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23)

“啊!媽媽你又冤我呢!不行!不答應你!你個小媽媽!”小坡說著,把頭頂在她的胸口上:“媽,小猴兒頂你來了,頂!頂!頂!”

“小坡好好的!媽媽真困了!”媽媽睜開眼說;“快去,找仙坡去!別惹媽媽生氣!”

“走嘍!找妹妹去嘍!”小坡跑出去:“仙!仙!你在那兒呢?仙——!”

“別嚷!”父親的聲音。

小坡趕緊放輕了腳步,手遮著嘴,恐怕出氣兒聲音大點,叫父親聽見,又挨說。

快走到街門,門後忽然“咚”!嚇了他一大跳。一看,原來是妹妹抱著二喜在門後埋伏著呢。

                                                                         (1950年代新加坡兒童)


“好你個壞姑娘,壞仙坡,嚇噱我!好你個二喜,跟妹妹玩,不找我去!”小坡叨嘮了一陣。

“二哥,父親說了四點鐘去看電影。”

“四點?現在什麽時候了?看看吧!”小坡把手腕一橫,看了一眼:“十三點半了!還有三刻就到四點。”說完,他假裝在手腕旁撚了撚,作為是上弦。然後把手腕放在耳旁聽了聽:“哼!太快了,咯噔咯噔一勁兒響!仙,你的表什麽時候了?”

仙坡學著父親掏金表的樣兒,從小袋中把二喜的腳掏出來,看了看:“三刻!”

“幾點三刻?”小坡問。

“就是三刻!”

“你的表一定是站住了,該上弦啦!”他過去在二喜的腳旁撚了幾撚。二喜以為這是撚它玩呢,小圓眼兒當中的一條小黑道兒隨著小坡的手轉,小腳兒團團著要抓他。他們和二喜玩了半天,小坡忽然說:“到四點了吧?”忙著跑去看父親,父親正睡覺呢。回來又玩了一會兒,又說:“到四點了吧?”跑去看父親,哼,還睡覺呢!跑了幾次,父親醒了,可是說:“還早呢!”簡直的永遠到不了四點啦!一連氣問了四五次,父親老說:還早呢!

哎呀可到了四點!

原來電影園就離家裏不遠呀!小坡天天上學,從那裏過,但是他總以為那是個大禮拜堂。到了,父親在個小窗戶洞外買了票。有趣!電影園賣票的和二喜一樣,愛鉆小洞兒。

父親領著他們上了一層樓。喝!怎麽這些椅子呀!那個桌椅鋪也沒有這些椅子!可是沒有桌子,奇怪!大堂裏很黑,只在四角上有幾支小紅燈。臺上什麽也沒有,只掛著一塊大繡花帳子,帳子後面必有好玩藝兒!小坡心裏說:這就是電影吧,看,四下全是黑的嗎。

他們坐好,慢慢的人多起來,可是堂中還是那麽黑,除了人聲唧唧嘈嘈的,沒有別的動靜。來了個賣糖的,仙坡伸手便拿了四包。父親也沒說什麽,給了錢,便吃開了。小坡一邊吃糖,一邊想:“趕明年過生日,叫父親給買個大汽車,他一定給我買!過生日的時候,父親是最和氣的!”

人更多了。臺上的繡花帳子慢慢自己卷起,露出一塊四方的白布,雪白,連個黑點也沒有。小坡心裏說:這大概是演完了吧?忽然,叮兒當兒打起鋼琴,也看不見琴在那兒呢。當然看不見,演電影嗎,自然都是影兒。一個人影打一個鋼琴影,對,一定是這麽回事。

電燈忽然一亮,把人們的腦袋照得象一排一排的光圓球。忽然又滅了,堂中比從前更黑了。樓上嗒嗒嗒嗒的響起來,射出一條白光,好像海岸上的燈塔。喝,白布上出來個大獅子,直張嘴兒。下面全是洋字,哎呀,獅子念洋字,一定是洋獅子了。獅子忽然沒了,又出來一片洋字。字忽然又沒了,出來一個大人頭,比牛車輪還大,戴著一對汽車輪大小的眼鏡。眼毛比手指還粗,兩個眼珠象一對兒皮球,滴溜滴溜的亂轉。

“仙!看哪!”仙坡只顧了吃糖,什麽也沒看見。“喲!我害怕!”她忽然看見那個大腦袋。

“不用害怕,那是鬼子腦袋!”父親說。

忽然,大腦袋沒有了。出來一群人,全戴著草帽,穿著洋服,在街上走。衣服沒有顏色,街上的鋪子,車馬,也全不是白的,便是黑的。大概全穿著孝呢?而且老有一條條的黑道兒,似乎是下雨了,可是人們全沒打傘。對了,電影中的雨。當然也是影兒,可以不打傘的。

來了輛汽車,一直從臺上跑奔樓上來!喝,越跑,越大,越近!小坡和仙坡全抱起頭來,往下面藏。哼!什麽事兒也沒有。擡頭一看,那輛汽車跑得飛快,把那群人撞倒,從他們的脊背上跑過去了。樓上樓下的人都笑了。小坡想了想,也覺得可笑。

汽車站住了,下來一個人,父親說,這就是剛才那個大腦袋。小坡也認不清,但是看出來。這個人確乎也戴著眼鏡。下了車,剛一邁步,口邦,摔了個腳朝天,好笑!站起來了,口邦,又跌了個嘴啃地,好笑!小坡笑得喘不過氣來了!“二哥,你笑什麽呢?”仙坡問。

“摔跟頭的,看著呀!”小坡立起來,向臺上喊:“再摔一個,給妹妹看!”

這一喊,招得全堂都笑了。

連汽車帶摔跟頭的忽然又都沒有了。又出來一片洋字,糟糕!幸而:

“仙,快看!出來個大姑娘!”

“那兒哪?喲!可不是嗎,多麽美呀!還抱著個小狗兒!”

戴眼鏡的又鉆出來了,喝!好不害羞,抱著那個大姑娘親嘴呢!羞!羞!小坡用手指撥著臉蛋。仙坡也說:羞!羞!好了!後面來了個人,把戴眼鏡的抓住,提起多高,口邦!摔在地上!該!誰叫你不害羞呢!該!那個人拉著大姑娘就跑,跑得真快,一會兒就跑得看不見了。戴眼鏡的爬起來,拐著腿就追;一邊跑一邊摔跟頭,真可笑!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