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六章·週遊世界(3)

我們下榻的客房周圍種滿了香蕉樹,——可這香蕉像菠蘿一樣令人失望。我曾想像著隨手從樹上摘下個香蕉嚐嚐。檀香山的香蕉可不是這種吃法。那是一筆重要的經濟收入,還泛青就被砍下來。然而,雖不能從樹上隨手可得,但總還是可以嚐嚐許多聞所未聞的品種。檀香山的香蕉有十來個品種:紅香蕉,大香蕉,被稱做冰淇淋的瓤白而酥軟的小香蕉,菜香蕉等等。蘋果香蕉則味道獨特。

夏威夷人也有些令人失望。我曾把他們想像為美的造化。一開始,姑娘們身上散發出的刺鼻的可可油味就令我不快,而且許多姑娘長得並不漂亮。熱氣騰騰的豐盛燉肉更是出乎意料之外。我一直以為波利尼西亞人多以各種美味漿果為生,可他們對燉牛肉狼吞虎咽的樣子使我大吃一驚。

假日要結束了,一想到又要為工作所累,我們都長吁短嘆。旅途開銷也有些讓我們擔心。檀香山是個費用昂貴的地方,吃喝要比想像的貴兩倍。租賃衝浪板,給雇童小費——處處要破費。到目前為止,我們還過得去。可是該是為將來考慮考慮的時候了。我們還要去加拿大,阿爾奇的一千鎊花得很快。船費已付清。因此不必多慮。我去加拿大,回英國都不成問題,但是我在加拿大的旅行生活費用尚沒有著落,這如何是好?但是我們把它置之腦後,繼續不顧一切地衝浪玩,簡直玩得忘乎所以。

這時,我已察覺到脖頸和肩膀上的病痛。每天早晨五點左右,右臂疼得鑽心,使我難以再入睡。我患了神經炎,幾乎難以忍受的痛苦持續了三四個星期。

貝爾徹見到我們時,竟毫無憐憫之心。他似乎對我們的假日滿心忌妒。我們每次出遊,他都說:「到處溜達,不幹正事。天哪,這麼準備旅行可不行,總是花錢僱人不幹事!」而他對自己在紐西蘭玩得不亦樂乎和朋友難捨難分卻從來隻字不提。

我們商定我放棄去新斯科舍和拉布拉多半島旅行,錢一告罄,我就去紐約。那時,我到卡西嬸母或梅姨家去住,阿爾奇和貝爾徹去視察銀狐業。

我想大概是在溫尼伯,阿爾奇隨貝爾徹去看高糧倉。我們本應知道患有痿漏的人是不能挨近高糧倉的,但是我倆誰也設想到這一點。那天他回來后,兩眼淌淚,一臉病容,弄很我驚惶失措。第二天,他強挨著到了多倫多,一到那兒就躺倒了,要他繼續旅行是辦不到了。

又過了四五天,阿爾奇恢復了健康,雖然還有點虛弱。

我們找到了遭人恨的貝爾徹。我記得大概去渥太華,正是秋天,楓葉金黃。我們借住在一位中年船長家,他是個富於魅力的人,養了條逗人喜愛的阿爾薩斯狗。他曾帶我坐在狗拉的車上去逛楓樹林。

離開渥太華,我們去了落基山脈、露易絲湖和班夫。每逢問到哪裡是我曾見過的最美的地方時,我都回答說露易絲湖,寬廣、修長、湛藍的湖面,兩岸低矮的丘陵,山隨水勢,景色壯觀,盡處與雪山迢迢相接。在班夫,我交了好運。神經炎依然作痛,我決心去試試許多人都說對此有好處的溫泉水。我每天早晨洗一會溫泉,那地方像個游泳池,走到一端就能感到從溫泉汩汩湧出的硫磺味十足的泉水。我任憑泉水沖洗著我的脖頸和肩膀。令我高興的是,到第四天神經炎症狀消失了,徹底地治好了。擺脫了病痛再次使我高興。

接著我和阿爾奇到了蒙特利爾。我們又得兵分兩路:阿爾奇隨貝爾徹去視察幾家銀狐農場,我乘火車南下紐約。這時我已身無分文了。

親愛的卡西嬸母在紐約接我。她待我溫厚、慈愛、親切。

我和她一起住在她里費賽得街的公寓里。她那時年事已高——我估計快八十了。她帶我去看望她弟媳皮爾龐特·摩根家年輕的一代,還帶我去一家高級餐館品嘗美味佳肴。她談起了我父親以及他初來紐約的日子。我過得很開心。臨走前,卡西嬸母問我臨別有何要求,我告訴她我渴望去自助餐廳吃頓飯。英國人對自助餐廳一無所知,我是在紐約看了報才了解到的,想去試試。卡西嬸母覺得這是個不一般的願望。她想像不到誰會想去自助餐廳,但由於她一心想讓我高興,就帶我去了。她說她自己也是第一次去自助餐廳,拿著餐具從櫃檯上自己選菜,我發現這種經歷既新鮮又有趣。

與阿爾奇和貝爾徹在紐約見面的這天終於到來了。我盼著他們的到來,因為儘管卡西嬸母待我和藹可親,可我仍然感到像隻被困在金籠子里的小鳥。卡西嬸母從未想到讓我獨自一人出去走走。這對在倫敦四處閑逛慣了的我可真非同一般,我被困得焦躁不安。

阿爾奇和貝爾徹在紐約過了一夜,第二天我們登上貝倫加里亞號啟程回英國。我不敢說再次坐船旅行已能適應,但這次我只是稍稍有點暈船。突變的天氣來得不是時候,因為我們正在打橋牌,貝爾徹堅持要和我搭檔,我可不情願,因為儘管他牌打得不錯,可一輸就臉色陰沉。我本打算玩幾局就散夥,於是就和他搭檔玩起來。誰料想一直打到最後一局。那天海風獵獵,輪船前後顛簸。我沒敢想中途退下來,惟一的希望就是在牌桌前不要出醜。可能是最後一局,發牌時貝爾徹突然大罵一聲,把牌摔在桌上。

「這局輸定了,」他說,「輸定了!」他怒罵著。我估計再稍有不快他就會攤牌認輸,讓對方輕取這局。然而,我倒有滿手的好脾。我的牌技槽透了,可牌爭氣,不能輸掉。我由於暈船一陣陣噁心,打錯了牌,忘了將牌,幹盡了廢事——但是我手氣好極了。我們終於贏了這局。隨後我便回到客艙,聲音凄涼地呻吟著直到抵達英國。

Views: 3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