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處所講對權威運用的合理與不合理,是相對性的,即或主奴間之關系,也有某部分是對奴隸有利的,雖既他們所得的衣食與保護是有限的,他最起碼要能達到為主人工作的標準。在另一方面,師生之間要想完全消除利害關系也只是一種理想而已。在這兩種例子中可區分為很多級,諸如工人與老板間,父與子之間等等,這種種關系間其權威之存在,有時在社會上,可以發現其混合型,要想定出這混合型的類別,必須先對這個別型在其中所占的分量而定。

權威並不一定要有人或組織存在,如同“你可以做這個,你不可以做那個”,此種形態之權威應屬於外在的,另外一種如良心,責任感等屬內在型的,其實,自基督教以至康德哲學,已經就是內在權威的時代了,更由於中階層人民的興起及在政治上的勝利,使得外在權威漸漸失去其尊嚴,這種改變從很多方面可以看出,由於中產階級的政治勝利,外在的權威已失去其威望,取一而代之的是人的一己良知,許多人認為這種改變是自由的勝利,一個自由人是不聽從外在的命令的。他們認為能征服一個人的天性,能控制他個體的一部分,包括天性,理智或良心是最重要的。分析顯示嚴厲的良知約束不亞於外在權威的力量。更有甚者,這種良知的統治有時比外在權威還厲害,因為在個人的感覺上,這種命令的方式是出於自己,一個人如何能背叛自己呢?

近幾十年所謂“良知”已漸失其重要性,對個人的生活,無論外在抑內在的權威都漸失其重要的地位,只要不涉及他人的正常活動,每個人都是“自由”的,實際上我們發現,權威並非消失了,而只是轉變為看不到的。我們叫他“匿名”的權威,他偽裝成一般常識,科學,心理健康,正常狀態,公眾輿論等等,再也發現不了命令與壓迫,代之而起的是溫和的說服,母親可以對女兒說“我知道你不願與那個男孩去玩”或者一種帶建設性的廣告如“吸這種牌子的香煙,可使你清涼肺腑”。類似這種精心設計的建議現象在這世界上到處可見,這種方式較看得見的權威更有效果,因為任何人絕不會想到要去服從任何命令,外在的權威讓人看到是誰在下命令及命令本身的存在,因之容易招致對權威的反抗。即或內在的權威,其命令也可以被發現,惟有這匿名式的權威,兩者都是看不到的,這就好像看不見的敵人射擊一樣,讓你根本找不到對象可以還擊。

現在再來討論極權的特性,其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它對權力的看淡此地所謂極權的特性可分成兩類,即有權的與無權的,權力可自動地使人們產生“愛意”。羨慕之情,和使人心甘情願地服從它,權力迷惑了他們,並非權力有什麽特殊價值,只因為它就是權力而己。正如同這種“愛”是權力自動引起的,那些無權的人也就自動地產生了輕視,這種現象繼之而起的就是反抗,統治與屈辱。

 人們常常感到不解的是獨裁主義有一種特性,這種特性就是:有一種反抗任何權威,憎恨任何來自“上級”的影響力的傾向,他們反抗的程度,有時即連對他們從未壓迫過,甚至有好處的“上級”也不放過,有的時候這種態度又不盡然,這些人反抗這個權力,特別當他們因為無力量而感到失望時來得顯著,但同時也許是後來卻又投靠另一權力,其原因只不過是想要完成其願望而已。另外還有一類人,他們只能當意識控制失調時,才會將內心中的反抗意識表露出來,或當這權力衰弱或走下坡時,他們才起而反抗。第一種形式的人因其反抗意識明顯,故一般人都認為他們與那些甘願屈服的被虐待形者正好相反,看起來似乎他們為了絕對的獨立反對任何權力,他們為了消除獨立自由的一切障礙,憑藉他們自己的力量與團結奮鬥不懈,在獨裁的特性中,無論意識或非意識下,雖然他們仍渴望順從,但仍不時為了消除無權的恐懼不斷地向權力挑戰,這種特性不是“革命”,應叫做“反抗”。膚淺的人。往往被許多個人的和政治上的行動的迷惑,認為從急進主義一下變成絕對的獨裁主義是一種無法解釋的事情,就心理學論,這些人才真正是典型的“反抗者”。

