鞏勝利:讀特朗普、讀讀240年美國 (下)

4)、或拋棄TPP,對中國崛起將是開天辟地利好。特朗普曾公開稱不會允許美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稱該協議是對美國人民的背叛,將會擴大美國的貿易逆差,減少美國的制造業崗位。不過,特朗普反對TPP的聲音很可能只是競選語言。TPP目的在於實現美國主導下的新型一體化和貿易自由化,扭轉目前這種“中國受益、美國吃虧”的格局,倡導美國的價值觀,進一步密切和鞏固同盟關系。

中國必須主動出擊與美國新政、歐盟等展開、應對特朗普之變:1)、發揮中美高層溝通暢通的優勢,盡可能穩定中美關系。由於中美之間在國際和內政領域長期存在地緣政治和意識形態沖突,因此,兩國關系的穩定特別需要雙方高層持續的良性互動。2019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這對進一步鞏固和加強兩國的關系,是一個絕佳契機;2)、化解中美經貿分歧,加強雙邊經貿交往。2015年,美國與中國雙邊貨物進出口額為5980.7億美元,占美國進出口總額的比重為15.7%,中國因此首次超過加拿大成為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未來中美關系在特朗普新“民粹主義”大旗下必然會遭受各種形式和程度的幹擾,但雙方巨額的經貿利益已經成為穩定兩國關系的壓艙石;3)、加強美元與人民幣及兩國央行間貨幣政策協調,減輕全球金融市場動蕩。特朗普上台後,美聯儲加息節奏可能加快,全球貨幣政策分化將加劇,國際外匯市場、股票市場、大宗商品市場波動加大,全球金融風險提高,兩國可以共同維護全球金融市場的穩定;4)、要戰略主動出擊,適應全球經貿新變局。全球化和貿易自由化囿特朗普折戟,中美兩國應努力通過合作避免逆全球化形成勢頭,避免設置貿易壁壘、以鄰為壑的現象發生,影響世界經濟覆蘇的大局。中國也面臨全球戰略新機遇:可以通過推動G20長效治理機制的建設,加快實施“一帶一路”戰略構想;還可以通過亞投行與金磚國家開發銀行,拓展更多全球夥伴關系,填補美國“戰略收縮”後留下的治理空間,進一步提升我國的影響力。

3)、重新認識這世界

特朗普已經獲勝:(a),第一證明了精英政治和“主流”思潮的嚴重過時,2016年全球屢次提示投資者“要從理解群體行為和烏合之眾為起點,調整投資認知”,鐵的事實證明,忽視這關鍵一點,很容易犯系統大趨勢性錯誤;(b)、再次說明民粹主義、孤島主義和保守主義的崛起,這是逆全球化而動、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嘯後全球市場弱覆蘇之必然結果,必須用以正視;(c)、特朗普的目標,並沒有媒體渲染的那麽極端,他除了務實取民之處,對美國國家經濟而言未必是長期不利,對公民個人又是長期大利——甘蔗沒有兩頭甜;(d)、特朗普認準了美國經濟240年的底氣就是內生增長,誰當選總統都不會改變這點;(e)、美國經濟最大的問題,不是特朗普當了總統,而是耶倫領導下的美聯儲正在偏離發展、守衡的審慎路徑;(f)、特朗普當選總統,再次說明主流媒體的偏見和誤導;(g)、特朗普當選總統對希拉裏押寶華爾街上壓做了修整,至全球市場風險偏好得到回調;(h)、短期觀望為上,長期趨勢不改,特朗普可能創造了全球性階段性的底部機遇;(i)、具有商業頭腦的特朗普有務實特質,他當總統對中美經濟往來說,有挑戰,但也有積極一面;(j)、這經濟世界及國家經濟,依然是第一更重要的實踐指標,正在經歷微觀崛起的大趨勢,順勢而為才能立於這世界的不敗之地。

4)、美國21萬億美元的財政危機

囿是,特朗普接替奧巴馬的總統候,無論他身負何等神通、奇跡,新總統都必須承接奧巴馬總統留下美國200多年史前之最的政治遺產:幾乎崩潰的美國財政----21.4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家債務,這等於是將美國一年GDP總額全部填入債務之洞還遠遠填不上上這個債務“天坑”。


上圖見奧巴馬就任總統之後,美國債務規模擴張的速度史無前例。

奧巴馬上台後,由於企業稅的銳減,以及福利支出的劇增,使得美國政府的財政狀況加速惡化。政府債務從2008年的10.6萬億美元,迅速累積到2016年10月的21.4萬億美元,整整增加了一倍,債務與GDP比例達到前所未有的119%。

美國國家債務規模的迅速擴張,使得美國聯邦財政的利息支出急劇增加,並形成難以想象的國家財政負擔。2008年,美國聯邦政府利息支出為2528億美元,到了2015年末,奧巴馬政府的這一數字已飆升為4943億美元, 占當年聯邦政府總支出的12%(同期美國國防預算為5340億美元,中國中央政府利息支出為3.5%);考慮到高達61%的財政支出用來社會福利(2015年財收的30%以上來自不斷增長的類債性社會保障稅),聯邦政府的正常運作實際上已經越來越艱難。

