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著哼著,似乎哼到了其中的味兒,聲音越來越高,調子越來越長,腦瓜越來越糊,回聲越來越勾人神思,一時竟全都恍恍惚惚,只覺體內漲滿了尿,不得不掏出那玩藝兒撒。

幾十道尿流於是淩空而下,急急的,細細的,被陽光照得耀眼,到半壁散作珠玉,一粒粒歡快地掉進深不可測的烏暗。

阿旺抖抖剩余的尿滴,看看旁邊的小石,還不停地細水長流,羨慕得哇哇大叫小石尿泡真大。

小石頗自得,說:“誰像眨眼你,那麼一點點。”

阿旺隨即反嘲:“尿多也吹,鳥大猛吹吹,別人笑話也不臉紅。”

“比那,你個眨眼還不夠雞啄一口。”

“比,比。”

娃子們晃蕩自家的小東西,先後腫起來,互相看,較來較去,到底小石的大。阿旺不服,碎一口唾沫:“那點算鳥,米燕他爸的才大。”

“你看見了”

“當然,不看見講鳥,他蹲糞房上拉屎,掛下來那麼大那麼長。”阿旺雙手比比長度,又彎掌比擬大小。

娃子們哄笑。

“怪不得眨眼,這破東西看了,一輩子倒楣,你再也長不高嘍。”

哈哈哈哈哈哈。

男娃的秘密叫草坪內的女娃看見,都掩了臉嘻笑,肩膀抖抖的像鳥的翅膀。男娃正在興頭,又見女娃挑逗,心里只有一個字:抓。遂猛撲過去。灌木叢一躍而過,是飛。

男娃和女娃混作一堆,亂抓亂摸,噫呀噫呀地喊叫和呻吟,在草坪上滾來滾去,辯不出哪支手是誰的。其實亂也可說是表象,一般抓和摸是有中心和要點的,男娃總是抓自己喜愛的女娃,摸的要點不外兩個:大腿丫及乳房。米燕就是一個中心,真是英雄所見略同,許多男娃專門抓她,幸虧小石力大,得天獨厚,雙手緊緊地紮牢擁入懷里,其他男娃大多只能摸摸脖子後背屁股及腿肚子(隔著衣服),正面是叫小石獨占了,摸不著。米燕平貼著小石,聽得見他砰砰的心跳,她自然要扭來扭去掙紮反抗的,身體每個部位觸到又躲開躲開又觸到,多開心。否則,老實巴幾的,讓那麼多手復蓋其上,不是太不好意思了。當然,這是米燕輩的專利,那些遭冷落的女娃只好氣巴巴地抓附她身上的男娃,顧不得女孩子的尊嚴了。如此這般一層抓一層摸一層,顯得很亂。上面的娃子,因為米燕的扭動,亂搖亂晃,激烈了大面積翻倒。

這場面,到大面積翻倒,基本上告一段落,娃子們汗水淋淋,面紅耳赤酸氣熏人,一具具攤草坪上喘氣,沒幾個願意動彈,骨頭筋肉皆酥酥的,怪舒服。

只有意猶未盡者如阿旺,依舊眨眼瞧米燕。米燕張嘴哀哀有聲,嘴唇紅紅地閃誘人的光,從嘴唇到屁眼大幅度地一起一伏,似一小船在水上,身體蒸發著熱氣,如霧。阿旺瞧著瞧著,在霧里消失了。嗤地竄過去,像一瓶膠水倒米燕身上,粘牢。嘴里呀呀著奶子真大麻布袋大。米燕早已疲軟得不行,叉手拼命撕,卻無論如何撕不開,反而圍來幾個湊熱鬧。小石終於忍不住,瞇眼立起,懶懶地過去,一言不發,推倒湊熱鬧的,一手纏頭發,一手提屁股,將阿旺提起,不失分寸地甩出去。米燕極羞愧,轉身趴地上,地氣陰陰地侵入燥熱的臉孔。

眾娃子見狀,感到問題嚴重,都默不作聲,作壁上觀。阿旺渾身酸麻,倒地上擦鼻孔里奔下的鼻涕,擰緊眉毛抑聲罵:“假正經,又不是你老婆。”

忽有一對黑蝴蝶交尾飛過頭頂,大翅膀翩翩的襯著天空,阿旺一眼看見,抓過竹爪,一弓而起,一竹爪揮去,蝴蝶折斷翅膀,悄然掉落。阿旺破涕而笑,奮然將腳掌擡過膝蓋踩下,狠狠道:

 

×媽媽的。

 

 

譬如說春天。

春天來臨的跡象無疑應該下雨而且起霧,山的輪廓模糊了,天和地寥闊的距離撤除了,揉和在一起,雲雲雨雨的世界一片濕漉漉,雨下了又下霧散了又聚,娃子們的箬笠藏在霧里,腳掌心被泥濘攪得癢癢,眼睛被霧圈著,霧里的春天實在令人遐思。

萬事萬物浸在春天里,都準備有所表示,山是雲沾霧罩地告別了寒風,你會想到草木一年一度地拔節了。其實,最先感覺到春天的並非草木,是娃子們的臉,經過雨霧的滋潤,一個冬天長在臉上的松樹殼,悄然無聲地剝落,露出幹幹凈凈白白嫩嫩的原色,確乎嫵媚得很。

女娃卸下毛衣毛褲的厚層,更發現冬天沒有白過,胸前的兩座小山不覺中隆高了,鼓鼓的即驚又喜,臀間的肉又增了一層,自己摸摸也難免不動心,走在山道上,小心翼翼的還真擔心讓刺劃破呢。可是不妙了,腹內開始一陣一陣隱秘地疼,蹲下去噓噓地拉,一低頭還不嚇昏過去,地上竟是一攤鮮紅鮮紅的血,若不是自已流出,那也罷了,不妨看作一簇杜鵑花。可這是怎麼回事呢當米燕第一次流出那麼多的血,以為自己要死了,可憐傷心得嚎啕大哭,哭聲自霧中穿來,那麼急切驚慌錯亂,大家以為被蛇咬了,委實嚇煞。

小石走過米燕蹲的地方,發現那片紅跡,甚是不解,回家告訴母親,母親笑他多管閑事,那笑容分明隱含著一個巨大的秘密。這時候,小石才覺著女人原來那麼神秘,天天又抓又摸的肉體他一點都不懂。

他開始恐懼,對女娃不再那麼肆無忌憚,處處提防著點,也就在這個時候,偏偏米燕正式進入他的夢境,夢中的米燕很柔順,光著身子,黑發披下來,繞過脖子散在胸際,遮了兩個鼓鼓的乳房,小石拿手指仔細撩開,看見兩粒乳蒂圓圓的按在正中,周圍一圈透紅,像兩枚小小的太陽。再撩開去,兩座乳白色的小崗,在陽光下裊裊著輕霧,瑩瑩地滲出水珠,小石看得出神,正不知如何是好,米燕伸來的手,卻是貓爪,在他背上又摩又搔,小石的身體散入空氣里,輕飄飄的好像無影無蹤了。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