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素絹·顏艾琳與江文瑜情色詩的比較(2)

、主客體的性別顛覆

當英國的維吉尼亞·吳爾芙(Virginia Woolf)1929年在《自己的房間》[21]A Room of One's Own)中,質問女性為何貧窮?期待莎士比亞的妹妹的才華有朝一日能在文學上大放異彩時,法國的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也在1949出版了《第二性》[22]Le Deuxiéme Sexe)時更強調女性的「形成」[23]觀點,而法國女性主義思想家伊蓮・西蘇(Hélène Cixous)在一九七0年代也提出陰性書寫(ecriture feminine)(或譯為女性書寫)的概念,這些女性主義者的談論在台灣早已廣泛被引用,這些論述的背後都不斷在追問一個本質問題,即什麼是「女性」?什麼又是女性的思考?女性的聲音在那裡?如何擺脫歷史(history)的包袱?

其中,西蘇為了解構性別二元對立的觀點,而深入分析二元對立的種種概念,包括重新思考主體(subject)與客體(object)之間的關係--「女性身在何處?(Where Is She?)」[24],二元對立關係即主動 / 被動、太陽 / 月亮、文化 / 自然、日 / 夜、頭 / 心、父 / 母、男 / 女……,西蘇提出這個思考主要是為了瓦解男性建構的語言思想。

本文所指渉的主體與客體,正是援用西蘇提出的概念,因為堅持女性自我,正是反應了質疑主體(男)與客體(女)之間的種種神秘。底下即從此一角度來比較顏艾琳與江文瑜的情色詩,以「同中求異」的方式比較二者之差異。

 

一、相同處:主客體易位

如果說出走是一種逃離或是背叛中心(主體,即男性的霸權)的方式,那麼顛覆卻展現了粉碎霸權的實踐了。在此,相同性是二位詩人都以詩作來主張主體(男性)與客體(女性)必須易位,即以女性為主體,男性為客體。

所以了解顏艾琳和江文瑜對主體面對霸權的思考是什麼?就是一個關鍵處,先聽聽顏艾琳的說法:

 

二十歲以前很厭惡當女人,高中時都和男生在一起,覺得男生可以夜遊、晚歸,行動也較自由……性的啟發都是從男生那邊得到的……那陣子覺得當女人很可悲。而後看到世界名著中女性作者都太少,逐漸慢慢覺醒…我懷孕的時候還繼續寫,寫我體內的變化……[25]

 

此外顏艾琳在《骨皮肉》自序中也說,「因為很想了解自己、認識女人,於是寫下這樣一本可以暴露的成長記錄,可以認識我所書寫出來的『我』以及部分的『你』[26]。從這個觀點看來,顏艾琳是源自於對女性自身的好奇而寫詩,也就是說《骨皮肉》這本詩集是為了幫助自己了解自己,進而有所體會、成長的詩。至於在詩作上的表現呢?以下各舉二首詩作為例,說明其中主客體的性別顛覆。

在<巨鯨的自卑論>[27]一詩中,顏艾琳把男性引以為傲的陽具,狠狠地揶揄了一番:

 

牠濡濡地吐出泡沫

掩飾臉部害羞的面積

「在海洋裡,

我不過是人間的

一枚  微小精子」

 

雖然「巨鯨」比喻成男性且滿足男性對陽具「大小」的驕傲感,但巨鯨為什麼還自卑呢?因為巨鯨再龐大,比起海洋還是屬於渺小的一份子。而且男性再驕傲,終究還是要進入「海洋」(女陰)中,換句話說,也的確沒什麼「大」不了的。這首詩一反以男性為主體的陽具欽羡,使主體大為失色。

而在<瑪麗蓮夢露[28]一詩中,詩人以瑪麗三圍的數字再次勾起男性對這位性感女神的懷念:

 

「這裡躺的是瑪麗蓮夢露。

36,24,36」 ---摘自其墓誌銘……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

可口可樂的瓶子

便大大流行起來,

這同瑪麗的三圍

有著相當的關聯。

據說:

