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亞平·詩的根源與原居住方式:讀周瑟瑟詩作 (2)

詩,是意識那既擁有又空無的根源。詩更是與源始意識同源。

我可以預斷:整個人類始祖的精神的第一源,都必須是要與擬-詩的語言表達形式相近似,相貫通,相對應,才可顯示出內心世界的擬-外在世界。這可能是,人類意識關於它自己的思,所要用的所唯一的擬-詩化的思想方式。這個擬-詩化的思想方式,恰恰就可能決定著,我們整個人類普遍顯現的意識結構和方式。詩的古老就是意識的古老。

需要補充的是,詩的本質根據里,之所以有原居性的始前思想深處奠基的東西,是因為,它用那些與西方的史詩、民歌詩、箴銘、格言、神諭、經詩,以及東方的部落符語、巫詩、古諺、族謠、俚詩、偈語、古方言、祈詩、頌言中相分屬的親緣方式,來組成自己整個的原初母體時,總是以簡練的,但能本真的占有心靈感觀的第一語言氣息,而讓萬物,以其本現的樣子為我們的言所思。那麼,這種由始祖詩的質性所帶來的思與言的根源,與我們接續下來的追問點,正是處在,那些曾有的原初的內心生活,所奠基了詩那事先就先於,並優於語言的原居住形式的思考角度上。這樣,詩讓語言的初始,擁有使語言方式成形的原居住形式,而首先是從語言自己內部的胚體出發,讓人們在可以直感的通心的所有觀象里,接近那種極簡語言所體現出來的對象那可及物的本質。詩的思維也許是始祖思維的第一原居住者。

詩,連接著人類心靈隱身那最為早萌而本真的思。

 

1.

我從周瑟瑟作品樣式的本質特征中可看到,詩作品,之所以要著眼於簡練的可直觀表現感知的用語方式,來表現一種詩與物未經分裂的語式情況,在於這個簡練而直觀感知的表現手段,最終有一個直觀的觀念作為它的根源。沒有觀念,就沒有表現手段。詩的用語的根源,並不是文學上說的詞語選擇那麼單方面。某種簡練而直觀化的詩歌用語,本質上是根植於,意識中原初給予的直觀方式,達到了對顯化者的直觀地步。

在這,我要澄清地說,詩,貌似是用語言來表現意識,可實質恰恰是,詩把意識當成意識中的語言再來表現。

我也可從哲學上來說藝術:

詩既是意識制作出的藝術,又是制作出意識的藝術。詩只有在意識的主體根源里,才能制作出語言,並因而又隱含了這個語言之外的永恒的黑暗。決定了詩要不斷地進入這個語言的暗界。

我因此定義,詩既然要在心靈里把意識當成意識的可見物來表現,那麼,我們腦際里,對意識關於意識自己的方式,也就具有意識中那些先驗運行情況的一切可能性。特別是先驗的空間直觀。而先驗的空間直觀,可以直接通向可制作簡練的語言方式的意識。我們怎樣才可做到先驗直觀上的意識情況,乃至於放到對詩的語言處理上呢?我簡潔的說,自明性的直觀,並沒有直接存在於直觀自身之中,它必須要在構造自身的具有特定的構造功能或結構中才能顯身。只有構造中才能明見。於是,我看到周瑟瑟詩作當中,有一個:從被構造的自明性直觀,轉向向構造的直觀的變程。

Views: 2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