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遊蕩 (二)

來到吾塞半個月後,感冒終於好了,同時也基本上了解了周遭環境。雖不曾一一拜訪,但最近幾家鄰居的具體方位和家庭情況也稍有了解了。我出去散步,每當行至一最高處,站在那裏遙望,遠遠的氈房和木屋像釘子一樣靜靜地釘在群山間,炊煙細細上升。遙想一番那裏的生活,立刻感覺不是身處山巔之上,而是遙遠孤獨的行星之上。

在吾塞,我獨自去過最遠的地方是西面,沿著一路台階般綿延上升的坡體爬了很高很高,遠遠走出了森林。後來在最高處的盡頭看到空谷對面更為高遠的山頂上靜止著一個石頭砌的空羊圈和兩只鹽槽,卻沒有氈房。“遺跡”的力量真是比真實的生活場景還要強烈。不曉得曾經在那裏生活過的人家是怎麽把家搬上去的。那麽高,駱駝都會累死的!另外取水也是個麻煩事。不過,在那麽高敞的地方生活,擁有世上最壯觀的視野,肯定不會害怕孤獨吧?

所有雨過天晴的時刻裏,天空像舞台的幕布一樣華美,我的心就像盛大的演出一般激動。我沿一碧萬頃的斜坡慢慢上升,視野盡頭的爬山松也慢慢延展。突然回頭,滿山谷綠意燦爛,最低最深之處蓄滿了黃金……水流邊的馬群深深靜止著。視野中,羊道是唯一的生命,它們在對面斜坡上不時地束合分岔,寬廣蔓延。

在不遠處的另一座山頭,斯馬胡力靜靜地側騎在馬上,深深凝視著同一個山谷,又似乎漫不經心。我看了又看,不知羊群在哪裏。但他一點也不著急,似乎早已知道,這世上沒有什麽可以丟失。他長時間凝視著山谷底端的某一處,那一處的馬群長時間地靜止在沈甸甸的綠色中,羊道如胸膛的起伏般律動……這悠長得快要令人哭泣的情景……

我不知該繼續向前行走,還是該等待這一切的結束。這時,前方山路起伏處突然並排出現三個騎馬人,並且突然就迫近到了眼前……看著我,三人都笑了,齊刷刷三口白牙。

當我的照相機沒壞的時候,每次出門散步總會掛在脖子上。如果路上遇到牧人,他也許會勒停馬兒,請求我為他拍照。那時的我,總會比他更高興。我端起相機,等著他整理衣襟,扶正帽子,然後肅容看向鏡頭。

除非被要求,我很少主動掏出相機給人照相。最開始是怕自己無禮,怕打擾了他們,後來則是有所期待--期待能因此得到更柔和的溝通,期待最最適合端起相機的、毫不生硬的一個契機。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