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東東詩選》煉丹者巷22號(9)

因此神跡劇演變為喜歌劇

弧光燈空照寓言樂池裏斷弦的

豎琴。因此愛情是必要的放逐

是贖罪的寫作忍受的鞭撻

——出現在紙上,那語言的驚愕

也將被文刺進克制的驚愕

引起一個精神戀愛的夜女郎

驚愕,驚愕地投入一個人羞愧的

人性懷抱,將色情理解為歷煉的

懷抱,無非是驚愕之驚愕的懷抱

因此弧光燈空照命運,空照愛情

——當愛情是命運深處的恐懼

 

——但愛情是命運深處的溪流

它流經太多的骯髒和貧乏。如此

艱難,虛榮被逼迫,陌生的同情和

膽怯的肉欲,卻要從速度加劇的

血液循環裏抽取力量,抽取純潔

也抽取意願。留下的只會是一紙

婚約!婚約的神跡劇演變為寓言

一個丈夫將遊離於事外:他註定是

蠢才,隨風飄逝。——而在他

遺憾地幸免的獨身生活裏,他也許

成聖,也就是著魔。不過他盡管會

戴上冠冕,結果也一樣,在床上了結

 

……………………

 

當一個炎夏展示它僅有的七天春光

像糾纏的未婚妻同意從熱烈

暫且退步,我會獲得我想要的一切

美景無我和書寫無我,以及另一根

支撐夢想的夢想手杖——那正好是

一些夢,讓我能夢見他,如夢見

不能復活的死人。或許他只是

白日飛升,從煉丹者巷到

城堡上空——在越來越縮微進

藍天的遲疑裏回看夢遊者

回看夢遊者即將醒悟的漩渦城市

漩渦城市的炎夏裏僅有的七天春光

 

此刻是否已經是第六天?已經是

第六個黃昏此刻?純青第六次

轉變為幽藍。一個不能復活的死人

註定會更暗,他貫穿城市上空的倒影

跟我的弧形筆劃交叉,是否構成了

多餘的判決?判決必然的武斷和草率

美景無我和書寫無我繼續擴展

夢卻要將夢還給無夢,如同春光

終於把自己還給了炎夏。“也許我又

捕獲了自己”——繩索或鐐銬

則正好是我的命運解放者……在

第七天,熱烈又復活了我的沈溺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