到這景象,便糾正他們,:“上頭寫的是‘會─津─藩’。”

一聽到會津藩,浪人們的臉色全變了。

“就是守護職的會津藩嗎?那正好,咱們就進去問個明白,看看他們究竟是什麽來意?”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