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娥真《這一生的劍愁》(3)

馬夫和柴夫赤著上身,李燃聽到兩人的淫笑聲。

新娘子胸前的衣襟被撕破了,新娘子哭叫著掙紮。

李燃顧著要搶救新娘子,他的心中似燒了一盆憤怒的火。他劍上的艷光也像火一樣在電光石火間刺出去。

他因為一心惦著新娘子的安危,反而沒有被老人那美如夢境的暗器所迷眩。

那一群螢火般的暗器被他紅艷似火的劍光迫得四散飛揚,有一只螢火蟲掉在曠地邊緣的花架下,花架下的泥土轟炸了開來。

螢火還沒散完,李燃已連人帶劍穿竄過螢火,掠向新娘子。

他如此奮不顧身,其中一枚暗器的尖角如刀鋒般險些擦過他的眉心。

柴夫雙手正在很下流的褪掉新娘子的裙子,忽然,他臉頰上吩咐頰上映了一眩紅艷如火的劍光。

柴夫的淫笑驀地中斷了,他的臉被李燃一劍由中間劈開成兩片。

壓在新娘子身上的馬夫此刻忽見一片葉子疾如流星,以銳不可擋之勢劃向他的鼻頭,馬夫見到他自己的鼻子忽然掉落下來,然後,他的臉爆裂成碎片。

柴夫一張臉被刀劈成兩片臉,馬夫一張臉被葉子擊碎成沒有臉,新娘被眼前的景象嚇得停止了哭泣。

出手的是那低頭鏟地的老人。

忽聽老人揚聲大笑,笑得白發紛飛。只聽他道:“我如今飛花擷葉皆可傷人,還要這‘三星正響陣’來作何用?”

他一旦練成飛花擷葉暗器,就立刻殺掉“三星正響陣”的夥伴。

他對李燃道:“今晚是我最後一次使用‘香扇墜’。‘香扇墜’從陽剛轉練成陰柔,從燦爛轉向平淡,今晚你是最後一個在死前見到‘香扇墜’的人。”

他走到豆棚花架前摘花。

“我現在要用你試一試飛花擷葉的功力。”

以飛花擷葉傷人是武功中最高的境界,李燃沒有一絲把握可以破解老人的招式。

李燃瞧了新娘子一眼,新娘子雲發淩亂,她胸前的衣襟被馬夫和柴夫撕破了。

李燃不懂何以在這生死一發的關頭,他竟然想到,新娘子衣衫不整會著涼。

他想,他一定要闖過“功虧一簣”。唯有闖過“功虧一簣”,新娘子才能離開“小千世居”。

李燃全神貫註,緊握刀柄。

老人眼神如狼,緊盯李燃。

新娘卻在這時候悄悄起身,往小樓的方向奔馳而去。

老人的花瓣打向李燃時,花瓣的力道帶起漫天風雪。

一剎那,天地間仿佛風雲色變,老人附近的豆棚花架,被老人的花瓣震得發出崩裂的聲音。

李燃的劍化作千百朵火焰,熊熊的火焰如一道道劍網,把李燃困在網中心。

風雪中只要有一瓣花飛得進劍網的空隙間,李燃整個人就會被老人的花打成碎片。

老人的一片葉子曾經把柴夫打成一個沒有臉孔的人。

李燃知道,只要這一瓣花飛進他的劍網中,他整個人也會像柴夫一樣變成一具沒有臉的屍體。

老人的花瓣帶起更大的風雪。

大風大雪,李燃劍上的火焰在大風雪侵襲下逐漸微弱,眼看老人的花瓣就要飛進李燃的劍網中。

驀然,一條纖巧的人影抱著一個紙紮新郎向老人的花瓣沖過去。

老人似乎很忌諱會傷到紙紮新郎,他一見紙紮新郎就立即收招。

一瞬間,風消雪散,那一片花瓣無聲無息的不見了。

寂靜中,李燃聽到一個有氣無力的聲音響了起來,這死里死氣的聲音像從另一個世界傳來。只聽這聲音道:“放他們走吧。”

李燃猜那說話的人可能是薛南山。

老人要李燃和新娘答應不把“功虧一簣”的秘密泄露出去。

老人從新娘手中拿回紙紮新郎,對李燃和新娘揮揮手,道:“你們走吧!”

李燃和新娘走出“功虧一簣”,那千頃的豆棚花架間,偶爾望到一兩間小屋有燈光透出來。

李燃見識過老人的“飛花擷葉”,才知道自己離最高的武功境界相差很遠。

“飛花擷葉”已經成為他武功要追求的一個境界。

 

3、嫣然一劍,燃雪焚霜

 

離開“小千世居”的後園“功虧一簣”,李燃和新娘子仿佛再世為人。

月已落,霜滿天。

遠處仿佛聽到鳥啼聲。

新娘衣衫不整,胸襟半蔽。她極力忍著不哭,但忍不了,走一段路,眼淚就掉下來。眼淚擦干後,過一會兒,淚水又似露珠般掉下來。

李燃知道她適才受了馬夫和柴夫的侮辱,心中委屈,所以掉淚。

李燃心中對她充滿歉意,他竟在她受辱時無法保護她,他一時間不知怎麽安慰她,只好搭訕的問她:“姑娘家住哪里,是否能夠讓在下送你回去?”

“我不認識……”新娘話一出口,聲音嗚咽住了,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

她梨花帶雨哭了一會兒,很快就雨過天晴。她向李燃展顏一笑,若無其事的道:“哭夠了,沒事了。”

李燃看到新娘豆蔻年華的笑厴,忽然間心中有種說不出的快樂。

“終於能夠離開‘小千世居’那鬼地方了。”新娘高興的說。

在月落烏啼霜滿天的時刻里,李燃覺得眼前這女子像剛升起的月亮一樣純。

“剛才我問姑娘家在哪里,姑娘有一句話說到一半沒說下去。不知姑娘要說的是什麽話?”李燃問,他記得她說了一句“我不認識……”話沒說完,她就哭了。

“我不認識回家的路,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住哪里。”新娘把適才說了一半的話說完。

李燃怔了一怔,他沒想到竟然會有人連回家的路也不認識。

忽然新娘子說:“我累的快要睡著了,你輕功這麽好,快些抱我下山。”

說完,她用手捂嘴偷偷打了一個呵欠。

山中天氣冷,李燃怕新娘子會著涼,他也想快些帶新娘子離開。

“好,我們現在就立即下山。”李燃說完馬上動身。

李燃抱著新娘下山,在下山的路上,新娘卻在他懷里睡著了。

下得山來,天已蒙蒙亮了。

下得山來,新娘卻病了。

她攀在李燃後頸間那花瓣似的手像冰一樣涼,她的臉卻像火一樣燙。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