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嫻貞驕傲地問他哪兒來的那套禮貌。靦腆穩重原都不是難事,難在忍了下去啊。萍那天是咬緊了下唇,憋著無聲的啞笑;話語只用來應答,把眼角伏貼地低垂著,並在吃點心時故意剩下半塊。這幾乎是他現學來的。僅這幾手就把那蒼老的姑姑哄得誇起他來了。嫻貞還羞答答地告訴姑姑曾發現他倆的上唇都有一顆黑痣,而且是同一位置。(這是神的安排,姑姑說。)從那以後,姑姑對於李牧師的大少不再誇獎了,她開始在這粗莽的身影上織起侄婿的好夢來。

誰能懂得青年萍在這客廳裏的感受呢?還不好嗎:軟胖胖的沙發,背後伸著晚香玉柔媚細長的臂肢。齊著膝頭各擺著那麼一只精雕細刻的茶幾。矮案上堆著那麼多《聖教旬刊》《福幼報》和一疊五線譜。但一個來歷不明的怪感覺總使他擔心那軟軟的沙發將整個地把他陷了下去。當姑姑講說壁上的“耶穌救羊圖”時,嫻貞得意地說:“萍畫得比這還好呢!”老婦人的花眼即刻出現一道異彩。她是想將來可以把他舉薦到布道部的編輯組裏去呢。

這時,一個綿軟的聲音由裏院送出來了。

“怎麼把人家貴客丟在外面啊!”

隔著窗慢,青年看到了一張永遠掛著慈祥笑容的臉。

青年即刻局促地立起身來,迎到門邊。機靈的媳貞早已把小沙發椅上臥著的一只花白貓趕開了,並且將只織了埃及楔形文的靠枕放在椅背。老婦人微笑著坐了下來,兩只充滿慈祥的昏花眼睛溫存地瞅著侄女,又把那眼光移向沙發上的來客。她在這兩個身影上,仿佛看到了什麼幻象,欣悅地搖晃著頭。她的頭髮已斑白了。

“姑姑,您瞅什麼?”擁貞嬌噴地問。

“若萍,”老婦人湊近些身子問:“你知道你有一顆黑病嗎?”她以為這巧合的發現仍是個隱秘呢。

青年帶點害羞地笑著。他忙站起來,想給老婦人倒茶。

“別這樣,你是客人!”老婦人像是擔當不起,可還是看著他拿起那精致的景泰藍壺。“明天你來吧,明天有特別禮拜。許多人都惦著看看你——”這是帶著點挑逗和驕傲說的。

“我不……”已經在窘著的青年,這時滿臉竟紅脹起來,忘記了一切禮貌地拒絕了。

婦貞即刻就插嘴道:“去一趟吧,萍,你不也該陪陪我嗎?”這口氣完全是對孩子的,像他們那次去天臺山,走在前面的婦貞,張著雙臂招呼他“趕上我啊”一樣。

“什麼,姑娘!去拜上帝麼,怎麼說是陪你!”老婦人其實是勝利地這麼河責著。

對於那如臥在沸湯裏的青年,她們之間的爭辯就像兩個屠夫在爭吵著誰宰得好一樣。他用怨恨的眼色看婦貞,並且不等晚飯,就非拗著脖子走不可。

“你又逼我去那兒!”青年用勉強的笑臉擋回原想送出的姑姑,就撅起嘴來,如一個受委屈的孩子那樣向嫻貞嘟囔著。

“萍,為了愛,你聽我一回話吧!”

青年把手撐在袋裏,垂著頹喪的頭,極不甘心地踱下了石階,向著另一方面走去。

嫻貞倚著門檻,目送這愛生氣的人,像是有些憐惜,有些後悔。一個暗淡的影子投向她心中:“咱們是道不同志不合的。”即刻她使勁搖搖頭,就把這不祥的念頭趕掉了。

“只要有愛,什麼都能夠辦到!”

望著那影子消失了後,她輕輕地闔上門,把雙手搭在胸前。隨著,是一聲充滿樂觀的嘆息。

對於一個曾經讀過《創世記》而且相信那些奇跡的人,禮拜日的清早是一個神秘的時刻。做完浩大工程的上帝,這天盤起雙臂,臉上煥發著得意的光彩。地窖裏有多少人仍在做著苦工是不必問的,教區附近的人家卻充滿了閑散和慵懶。這是安息日麼,孩子們就不必再趕著上學。他們很可以閑適地在床上多困一忽兒。然後穿上新衣裳,等著讓大人牽著手“聽風琴”去。早餐的桌上,媽媽常喜歡在花瓶裏添點鮮花。筷子拿起不久,教堂塔頂上的銅鐘翻起筋鬥響了。這離正式禮拜還有一個鐘頭光景。

教徒們的衣裾在禮拜堂的進口窣窸摩擦著。熟人偏偏在這麼肅穆的地方遇到了。於是,用了低微的,但總合起來卻是極高的聲音,小姐少奶奶們互相探問起家常來。

參加談話的還有一位蒼老而總是微笑著的婦人。她那只戴了金鐲子的左臂由一個梳了雙辮的少女攙著,右側是一個低了頭的青年。他的神情頗不自然,好像在赴一場葬儀。

“周太太,您早啊!”一個脅下挾著兩本紅書的中年婦人用羨慕的口氣招呼著。“這是您的小姐吧?”

“欸,我內侄女!”周老太太忙轉過身給介紹,“嫻貞,這是橋北福音堂的方太太。”

嫻貞笑著鞠了半個躬。

“這位是您的——”那婦人像是故意沈吟著。

“這是駱先生,嫻貞的——朋友。”

姑姑和嫻貞都等著他回頭來招呼一下,但青年的頭垂得更低了,好像怕給誰看見似的。

“嘔,我聽說過的——”那婦人會意地一笑,就隨著會眾進堂裏去了。

隨了第二次的鐘聲,牧師穿了莊嚴的黑袍,和另外兩個人走進來了。他毫不客氣地踱到臺的中央,把自己那肥碩身子安放在那把寬大的扶手椅上,端正地坐了下來。在他上端是一塊寫了白字的黑色木板,上面標著本日應讀誦的經文詩篇。

早晨的陽光滲透了教堂的紅綠玻璃,把五彩的光條灑在會眾的瞼上。教堂這時靜謐得像是等待著神的降臨,只有孩子因為對著彩色玻璃發生過濃的興趣,偶爾大聲喊叫出來。即刻就必有一只母親的手掌堵在那不服氣的小嘴上了,於是聽到幾聲嗚嗚的哽咽。

Views: 4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