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英雄(2)

我的臉發紅,很不自然地四下里張望,想乘機溜走。但她已經預見到了這一點,搶先把我的手抓住,這正是為了防止我溜走。她突然把我拉到自己的懷里,使我感到非常驚訝的是,她出人意外地用她那熱乎乎的、頑皮的手指緊緊地握著我的手,把我的手指捏得痛極了,我費了好大的勁才忍著沒有叫出聲來,同時做出一副極其可笑的鬼相。此外,我感到極其驚訝、極其惶惑,甚至極其害怕的是:居然有一些可笑而又可惡的女人,他們一邊與小男孩閑聊一些雞毛蒜皮的瑣事,一邊卻又無緣無故地當著眾人的面,把孩子們的手捏得生痛。一定是我可悲的面部完全表露出了我內心的疑惑,所以那個頑皮的女人像瘋子似地,對著我的兩眼哈哈大笑,與此同時卻越來越用勁地捏我可憐的手指。她高興得忘乎所以,因為她終於成功地把一個可憐的男孩捉弄得窘態百出,狼狽不堪,使他上了一次大當。我已陷入絕望的境地。第一,我羞得全身發燒,因為幾乎我們周圍所有的人都已回過頭來,對著我們,有的莫名其妙,有的馬上看出了是美人在惡作劇,便放聲大笑。其次,我很想喊出聲來,因為她那麽狠心地捏我的指頭,就是因為我沒叫沒喊,我像斯巴達人那樣,決心忍住疼痛,我怕一叫喊就會引起紊亂,而我不知道紊亂出現以後我怎麽辦好。在完全絕望的情況下,我終於決心起來斗爭,開始使出全身的力氣,把手往自己身邊抽,但是折磨我的人的力氣,卻比我大得多。我終於忍不住,尖叫了一聲,這正是她求之不得的結果!她很快把我扔下,扭轉身子,好像什麽事情也沒發生過,好像胡鬧的不是她,而是別的什麽人。這倒很像一個頑皮的小學生、等到老師剛背過身去,他就對鄰近的同學搞惡作劇,扯某個力氣小的同學的耳朵,打他一計耳光,踢他一腳,推他的胳膊肘,隨後又迅速轉過身去,整整身子,把頭埋到書本里,開始背自己的功課。這樣一來,憤怒異常的教師先生便像一只長鼻子的鷂子,循著吵鬧的響聲撲去,結果出乎意外地上了大當。

但是,我感到幸運的是,大家的注意力此刻都被我們男主人的出色表演吸引過去了,他正在演出的一個斯克利鮑夫的喜劇中扮演主角。全場鼓起掌來,我乘掌聲大作之機,溜了出來,跑到大廳最後與她對面的角落里,躲在一根圓柱的後面,從那里朝心狠的美人坐的地方,膽戰心驚地望著。她用手帕掩著嘴唇,仍然在哈哈大笑。接著她又多次回頭張望,朝各個角落搜尋我,大概對我們這場荒唐的撕殺如此迅速地結束,她感到非常遺憾,正在開動腦筋,再想出一個花樣來作弄我。

我們的相識就是這樣開始的。從此以後,她就不肯落在我身後一步。她不講分寸,也不講良心,老是追尋我,成了專門追趕我、折磨我的人。她對我玩的花樣的全部可笑處,在於她表面上裝作非常寵我愛我,卻又當眾出我的洋相,比殺我還叫人難以忍受。所有這一切,自然使我這個沒見過大世面的野孩子,感到十分苦惱和難過,甚至流淚,我好幾次處於這種嚴重的危機之中,準備與我的這個狡猾的美人打一架。

我天真的尷尬相,我絕望的愁苦模樣促使她對我迫害到底。她不知道憐憫,我也不知道到哪里去躲開她。我們周圍響起的笑聲(她很會引起大家發笑),只能燃起她搞新的惡作劇的願望。但是,到後來,大家發現她開的玩笑,有點太過火了。現在回想起來,她那樣對待一個像我這樣的小孩子,確實太過份。

但是,她的性格就是這樣的。從各方面看,她是一個受寵的女人。後來我聽人說,最寵愛她的,莫過於她自己的丈夫。他身體很胖,但個子很矮,相貌很漂亮,很有錢,而且很能乾,至少從外表上看是如此。他很活躍,也很忙碌,在一個地方呆一兩個小時,他都辦不到。他天天離開我們去莫斯科,有時還來回走兩趟,照他的說法,那都是因公。與他這種既滑稽可笑又總是一臉正經的模樣相比,很難找到更愉快、更善良的了。除此之外,他對妻子愛得出奇,關心體貼,無微不至,簡直把她當偶像,頂禮膜拜。

他對她百依百順,從不加以約束。她的男朋女友,多得不知其數。第一,很少有人不喜歡她的;其次,這位風流女郎在選朋擇友方面,並不過分挑剔,雖然根據我前面所講的情況來看,您可以作出多種設想,但她的性格基礎比起這些設想來,要嚴肅得多。但在她所有的朋友之中,她最喜歡、最推崇的是她的一位遠房親戚,一位年紀輕輕的太太。現在這位太太也在我們這一夥人中。她們之間,存在一種特殊的親切關系。兩個截然對立的性格相遇便往往出現這種情況。一個比另一個更嚴肅、更深沈、更純潔,而另一個則帶著崇高的謙虛和高尚的自知之明,滿懷熱愛地服從於對方,覺得對方處處比自己高明,並把對方的友誼牢記在自己的心中,把它看成是一種幸福。這時候,兩種性格之間便開始出現這種親切而高尚的關系:一方是熱愛和徹底的寬容,另一方則是熱愛和尊重,尊重到害怕的程度,總是擔心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地位,擔心對方不珍重自己、這種尊重有時甚至可能發展到忌妒和貪婪的地步,希望在生活中一步一步地更加接近對方的心。

