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25)

必須承認, 施威格特老太太以極其簡要的方式揭示了某些內幕, 那個曖昧費解的“芬蘭人”之謎她澄清了, 或者至少有助於弄清這個問題——考慮到萊尼在一九四○年三月底竟登門拜訪艾哈德的母親, 和她談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的石楠。再者, 據范多爾恩說她已作好了準備, 洛蒂霍伊澤認為她甚至打算采取主動, 她再一次回憶於仲夏夜躺在石楠叢中仰望星空的那段經歷, 那麽, 甚至可以客觀地得出結論: 她是打算去北方找艾哈德, 與他在石楠叢中成就好事。我們根據植物生長和氣象條件客觀地斷定, 這種打算註定要受挫於潮濕和寒冷, 但也無可否認, 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的某些石楠叢生的荒野, 至少就筆者所知, 有時三月間確實是溫暖乾燥的, 即使時間很短。 

瑪格蕾特經過反復追問, 終於透露, 萊尼曾請教過她, 如果想和一個男人相會, 該怎麽辦才好。瑪格蕾特提到她父母寬敞的、有時十分安靜的七居室住室,說這話時臉紅的倒不是萊尼, 而是瑪格蕾特, 萊尼聽了把頭搖搖, 後來又提到在這套住宅里有她自己的一間屋子, 可以鎖上門不讓人進來, 萊尼聽了又搖搖頭。瑪格蕾特最後, 變得不耐煩了, 乾脆直截了當地對她講明, 畢竟還有旅館可租。萊尼提到了, 她同年輕建築師的那次失敗的冒險( 剛過去不久) , 說出了一種想法。瑪格蕾特認為這是“萊尼迄今最秘密的心里話”, 勉勉強強才告訴筆者。她的想法是“那事”不一定而且也不允許“在床上”幹, 而是在室外幹。“到野外去, 到野外去。一起上床, 這一套我才不希罕呢。”萊尼承認, 對於夫妻生活來說, 有時床是不可缺少的。但是和艾哈德, 她可不願頭一回就上床。她本想到弗倫斯堡去, 後來又決定推遲到五月才去——因此, 由於戰爭風雲她與艾哈德的幽會才成了畫餅。是否如此? 無人確切知曉。 

據所有親屬和非親屬證人反映, 一九四○年四月至一九四一年六月這一年多, 可以一言以蔽之: 陰郁。不但萊尼的好心情已消失, 而且又變得不愛講話, 食欲甚至也減退了。開汽車的興致暫時消失了, 乘飛機的樂趣——她曾同父親和洛蒂霍伊澤三次飛往柏林——也消失了。只是每周駕駛汽車一次, 開上幾公里去將拉黑爾修女找到。有時一坐就是半天, 她和拉黑爾談些什麽就不得而知了, B. H. T.也不知道。拉黑爾從一九四一年五月起, 再也不曾進過他的舊書店, 而他——顯然由於懶惰或不動腦筋——也沒有想到去看她。一位年輕姑娘, 十八歲半, 只穿黑色衣服, 她那外分泌的唯一產品是一樣複雜的東西: 眼淚。她一九四○年的夏、秋、冬三季, 出入修道院的大果園。數周後, 洛蒂的丈夫威廉霍伊澤的噩耗又傳來了, 因此, 哀悼者中間又增加了老霍伊澤、他的妻子( 當時還健在) 、洛蒂及其五歲幼子維爾納, 當時還在娘肚子里的小兒子庫特是否也哭過, 那就不得而知了。 

對眼淚筆者無能為力而且也認為自己不適宜進行探索, 因此手頭現有的參考書, 最好翻一翻, 查閱眼淚產生的原因及其化學和物理成分。一家有爭議的出版公司出的一九六六年版七卷本百科詞典對眼淚作了如下的解釋: 

眼淚, 拉丁語為Iacrimae, 淚腺分泌的液體, 能潤澤眼結膜囊, 防止眼球乾燥, 不斷將眼球表面的微量異物清洗。它( 大根指液體——筆者註) 經眼眶內下角的淚道流入鼻腔。受刺激( 發炎、異物) 或情緒激動時, 淚液的分泌量增多( 哭) 。 

“哭”的釋義在同一本參考書中可以看到: 

哭, 與笑均為危象即悲傷、感動、憤怒或快樂的表現形式, 心理學上( 著重點非筆者所加) 講是一種精神解放企圖。有眼淚分泌、啜泣或劇烈震動相伴, 與植物性神經系統和腦幹有關。分強制性哭和不能控制的啼泣痙攣兩種, 後者在心情抑郁、躁狂抑郁症、多發性硬化症時發生。 

這一小段簡明資料也許會使可能感興趣的人啞然失笑, 這種反射( “笑”) 的解釋他們或許也想看到, 因此, 這里也將有關條目抄錄於後, 以免除購買百科詞典之煩, 必要時也免除了查閱之勞。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