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紫《行軍散記》(2)長夫們的話

出發時,官長們早就傳過話了:一到寶慶,就關一個月餉。可是,我們到這兒已經三天了,連關餉的消息都沒有聽見。

「準又是騙我們的,操他的奶奶!」很多兄弟們,都這樣罵了。

的確的,我們不知道官長們玩的什麼花樣。明明看見兩個長夫從團部裡挑了四木箱現洋回連來(湖南一帶是不用鈔洋的),但不一會兒,團部裡那個瘦子鬼軍需正,突然地跑進來了,和連長鬼鬼祟祟地說了一陣,又把那四箱現洋叫長0挑走了。

「不發餉,我操他的奶奶!」我們每一個人都不高興。雖然我們都知道不能靠這幾個撈什子錢養家,但三個月不曾打牙祭,心裡總有點兒難過;尤其是每次在路上行動時,沒有錢買草鞋和買香煙吃。不關餉,那真是要我們的命啊!

「不要問,到衡州一定發!」官長們又傳下話兒來了。

「到衡州?操他的奶奶,準又是騙我們的!」我們的心裡儘管不相信,但又有 什麼辦法呢?「好吧!看你到了衡州之後,又用什麼話來對付我們!」

再出發到衡州去,是到了寶慶的第六天的早晨。果然,我們又看見兩個長0從團部裡杭唷杭唷地把那四個木箱挑回了,而且木箱上還很鄭重地加了一張團部軍需處的封條。

「是洋錢嗎?」我們急急忙忙地向那兩個長0問。

長0們沒有作聲,搖了一搖頭,笑著。

「是什麼呢?狗東西!」

「是─封了,我也不曉得啊!」

這兩個長夫,是剛剛由寶慶新補過來的,真壞!老是那麼笑嘻嘻地,不肯把箱中的秘密向我們公開說。後來,惱怒了第三班的一個叫做「冒失鬼」的傢夥,提起槍把來硬要打他們,他們才一五一十地說出來了。

他們說:他們知道,這木箱裡面並不是洋錢;而是那個,那個……他們是本地 人,一聞氣味就知道。這東西,在他們本地,是不值錢的。但是只要過了油子嶺的 那個叫做什麼局的關卡,到衡州,就很值錢了。本來,他們平日也是靠偷偷地販賣這個吃飯的,但是現在不能了,就因為那個叫做什麼局的關卡太厲害,他們有好幾 次都被查到了,挨打,遭罰,吃官司。後來,那個局裡的人也大半都認識他們了, 他們才不敢再偷幹。明買明販,又吃不起那個局裡的捐稅錢。所以,他們沒法,無事做,只好跑到我們這部隊裡來做個長0……說著,感慨了一陣,又把那油子嶺的什 麼局裡的稽查員們大罵了一通……

於是,我們這才不被蒙在鼓裡,知道了達到寶慶不發餉的原因,連長和軍需正 們鬼鬼祟祟的內幕……

「我操他的奶奶啊,老子們吃苦他賺錢!」那個叫做冒失鬼的,便按捺不住地 首先叫罵起來了。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