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22)

4.格里敏大樓

黑老鼠和灰老鼠

在斯康耐平原東南部離大海不太遠的地方,矗立著一座名叫格里敏大樓的古城堡。這座城堡四周沒有房屋墻垣,只有光禿禿一幢高大而又堅固的巖石建築物,從平原上十幾公里開外就能夠一眼望見它。這座城堡雖說只有四層樓,但是非常巍峨壯觀,要是同樣地方再有一幢普通房屋的話,那麽那幢房子看起來保準像是給小孩玩耍的小遊戲屋一樣。

這幢巖石砌成的大廈有厚厚的外墻、隔墻和拱形天花板,所以它的內部除了厚實的墻壁之外,剩下的空間就很小很小了。樓梯十分狹窄,門廊非常小,而里面的房間也為數不多。由於要保持墻壁的堅固,墻上只在最上面三層開了很少幾個窗戶,最底下的一層連一個窗戶都沒有,只有幾個用來透光線的小孔。在古時候兵荒馬亂的戰爭年代,人們是非常樂意把自己重門深鎖在這樣一幢堅固高大的房屋里的,就如同現在人們到了寒風凜冽的嚴冬寧願縮在皮大衣里面一樣。可是到了大好的和平時代來到的時候,人們便不再願意居住在古城堡的陰暗寒冷的石頭房間里了。他們在很久以前就捨棄了格里敏大樓,搬遷到那些陽光充足、空氣暢通的住宅里去了。

這也就是說,在尼爾斯·豪格爾森跟隨著大雁們到處漫遊的時候,格里敏大樓里已經沒有人居住了,但是這幢房子卻並沒有因此而缺少房客。每年夏天一對白鸛都在屋檐下搭起大巢來住。在頂樓里居住著一對貓頭鷹。在黑暗的過道里居住著蝙蝠。在廚房的爐膛里居住著一隻年紀很大的貓兒。而在地窖里面則聚居著幾百隻在那里已經住了許多年頭的黑老鼠。

一提到老鼠,在別的動物心目當中,他們的名聲是不太好的,可是格里敏大樓里的黑老鼠卻是例外。其他動物在談論到他們的時候總是免不了心懷敬意,因為他們在同自己的敵人打仗時非常英勇無畏,他們在自己的種族慘遭橫禍大難的時候表現得非常沈著和頑強。他們屬於一個曾經數量眾多、勢力強大的老鼠種族,而現在卻每況愈下,幾乎快到了種族滅絕的地步。多少年來,斯康耐乃至瑞典全國各地都是他們的地盤。他們出沒在每一個地窖、每一個頂樓、每一幢堆放乾草的棚屋和谷倉、每一個食品貯藏室和麵包烘房、每一個牛棚和馬廄、每一座教堂和城堡、每一個釀酒作坊和磨坊,反正在人們建造起來的每一幢房子里都可以找到他們的蹤跡。但是而今他們卻都從那些地方被趕了出來,而且幾乎被統統消滅了。興許偶爾在哪個古老偏僻的地方還能夠碰到幾隻,但是任何別的地方都沒有格里敏大樓里糜集得那樣多。

大凡動物的種族滅絕,罪魁禍首往往是人類,而這一次卻並非如此。人類固然同黑老鼠進行過鬥爭,但是給他們造成的損害是微不足道的。使得他們瀕於絕境的是他們本家的另一個族類——灰老鼠。

灰老鼠並不像黑老鼠那樣從上古時代就在這塊土地上生育繁衍。他們的祖先是幾個窮得身無立錐之地的外來戶。一百多年以前,他們的祖先搭乘了一艘從呂貝克①駛來的駁船,在瑞典南部的馬爾默登陸,踏上了這塊土地。他們是一批無家可歸的、餓得快要咽氣的可憐蟲。他們先在港口里棲下身來,在碼頭底下的木樁之間遊來遊去,尋找那些被人倒在水里的渣滓來填飽肚皮。他們那時候根本不敢到城市里去,因為那些地方是黑老鼠控制的地盤。

然而時移境遷,灰老鼠生育得數量越來越多,他們的膽量就逐漸大起來了。他們先是搬進了幾幢被黑老鼠捨棄的荒蕪不堪、搖搖欲墜的破舊房子里。他們跑到排水溝和垃圾堆去尋找那些黑老鼠不屑於問津的殘渣剩羹來充饑。他們能夠吃苦耐勞,慣於艱難生活,又能夠隨遇而安,要求不高,而且他們歷盡苦難變得堅韌不拔、無所畏懼了。不消幾年,他們就變得勢力強大了。於是,他們便著手將黑老鼠驅趕出馬爾默。他們從黑老鼠那里逐個奪取了頂樓、地窖和倉庫,讓黑老鼠活活餓死,或者乾脆咬死黑老鼠,因為灰老鼠打起仗來是毫不留情的。

①德意志北部的一個城市。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