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29)

“他是好人,不是饞鬼!”小姑娘笑著說:“我們願意多賣。賣不出去,到晚上就全壞了,多麽可惜!我再給你們添幾塊吧?”

小坡的臉又紅了!哎呀,影兒國的事情真奇怪,一開口便說錯,簡直的別再說了!

“不用再添了,小姑娘!”嗗拉巴唧說:“你看見鉤鉤了沒有?”

“看見了!”小姑娘撒開小坡的手,走過嗗拉巴唧那邊去:“跟著個大老虎,是不是?”

嗗拉巴唧的鼻子縱起來,耳朵也豎起,好像個小兔:“對呀!對呀!”

“老虎在這兒給鉤鉤買了幾塊點心,臨走的時候,老虎還跟我握手來著呢!”小姑娘拍著手說。

“這一定不是那個專愛欺侮小姑娘的四眼虎!”小坡說。“少說話!”嗗拉巴唧瞪了小坡一眼。

“你要是這麽沒規矩,不客氣,”小坡從籃子裏拿起一塊酥餅:“我可要拿點心打你了!”

嗗拉巴唧沒答理小坡,還問小姑娘:“他們往那邊去了呢?”

“上山了。老虎當然是住在山上!”小姑娘的神氣似乎有點看不起嗗拉巴唧。

“該!”小坡咬了口酥餑餑。

“山在那裏呢?”

“問老虎去呀,我又不住在山上,怎能知道!”小姑娘嘲笑著說。

“該!”小坡又找補了一口酥餅。

嗗拉巴唧的臉綠了,原來影兒國的人們,一著急,或是一害羞,臉上就發綠。

小姑娘看見嗗拉巴唧的臉綠了,很有點可憐他的意思。她說。

“你在這兒等一等啊,我去找張地圖來,也許你拿著地圖可以找到山上去。”

小姑娘慢慢的走到後邊去。嗗拉巴唧急得什麽似的,拿起點心來,一嘴一塊,惡狠狠的吃。小坡也學著他,一嘴一塊的吃,兩人一會兒就把點心全吃凈了。嗗拉巴唧似乎還沒吃夠,看著小綠竹籃,好像要把籃子吃了。小坡忙著撿起籃子來,放在櫃臺後面。

小姑娘拿來一張大地圖。嗗拉巴唧劈手搶過來,轉著眼珠看了一回,很悲哀的說:“只有山,沒有道路啊!”“你不要上山嗎,自然我得給拿山的圖不是!”小姑娘很得意的說。

“再說,”小坡幫助小姑娘說:“拿著山圖還能找不到山嗎?”

“拿我的眼鏡來,再細細看一回!”嗗拉巴唧說。小姑娘忙把眼鏡摘下來,遞給他說:“這是我祖母的老花鏡,不知道你戴著合適不合適。”

“戴在腦後邊,還有什麽不合適!”嗗拉巴唧把眼鏡戴在腦杓上,細細看著地圖。看了半天,他說:“走哇!這裏有座狼山,狼山自然離虎山不遠。走哇,先去找狼山哪!拿著這張地圖!”

小坡把地圖折好,夾在腋下,和小姑娘告辭,“謝謝你呀!”嗗拉巴唧向小姑娘一點頭,慌手忙腳的跑出去。

14、猴王


小坡忽然一迷糊,再睜眼一看,已經來到一座小山。山頂上有些椰樹,雞毛子似的,隨著風兒,來回天上的灰雲。

“嗗拉巴唧!”小坡喊。哎呀!好難過,怎麽用力也喊不出來。好容易握著拳頭一使勁,出了一身透汗,才喊出來:“嗗拉巴唧!你在那兒哪?”

沒有人答應!小坡往四下一看,什麽也沒有,未免心中有點發慌。這就是狼山吧?他想:在國語教科書裏念過,“狼形似犬”,而且聽人說過狼的厲害;設若出來幾隻似狼的東西,叫他手無寸鐵,可怎麽辦!

他往前走了幾步,找了塊大石頭,坐下,“嗗拉巴唧也許叫狼叼去了吧?!”正這麽想著,由山上的小黃土道中來了一隻猴子,騎著一個長角的黑山羊,猴子上身穿著一件白小褂,下身光著,頭上扣著個小紅帽盔,在羊背上揚揚得意的,神氣十足。山羊有時站住,想吃些路旁的青草,猴兒並沒拿著鞭子,只由他的尾巴自動的在羊背上一抽,山羊便趕快跑起來。

小坡簡直的看出了神。離他還有幾丈遠,猴兒一扳羊角,好像駛汽車的收閘一樣,山羊便紋絲不動的站住了。猴兒一手遮在眼上,身子往前彎著些,看了一會兒,高聲的叫:“是小坡不是呀?”

猴兒怎麽認識我呢?小坡驚異極了!莫非這是植物園?不是呀!或者是植物園的猴子跑到這兒來了?他正這麽亂猜,猴子又說了:“你是小坡不是呀?怎麽不言語呀!啞巴了是怎著?!”

“我是小坡,你怎麽知道呢?”小坡往前走了幾步。猴兒也拉著山羊迎上來,說:“難道你聽不出我的語聲來?我是張禿子!”

“張禿子?”小坡有點不信任自己的耳朵,“張禿子?”

這時候,猴子已經離小坡很近,把山羊放在草地上,向小坡脫帽鞠躬,然後說:“你不信哪?我真是張禿子!”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