兩個女友年齡相同,但從美麗開始,她們兩人之間在各個方面,都存在著天壤之別。M夫人的長相也是很美的,但她的美,有點特殊,明顯地不同於許多艷麗的女人。她臉上有一種特殊的表情,不論什麽人一見到她,馬上就情不自禁地對她產生好感,或者更恰當地說會激發您崇高而高尚的好感。世界上確實有這種幸運的面龐。任何人一坐到她身旁,馬上就覺得似乎好過些、似乎自由舒暢些、似乎溫暖些。但是,她的一對憂郁的大眼睛,卻充滿著火與力,膽怯而不安地望著,好像時時刻刻都在受到可怕的敵對勢力的恫嚇。這種奇怪的膽怯有時會給她文靜、溫和、酷似意大利的聖母瑪麗亞的臉龐,罩上一層苦悶的陰雲,你望著它,自己也會情不自禁地跟著憂郁起來,就像你自己遇到了什麽傷心事一樣。這是一張蒼白、消瘦的臉龐。透過它清秀、端正、線條無可挑剔的美和暗藏著無言的愁苦和冷峻,經常露出她孩子似的本來面容,這是她前不久無憂無慮的形象,也許是她天真無邪地享受幸福的形象。還有這平靜的,然而是怯生生的、遊移不定的微笑——所有這一切使人不自覺地對這個女人產生深深的同情,使每個人的心里都情不自禁地產生一種甜蜜的、熱情的關注,老遠就為她大聲辯護,使陌生人都同她親近起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麽,這位美人卻沈默寡言,性格內向,盡管別人需要同情時,當然沒人比她更關切,更有愛心。有的女人,酷似生活中的護士。在她們面前,不必有任何隱瞞,至少不必隱瞞任何內心的痛苦與創傷。誰要是有了煩惱,都可以大膽地、滿懷希望地去找她們,不必耽心處境尷尬。我們很少有人知道,在有些女人的心里蘊藏著多少無限容忍的愛、同情和寬恕。同情、安慰、期望這些寶貴的情感都珍藏在這些純潔的心里,但這些心靈往往深深地受到傷害,因為它滿懷熱愛,也飽嘗憂傷,但卻將傷口精心隱藏起來,不讓好奇的目光看見,因為深切的痛苦往往最容易保持沈默和掩藏起來。不論傷口有多深,不論它是否流膿,是否發臭,都不會使她們驚慌。不論什麽人去找她們,都會得到她們的幫助。仿佛她們生來就是舍己救人的……

M夫人個子高,身材柔和、苗條,不過稍嫌纖細。她的動作似乎沒有什麽規律,一會兒緩慢、柔和,甚至有點莊重,有時又像小孩子一樣敏捷,與此同時,她的手勢中又透露出某種膽怯的恭順,一種好像是戰戰兢兢的無可奈何的神情,但她既不向任何人乞求幫助,也不祈求庇護。

我已經說過,那個口蜜腹劍的金發女郎不值得稱讚的圖謀,羞得我無地自容,刺傷了我的心,使我痛苦萬分。但是還有一個原因,秘密、古怪、荒唐,我把它隱藏著,像吝嗇鬼一樣,為它而渾身顫抖。即使我獨自一人呆著的時候,我紊亂的頭腦一想起它來,就是躲在黑暗、隱蔽的角落里,躲在任何一個藍眼睛的女騙子審視、嘲笑的目光看不到的地方,一想起這件事,我就又窘、又羞、又怕,幾乎喘不過氣來。一句話,我愛上了,也就是說,我們假定這是我在胡說八道,因為這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周圍所有的面孔之中。為什麽只有一張面孔受到我的注意?盡管我當時完全無心察看女人,而且根本不認識她們,但我的目光為什麽老是喜歡追著她瞧?這種情況最多發生在陰雨天的晚上,那時所有的人都在房里,我一個人躲在大廳角落里的某個地方,漫無目的地東張西望,根本找不到任何別的事情乾,因為除了幾個作弄我的女士之外,很少有人與我說話。在這樣的夜晚,我感到非常寂寞,簡直無法忍受。當時我仔細察看我周圍的人,偷聽她們的談話,但往往我一句也聽不明白。就是在這個時候,平靜的目光、溫順的微笑和M夫人(因為這正是她)美麗的臉龐,上帝知道為什麽,總是受到我的注意,使我著迷,而且我的這一奇怪的印象,已經無法磨滅,雖然它是模糊不清的,但卻是不可思議地甜蜜蜜的。我常常一連幾個小時似乎無法離開她。我熟記了她的每一個手勢,每一個動作,仔細傾聽她那銀鈴般的但又略為壓低的嗓音的每一次震動,說來真是奇怪!從我所有的觀察中,除了羞澀的、甜蜜蜜的印象之外,還有某種不可思議的好奇,好像我在盤根刨底,打探一個什麽秘密。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