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遼太郎·櫻花門之變(26)

天色已近黃昏,殘陽如血。

萬助和愛看熱鬧的小市民混在一起,觀察刑場裏的情況,土佐藩的藩吏和妙國寺的住持吵得不可開交,也沒逃過他的眼睛。

妙國寺住持說:“我沒有墳地埋他們,本剎是曾經受過奈良天皇所冊封的大廟,如此風水寶地能埋罪惡昭著的犯人嗎?”

土佐藩方面認為死去的十一個人不是罪犯,而是“烈士”,要讓他們在妙國寺入土為安。妙國寺住持死活不肯:“不行,絕對不行。把他們埋到鳶田去。”鳶田是刑死或病死無主囚犯的埋葬地。

正鬧得難解難分的時候,萬助跑過來打圓場。他這樣做,不是俠義心激奮,也不是愛國心湧動,只是他從這中間又看到了商機。

“兩位借一步說話,這些人的身後事包在我身上。”他把那位藩吏拉到一邊:“妙國寺既然把話說到這個份上,附近有一座寶珠院,廟小破敗,那裏的住持,一定會接下這個安排的。”

一邊說,一邊派手下把寶珠院的住持拉了過來,用他的三寸不爛之舌,讓雙方都安靜下來。當住持吱吱唔唔還不肯答應的時候,萬助一拍大腿:“您啊,等著瞧好的吧!”一句話堵住了住持的嘴。

他馬上從大阪拉了一、二百個手下,讓他們披上寫有“寶珠院”的號衣,操辦十一位土佐藩士兵的喪事,這當然是不給錢的。

他又通過關系把大阪的同參兄弟、徒弟召集起來,大肆宣揚“界烈士”的故事,並添油加醋,說什麼十一位烈士的墓穴有靈氣,只要去拜一拜,老人能添壽,常人消病災,還能治婦女腰腿疼和小兒肚裏鬧蛔蟲。

十一座墳墓前擺著十一位烈士用過的白木盤和萁浦豬之吉的指揮旗,並讓寶珠院的僧人終日誦經,把鐃鈀敲得震天響。

這一鬧不要緊,不光大阪地區,河內、泉州地區的善男信女,人山人海地湧來朝拜,多時一天達五萬人,有時還會擠傷人。

香客多了,寶珠院旁邊的宿屋町街邊的小販也多了起來,賣香的、賣供品的。拋在墓前的草墊上的香花錢堆成了山,離墳頭前很遠就能聞到香燭的氣味。

七月份,萬助又在妙國寺連做了三天三夜的全堂水陸道場,並在兩座廟裏搭了一座便橋,供兩個廟的和尚來往方便。以後又請了戲班、馬戲團來湊熱鬧。

其中最搶眼的是廟裏一字排開的、本來為那九個活下來士兵所準備而未用上的大缸。“只要進去鉆一鉆,好運就會上身來。”萬助叫手下把這個話傳了出去,進香的香客就排起了長隊,都要來鉆一鉆。

寶珠院從荒野小廟一躍成為香火茂盛的福地,住持的腰包也塞滿了。

萬助沒有從寶珠院拿一分錢好處,更沒有收那些戲班、馬戲團、茶館的保護費。

精明的萬助在附近開了一家賭場,賭場天天爆滿,大阪、三鄉、河內、泉州的大小財主,都跑來玩幾把。手氣不順了,就到九個大缸裏鉆進鉆出,換換運氣。萬助又從這發了一筆橫財。

幕府末期的大小變亂,都成了萬助發財的機會。

大正初年,“打不死萬助”太太平平地老死在床笫之間。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