有些男子,利用可口可樂的空瓶-

自慰並射精…… 

 

難怪瑪麗自殺

 

顏艾琳略帶慧黠的幽默,把可口可樂的瓶子與女性的三圍尺寸36、24、36結合在一起,的確有其創意。當男性購買、喝下並「佔有」一只可口可樂的瓶子,可以把空瓶想像為瑪麗蓮夢露,對瓶子自慰、射精,再與瑪麗蓮夢露自殺的死因聯想在一起,其中諷刺的口吻,讀來令人回味無窮。「戲擬」(mimicry)[29](或譯為模仿)的口吻,而這亦是顏艾琳反客體為主體的手法。   戲擬,在此是指在不落入男性邏輯的情況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例如與瑪麗蓮夢露同是影視界的瑪丹娜不但利用自己的身體,展示性感姣好的身材,也利用了男性喜歡「看」的特質給男性「商品化」的女體,並乘機名利雙收。顏艾琳以幽默的口吻,來反思女性與男性的這種微妙關係。

同樣是處理男性主體的問題,江文瑜面對主體的思考,與顏艾琳不同。

江文瑜更站在「主體位置」上來寫詩,「主體位置指的是一種主體性,如『我看她』、『我想她』、『我要她』、『我想做』」[30],也就是用女性的視角觀看男性,與西蘇所要打破的男性語言的想法是一致的。例如她的〈男人的乳頭〉[31]一詩:

 

A罩杯到D罩杯找不到你的尺寸

原來你的只有小寫

躺在鋪上眠床的專櫃裡

a  b  c  d

 

「原先,過於羞澀拘謹

 你只允許自己以o型面目示人  ……

意猶未盡,舔舐前進

(你的o如今披上一身舌帶,風姿綽約宛若a)

左上綿延而下,黏膩無絕

(此刻你的o深飲一口氣,背脊堅挺,腰桿拉直如b)

靈舌緞帶交錯捎來數陣低喃的呼吸聲……

(你矜持的o終於口乾喉燥,展唇急促呻吟如c)……

(你的另一個o恢復自尊,微笑地再度挺直腰桿宛若d) 」

 

負責打點男性罩杯專櫃的女人

滿意地凝視

a  b  c  d 

屬於男人的

小寫款式

 

江文瑜大逆轉以往男詩人筆下的女性想像,以女性「想像中的男性」觀點,來思索男性身體。抓住了男性喜愛「觀看」女體的角度,即以往男性看女性的乳房,如今江文瑜反客體為主體,展現出在女性眼中的男人的乳頭,這是女性的凝視(female gaze)

詩中男人的乳頭剛開始以原本面目o(形狀像小寫英文的o)示人,經過舌頭的刺激也漸漸敏感起來,使o看起來像a、b、c、d,最後男人敵不過舌頭的撥撩,低喃地呼吸著,暗示男性身體也有如女體輕柔的一面,而以這一份陰柔,對比男性的剛強、堅硬。這首詩要值得深思的問題是:假設男詩人來寫男人的乳頭,會是小寫的a、b、c、d嗎?還是大寫的L、XL、XXL呢?再看〈立可白修正液〉[32]一詩中,江文瑜也一反男宰制女屈從的印象,以立可白俢正液比擬女陰,面對一身的陽性的弧線(陽具),卻是等著被修正液給塗抺的,雖然全詩篇幅短小,僅有七行,卻對有陽具崇拜的男性極具殺害力,徹底粉碎男性霸權思想。

 

我打開立可白

她橫躺-

堅挺的乳頭滲出豐沛的乳汁

或是,尖硬的陰唇

泌流黏狀的潤滑液-

 

正準備塗抹在攤開男體

修正那一身陽性的弧線-

 

    在詩作中女性有著「堅挺」的乳頭、「尖硬」陰唇,以剛強的詞彙描寫女性,反觀男性在詩中的形象,是「攤開」的男體,雖然男性還保有一身陽性的弧線,但詩末的「修正」二字,實為最精彩處,男性過去所表現的主宰性的印象,至此只怕也被「修正」光了! 

Views: 3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