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28)

這句話正碰在嗗拉巴唧的心尖上,他趕快說:“你知道嗎,還在這裏自在的喝茶?!”

小坡忙著把茶碗放下就走。

嗗拉巴唧一邊走一邊叨嘮,好像喝醉了的老太太:“你知道嗎,還不快走!你知道嗎?成心不早提醒我一聲兒!什麽新加坡,檸檬水,瞎扯!”

小坡現在已經知道嗗拉巴唧的脾氣,由著他叨嘮,一聲也不出,加勁兒往前走。嗗拉巴唧是一邊叨嘮,一邊摔跟頭。走了老遠,還是看不見山,小坡看見路上停著輛電車,他站住了,問:

“我們坐車去吧?”

“沒帶著車票哇!”

“上車買去,你有錢沒有?”

“你們那裏是拿錢買票啊?”

“那當然哪!”小坡說,覺得理由十分充足。

“怎會當然呢?我們這裏是拿票買錢!”嗗拉巴唧的神氣非常的驕傲。

“你坐車,還給你錢?”小坡的眼睛睜得比酒盅兒還大。

“那自然呵!不然,為什麽坐車呢!可惜沒帶著票!”“車票是那兒來的呢?”小坡很想得兩張拿票買錢的票子玩玩。

“媽媽給的!”

“你回家跟媽媽要兩張去,好不好?”小坡很和氣的說。“媽媽不給,因為我不淘氣。”嗗拉巴唧帶出很後悔的樣子。

“不淘氣?”

“唉!非在家裏鬧翻了天,媽媽不給車票;好到電車裏玩半天,省得在家中亂吵。

“你還不算淘氣的人?”小坡笑著問,恐怕得罪了嗗拉巴唧。

“我算頂老實的人啦!你不認識我兄弟吧?他能把家中的房子拆了,再試著另蓋一回!”嗗拉巴唧似乎頗得意他有這樣的兄弟。

“嘔!”小坡也很羨慕嗗拉巴唧的弟弟:“他拿票買來錢,當然可以再拿錢買些玩藝兒了?”

“買?還用買?錢就是玩藝,除了小孩子,沒有人愛要錢!”

兩個人談高了興,也不知道是走到那兒去啦。小坡問:“你們買東西也不用錢嗎?”

“當然不用錢!進鋪子愛拿什麽就拿什麽。你要願意假裝給錢呢,便在口袋掏一掏,掏出一個樹葉也好,一張香煙畫片也好,一把兒空氣也好,放在櫃臺上,就算給錢啦。你要是不願意這麽辦呢,就一聲不用出,拿起東西就走。”“鋪子的人也不攔你?”

“別插嘴,聽我說!”

小坡咽了口氣。

“你要是愛假裝偷東西呢,便拿著東西,輕手躡腳兒的走出去,別叫鋪子裏的人看見。”

“巡警也不管?”

“什麽叫巡警啊?你可別問這樣糊塗的問題!”

小坡本想告訴他,馬來巡警是什麽樣子,和他自己怎麽願當巡警;一看嗗拉巴唧的驕傲勁兒,他又不想說了。待了一會兒,他問:

“假如我現在餓了,可以到點心鋪白拿些餑餑嗎?”“又是個糊塗問題?當然可以,還用問!況且,你是真餓了不是?為什麽你說‘假如’?你說‘假如’你餓了,我要說,你‘假如’不餓,你怎麽辦?”

小坡的臉又紅了!搭訕著往四外看了看,看見一個很美麗的小點心鋪。他走過去細看,裏面坐著個頂可愛的小姑娘,藍眼珠兒,黑頭髮,小紅嘴唇,粉臉蛋兒,腦後也戴著一對大眼鏡兒。小坡慢慢的進去,手在袋中摸了摸,掏出一些空氣放在小桌兒上。小姑娘看了看他,抿著嘴笑嘻嘻的說:“要什麽呢?先生!”

小坡伸著食指往四圍一指,她隨著手指看了看。然後她把各樣的點心一樣拿了一塊,一共有二十多塊。她一塊一塊的都墊上白紙,然後全輕輕的放在一支小綠竹籃裏,笑著遞給小坡。跟著,她拿出一個小白綢子包兒來,打開,也掏出一點空氣。說:“這是找給你的錢,你給的太多了。”小坡樂得跳起來了!

“喲,你會跳舞啊?”小姑娘嬌聲細氣的說,好像個林中的小春鶯兒。

“會一點,不很好。”小坡很謙虛的說。

“咱們跳一回好不好?”小姑娘說著,走到櫃臺的後面,撚了墻上的小鈕子一下,登時屋中奏起樂來。她過來,拉了拉小裙子,握住小坡的手。小坡忙把籃子放下,和她跳起來。她的身體真靈活輕俏,腳步兒也真飄颼,好像一片柳葉似的,左右舞動。小坡提心吊膽的,出了一鼻子汗,恐怕跳錯了步數。“點心在那兒哪?”嗗拉巴唧在門外說。

“籃子裏呢。”小坡回答,還和她跳著。

嗗拉巴唧進來看了看小綠籃子,說:“你剛才一定是伸了一個手指吧?你要用兩個頭指,她一定給你一樣兩塊!”

“饞鬼!”小坡低聲的說。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