美國的財政懸崖將在一定程度上限制財政政策擴張。2016年6月,美國對外國負債達到4.69萬億美元,日益上升的負債水平會限制了美國國家財政政策的空間。並且從世界範圍看,因財政政策空間有限,多個國家均實施負利率,通過貨幣政策應對經濟下行,成為一個國家發展的世紀難題。如果不能迅速縮減赤字,降低政府負債水平,未來美國政府負債的利息支出(紅色)將超出財政承受極限。

5)、註定不得人心的美國新政府

現在特朗普勝選,組建新政府都必須面對棘手的財政負債難題,並必須增加稅收、削減開支,盡可能地降低財政負擔,否則美國財政將走向越來越尖端的崩潰難題。從這個角度來看,特朗普新政府都不可能落實其規模龐大的減稅計劃,反而需要加大征稅的力度,但這是美國政府通過參眾兩院的永遠難題。同時,新總統必須削減包括福利、國防、科研和教育等非盈利性開支,否則財政狀況將惡化到無以覆加。對此,美國著名經濟學家托馬斯·薩金特曾經評價道,長期以來“美國正面臨嚴峻的財政問題,因為我們征收的稅收不夠支付開支。”

在這種情況下,新政府註定要成為國內的眾矢之的。因為,無論是對民眾和企業的增稅措施,還是減少福利券分發和削減對非盈利機構資助的減支計劃,都將引發普遍的不滿,並會造成相當嚴重的政治後果。這也意味著,奧巴馬之後的新政府,必將是一屆臭名昭彰的新政府。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正式入住白宮,將正式登台開疆拓土、揮斥方遒。

240年大美利堅等待這個歷史偉人已經很久了……

與近半個世紀歷屆美國當選美國總統、與著名政客希拉裏相比,特朗普顯然認為美國經濟更該有總量和速度,而非結構問題。2016年9月15日,特朗普在紐約經濟俱樂部發表演講,稱通過改革,美國經濟在未來10年增速或達4%(這是近半個世紀以來發達國家空前的發展速度)。對比過去美國經濟增長的情況,2010年美國經濟覆蘇以來,經濟增速平均為2.17%。

特朗普成功當選美國總統,對全球各國來講,中國遭受打擊最大,不是政治上的打壓和軍事上的圍堵,而是全球化的逆變、經濟上的釜底抽薪。特朗普入住白宮之後,如果宣布中國為匯率操縱國,並對中國的進口商品加征45%的關稅(就是打折扣減收20也很可怕),會是什麽結果?

a)、美中雙邊貿易將銳減,從中國進口的商品,會大幅減少,中國每年對美幾3000—400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立馬會變成貿易逆差。幾十年對美貿易順差積累的上萬億外匯儲備,會迅速消磨耗盡;b)、中國國內的外資企業,由於對美出口要加征45%關稅,會變得無利可圖,甚至嚴重虧本。所以,大量外資企業退潮,會迅速撤出中國,同時卷走大量外匯儲備。中國在貿易逆差和外資出逃的雙重打擊和國民兌換美元的內外夾擊之下,中國面臨內外困局、根本無力反擊,外匯儲備會不堪一擊,很快就會被洗劫一空。特朗普的新政,興起美國歷史上第一基礎建設大投資,對美元的回流,要比美聯儲加息,至少厲害十倍;那麽發達國家、歐元也必須跟進美國的基礎設施大投資(不跟進就會形成資本窪地)。囿此,人民幣趨勢性方向就難以避免:

1)、對人民幣盡快進行“跳貶”,阻止美元出逃;

2)、關閉國內兌換美元窗口,大幅提升人民幣存款利率,阻擋國民兌換美元的“羊群效應”發生;

3)、擴大人民幣發行,遏制人民幣“貶值”受挫而造成的饑荒。囿人民幣崩潰:一種是重新回到計劃經濟時代的選擇;另一個選擇是:放開匯率,任其自由浮動,就可能是大概率事件。無論是人民幣“跳貶”,還是放開匯率,囿人民幣已經加入SDR,滑向崩盤就一種不可避免。

囿美元占全球貨幣總量的61%,人民幣占全球貨幣市場的近2%,如果中國與特朗普新政在“貨幣操縱”、貿易、外匯逆差遭遇戰,戰事結果可想而知……

特朗普的新美國夢,可能只考慮美國的現實利益和全球方略,沒有希拉裏的世界視野和政治眼光。但是,真正能夠致中國貨幣與產業垮掉的,則是這個世界第一大國的重新崛起、則比一個一窮二白的中國崛起更有爆發力——這就很可能是特朗普,而不是奧巴馬、希拉裏等,不是所謂政治精英能企及的;全球經濟引擎大轉換、由中國轉向美國,美國重新回到全球投資首選巔峰地……

讓全世界人們都拭目以待吧,見證歷史……不然就成人類歷史的沈渣。

(中國金融智庫研究員國情內參前首席研究員)(愛思想網站 2016-11-17)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