獨裁特性對生命的看法又是什麽呢?全部的哲學思想是根據感情的動向而定。獨裁者喜歡限制人們的自由,他願意別人委諸命運,一個人的命運決定於其社會的地位,如同一個軍人的命運操之於其上級的志願與所好中,一個小商人的命運就是經濟的各種法律或規定。對他來講,繁榮與危急並非由人類的行動可加以改變的社會現象,而純粹是他們上級權威的一種展示而己。高高在上的一群並沒有什麽不同,惟一不同的只是它們權力的大小與範圍而已。一個人的生活不只受到權力的支配而且還要由那不可改變的命運來定奪。由於命運的決定才有戰爭,才有一部分人被別人所統治著。由於命運,災難與痛苦該有多少就是多少,在哲學上命運的合理解釋叫做“自然律”,在宗教上可以稱作“上帝的意旨”,在理論上講,可稱做“本分”。獨裁是一種較高的權力,它不希望其屬下別的,只有服從,它們崇拜過去,已經做了的都永遠是對的,而以前沒有做過的,現在想要做將是瘋狂與罪惡,創造的奇跡——創造永遠是奇跡——是感情經驗以外的東西。

獨裁者大都為個人的生命,興趣,意願是被外力來操縱著,只有屈服於外力,才能得到些快樂。在獨裁的特性中。它們也有活動,勇氣及信仰,只是這些特質與那些不願屈服的人完全不同而已,獨裁主義的行為是根源於欲克服其無權的感觸,在這種情況下的行動必名之謂高於一切個人的行動,它可能假借上帝之名,假借過去,假借大自然,假借責任或本分,但從不假以未來,無權或生命之名。獨裁主義依靠其最高權力而得到力量,這個權力是永遠不可反抗也不可改變的,在他們認為沒有權力就是罪惡及下流,一旦權威低落時,所有的愛慕及尊敬都變成了輕視與憎恨。如果不先具備奉承其他強權的本領時,他們就缺少攻擊已建好權力的本能。

至於談到勇氣,獨裁主義的勇氣是要能承受他們“領袖”所能帶給他們的一切命運,能忍受而不抱怨是最高的美德,這種勇氣並非用來減輕或消除痛苦的,更不能用來改變命運。獨裁的特性中,服從才能代表它們的英雄氣概。

在獨裁的哲學裏根本就沒有平等的觀念,有時候他們也用到這個字,那是當符合於他們的目標時,但是這個平等是既無分量又無意義,主要是它們超出了感情經驗的範圍,他們認為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是有權的,一種是無權的,有權的在上,無權的在下,無論種族也好,性別也好,都少不了優越的及低劣的區別。如不這樣區分將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

在此我們當討論到另一形式的人,雖然他們也要依賴外在的力量,但是卻屬於溫和的一型,他們的一切一切,包括行動,感覺,思想都與這外力有關,希望得到“他”的保護,照顧,並寄托“他”對他們的行動負最後的責任,只不過他們往往忽略了這一點,縱或有時發現這依賴現象,那只是一種模糊不清的感覺而已,那與外力沒有明顯的連貫現象,而這外力的功用,是對那些個體名之曰保護,幫助及發展,這外力我們暫時稱為“神秘的幫助者”(magichelper)我們時常將這幫助者予以人格化,有時為神,有時為主義,有時為人,如父母,丈夫,妻子或上級人士等等,如果是真人,就應當具有這神秘的特質,更重要的是似是要有他們的成果,這種人格化的過程常常被發現於所謂“戀愛”的過程中,有這種關系的人常常希望那神秘的幫助者是有血有肉的。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