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兆斌·經濟高於地緣政治: 馬來西亞對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觀點(3)

華公會在過去兩次全國大選(2008 年和 2013 年)相繼表現不佳, 慘遭挫折。 其傳統票源(華人票)絕大多數投向反對黨, 這也導致它在執政聯盟內的地位大不如從前, 特別是相對於執政聯盟的最大政黨———巫統而言。 為了增加其自身在執政聯盟內的地位, 馬華公會視加強與中國和中共的關系為其中一個重要的策略。 和中國加強關系, 特別是在共建 21 世界海上絲綢之路方面, 馬華公會籍此可成為中馬兩國政府、次政府(地方政府)、商界聯系的一個重要橋梁。 和中共加強關系, 有助於馬華公會學習中共成功的治理經驗, 如基層黨建、黨群關系、幹部培訓等。 因而, 在馬華公會的主導和支持下, 以及在一些華人企業家的協助下, 許多有關“一帶一路”的研討會在馬來西亞得以舉辦, 為中國的這個倡議作了很好的宣傳。 當中, 馬來西亞能夠在“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扮演什麽特殊而重要的角色(如作為東南亞市場的跳板、其清真產業的世界領導地位、華人華商的普遍等)也不斷得到強調。馬華公會和中共中聯部下面的中國經濟聯絡中心也於 2015 年 7 月在北京共同舉辦了一場“一帶一路: 中國-馬來西亞工商界對話會”。 2015 年, 馬華公會內部也特地設立了一個“對外經貿促進委員會”, 名稱雖然是“對外”, 但實質主要還是“對華”, 扮演著為兩國商界穿針引線的工作。

次政府或地方政府方面, 馬來西亞的馬六甲州政府(也就是面向馬六甲海峽的其中一個州)也表示對“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所帶來的經濟機遇有興趣。 馬六甲也是和遠古的海上絲綢之路有重要關系的州屬。明朝著名的鄭和七下西洋, 當中便多次以馬六甲為據點。 進入 21 世紀, 現任馬六甲首席部長言道: “我認為, 當一些國家, 比如中國, 想重現遠古的絲綢之路, 這是一個機遇, 而我們也準備好成為當中的參與者。”[16]

 

采用傳統的地緣政治分析概念的分析家也許認為, 馬六甲應該為中國在馬六甲海峽日益強大的存在而感到擔憂, 因為中國有可能為了保護其船隊和投資而加大在馬六甲海峽的軍事存在。 但在這里, 馬六甲首席部長所傳達的善意, 基本上符合之前法立諾所聲稱的“務實性的現實主義”的觀點。 馬六甲與廣東省也建立起了“友好省州”的關系。

另外一個在次政府層面對中馬關系有重要作用的是彭亨州和廣西壯族自治區, 特別是坐落在彭亨州內的馬中關丹產業園和廣西境內的中馬欽州產業園, 也就是著名的“兩國雙園”計劃。 兩國雙園起源於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和中國前總理溫家寶的倡議, 在“一帶一路”提出來之前已經進行著了。 欽州工業園的發展得到廣西自治區政府和欽州市的特別重視, 發展的速度和規模都很快, “海絲路”的概念提出後, 園區領導很快就把欽州工業園的發展理念和海絲路接軌。[17]

相較之下, 馬來西亞的關丹產業園的發展則慢得多了。 不過, 隨著“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進一步落實, 這也是一個加強關丹產業園發展的契機。 關丹產業園的位置位於馬來半島的東海岸, 臨近關丹港口, 可以直接對接廣西的北部灣區域, 在商品物流上, 對中南半島的輻射有很大的潛能, 和位於馬來半島西海岸的馬六甲和馬六甲海峽, 可以形成南(即西海岸)北(即東海岸)對應。

除了彭亨和馬六甲, 馬來西亞的多個州屬都對對接“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感興趣。馬來西亞最重要港口巴生港位於半島西海岸, 同馬來半島北部的檳城港一樣, 都是面向馬六甲海峽的重要港口, 同時也是坐落在反對黨執政的州屬里(巴生港在雪蘭莪州、檳城港在檳城州)。在馬來西亞的聯邦制下, 國家層面的反對黨有可能贏取州政權, 而目前在馬來西亞有 3 個州屬是反對黨執政的。

雪蘭莪州政府和檳城州政府並沒有因為馬來西亞聯邦政府和中國政府的關系密切而采取對中國比較抵觸的作法。 不過, 由於中國政府最近被認為和執政集團靠得太近, 特別是和納吉布的關系特別密切, 這已經引起部分反對黨領袖和知識分子的抨擊。 這些抨擊主要集中在兩點: 1)中馬兩國的基礎建設合作項目是否涉及貪汙腐敗, 特別是最新的馬來西亞東海岸鐵路計劃被為是刻意提高造價的預算, 讓馬來西亞執政當局從中獲利; 2)中馬經濟上的緊密合作, 也使得部分反對黨議員擔心馬來西亞因而會在南海議題上無法維護, 甚至出賣馬來西亞的主權。


企業界


最後, 對“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非常關注的就是企業家和商團, 而對這部分人士而言, 海絲路幾乎是一個純粹的經濟倡議, 而沒有地緣政治的色彩。 中國從改革開放到崛起成為世界經濟第二強國, 一直以來都被許多外國企業家和商家認為是個龐大的商機和市場, 當中也有不少海外華商, 包括馬來西亞的華商。馬來西亞華商認為他們到中國有語言、文化、同鄉等優勢, 而馬來西亞企業到中國的投資中, 確實也以華商為主, 雖然不少馬來族主導的官連公司近幾年來對到中國投資也有所發展。 如今中國政府鼓勵中國企業和專才“走出去”, 包括在“一帶一路”的建設上, 可以預見將會有更多的中國企業走向海外。 馬來西亞的華裔商家也期待能夠與來馬投資或投標的中國企業合作, 從中獲得商機和利益。

馬來西亞華裔商家對 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熱情, 可以從多個負責接洽中馬兩國經貿投資業務而且性質類似的團體的出現看出 (詳見表 5)。

表 5 顯示, 馬來西亞華人社會居然有多達 8 個促進馬來西亞和中國經貿關系的組織, 這還不包括馬華公會的“對外經貿促進委員會”和其他以教育文化為主、但對促進“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有重要輔助功能的民間組織, 包括馬中友好協會、馬來西亞留華同學會等。在上述的 8 個經貿類組織中, 其中有 5 個是最近一兩年成立的, 其主旨也是為了呼應“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而其領導一般上都有在中國從商的背景, 比如林玉唐, 在馬來西亞是個有名的商人和社團領導人。 他的主力企業———發林集團, 目前在山東有重大的投資項目。除此之外, 某些團體的領導也有參政的背景, 特別是馬華公會的背景, 比如翁詩傑, 曾擔任馬華公會前總會長和政府的交通部長。而中總、馬中總商會、馬中商務理事會可以說是比較有歷史和影響力比較大的。中總全名馬來西亞中華總商會, 其性質是華人的工商組織(Chinese Chamber of Industry and Commerce)。這和世界其他各國的華人商會性質一樣, 而且這也是它的主要聯系網絡。 因而, 其宗旨是維護華商權益和作為溝通的平臺, 並非純粹為促進馬中經貿關系而設立, 成員也只局限於華人。 不過, 2014 年該組織成立了針對馬中經貿的委員會, 顯示馬中經貿對馬來西亞經濟發展的重要性。 這個委員會的主要職責有 3 點: 研討和鑒定影響馬中經貿關系的課題並給政府作出政策建議、接待中國訪馬代表團及舉辦經貿交流會以提供平臺給兩國商家、匯集及整理有關馬中經貿的信息和資料。[18]

中總在馬來西亞工商界有廣泛的代表性, 其會長一般會受邀列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馬中總商會(全名馬來西亞中國總商會, 和中總僅有一字之差)則是旨在為參與馬中經貿的企業服務的組織, 不涵蓋所有華商, 也不局限於華裔, 所以也很積極吸收有參與馬中貿易的馬來企業組織。 其現任會長陳友信和前任會長黃漢良都在中國有多年投資經驗, 也受邀參與政協。 馬中商務理事會是國與國聯合成立的“半官方組織”, 其董事包括了馬來西亞政商界許多名人和精英, 而其現任主席黃家定是馬華公會的前會長兼現任馬來西亞政府的對華特使。

原載 2016 年 第4期南洋問題研究 SOUTHEAST ASIAN AFFAIRS No. 4 (總第 168 期) (作者簡介: 饒兆斌, 男, 馬來西亞人, 馬來亞大學中國研究所高級講師、博士。)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