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時序(2 下)

在中瓦前,有那麽一位上了年紀的“點茶婆婆”,頭上戴著三朵花,老相卻偏要扮個俏容,使逛夜市的市民無不發出笑聲。可是她高門大嗓叫賣香茶異物,則是有板有眼,錯落有致,完全可以稱得上是一種伎藝表演。這種吟唱,本是在勾欄瓦舍中唱令曲小調、縱弄宮調的“嘌唱”的一種轉化,因為臨安市井裏的諸色歌吟賣物之聲,就是采合宮調而成的,和“嘌唱”有異曲同工之妙。況且,這位老婆婆,也是受過伎藝訓練的。因為《都城紀勝》說過:不上鼓面的“嘌唱”,“只敲盞者,謂之打拍”。這位點茶婆婆,就是一面唱,一面敲盞,掇頭兒拍板,這表明了她對“嘌唱”的熟練,說她是賣茶湯,不如說她賣“嘌唱”來招顧客為合適。

這種一身二任,將自己的販賣加以伎藝表演的賣茶婆婆,在臨安夜市上不乏其人,可以說是一種普遍的現象,如那一邊唱著曲一邊賣糖的洪進,白發老頭看箭射鬧盤賣糖,等等,統可稱之為“商業伎藝化”。

不應否認這種現象的文化品味,但它畢竟還是與出售商品有關。可是那種較為純粹的精神產品呢?卻也商業化了,像夜市上數量頗多的算卦攤。本來算卦先生的形象是方正的,開個卦肆,也要像宋話本《三現身包龍圖斷案》所寫:“用金紙糊著一把太阿寶劍,底下一個招兒,寫道:‘斬天下無學同聲’。”可是在臨安的夜市上,算卦先生卻不是這個樣子,打出的招牌就十分花俏,如中瓦子浮鋪的“西山神女”,新街融和坊的“桃花三月放”等。以“五星”自譽的就有:玉壺五星、草窗五星、沈南天五星、野巷五星……

卦肆取稀奇古怪的名字,其目的是一目了然的,就是為了招引更多的顧客。有的算卦先生甚至高唱出了“時運來時,買莊田,娶老婆”的調子,特別是在年夜市上,在禦街兩旁的三百多位術士,竟抱著燈“應市”:有的是屏風燈,有的是畫燈,有的是故事人物燈,有的是傀儡神鬼燈……精通《周易》,善辨六壬的算卦先生,竟以多種多樣的燈為標示。盡管有時逢年節的因素,但這主要是投入商業競爭的一種手段,或可稱之為“伎藝商業化”。

據洪邁記敘:居臨安中瓦的算卦先生夏巨源,算一卦可得500錢。有這樣高的報酬,我們也就比較容易理解為什麽一條禦街兩旁就能集中三百多名算卦先生了。如此之多的人集中一處,算卦先生當然要為突出自身特色而求新立異了。

像有的算卦先生就常穿道服,標榜為“鐵掃帚”,這就吸引了許多出賣勞力的下層市民找他算卦。這種將伎藝商業化的做法,在夜市上已形成了非常普遍的現象,如五間樓前坐鋪的“賣酸文”的李濟——

李濟,史書並無記載,但能以賣“酸文”討生活,定是身手不凡者。所謂“酸文”,有兩個層面的意思:

一是依其機敏智慧,針砭時弊,制造笑料,以文字的樣式出售給市民,鬻錢以糊口,如元雜劇《青衫淚》中所說:做“一個酸溜溜的賣詩才”。

二是可以引申為一種專以滑稽、諷刺取悅於人的伎藝樣式。像宋雜劇絹畫《眼藥酸》,圖中有一演員,身前身後掛有成串的眼睛球,冠兩側亦各嵌一眼睛球,冠前尚挑一眼睛球,身挎一長方形袋囊上亦繪有一大眼睛球。

聯系李嵩《貨郎圖》所繪玩具擔上,即插有幾個類似的眼睛球,依此推之,眼睛球為宋代城市一種較為常見的玩具,也就是說以它標明為酸,為調笑。在雜劇裏以酸為調笑對象的劇目很多即可證明。將酸文賣出,這反映出了宋代夜市上已有大量的這樣供求雙方,一方是有知識的人,根據市民口味,編寫文章出售;一方是具有一定文化欣賞水平的市民,喜歡聽到看到或得到酸文或類似酸文這樣的娛情作品。

宋代城市中有不少這樣的事例可以證明夜市上賣酸文和買酸文是怎樣進行的——

據《夷堅志》載,在東京就有秀才以賣詩為生,市民出題目讓詩人作詩,而且非要他以“浪花”為題作絕句,以紅字為韻,這秀才作不好,便向市民推薦南熏門外的王學士,王按市民要求欣然提筆寫道:

一江秋水浸寒空,漁笛無端弄晚風。

萬裏波心誰折得?夕陽影裏碎殘紅。

市民們無不為王學士的才思敏捷而折服。還有南宋的仇萬頃就曾這樣立牌賣過詩,每首標價30文,停筆磨墨罰錢15文。一富家做棺材,要求仇以此作詩,仇疾書道:

梓人斫削象紋衫,作就神仙換骨函。

儲向明窗三百日,這回抽出心也甘。

又有一位婦人以白扇為題,仇剛要舉筆,婦人要求以紅字為韻,仇不加思索寫出了:

常在佳人掌握中,靜待明月動時風。

有時半掩佯羞面,微露胭脂一點紅。

還有一婦人以蘆雁箋紙求詩,仇即以紙為題寫道:

六七葉蘆秋水裏,兩三個雁夕陽邊。

青天萬裏渾無礙,沖破寒塘一抹煙。

一婦女剛刺繡,以針為題,以羹字為韻,來向仇買詩,仇遂書雲:

一寸鋼針鐵制成,綺羅叢裏度平生。

若教稚子敲成釣,釣得鮮魚便作羹。

以上可見,賣詩極需敏銳才情,非長期磨練才能做到,而且較難的是,賣詩者要根據不同職業、不同性別、不同需要的市民作詩,這就需要有廣博的知識,熟悉市民階層生活,才能應付自如。

至於賣酸文者,難度就更大了,他不但要根據隨時發生的事情,加以藝術生發,頃刻之時,捏合而成,而且還要有詼諧調侃摻滲其間,使市民心甘情願掏錢來聽、來看、來買,倘不具備這一點,便無法在夜市上生存。這就如同夜市上畫山水扇子的張人一樣,畫扇雖是一種繪畫藝術,但必須按照市場經濟運作的程序進行,只有這樣,才能使賣買雙方都活躍起來。值得肯定的是,臨安夜市很好地使伎藝商業化了……夜色中李濟賣酸文、張人畫扇子等獲得了良性的發展,裝點得臨安文化夜市分外紅火,以至使一些剛剛從考場出來的舉子,都不顧疲倦,相率遊逛這文化夜市。為了應付類似這樣有閑情逸致的人,許多商家則徹夜營業——

錢塘門外的豐樂樓,有時將近二更,還有大船停泊靠岸,服飾鮮麗的貴公子,挾十幾個姬妾,登樓狂歡,歌童舞女,伴唱伴舞,一時間,喧沸的絲管弦樂,傳遍西湖上空,使人忘記了這是深夜……

在那大街上還有許多四處遊動裝有茶湯的車擔,賣茶湯的小販,其用意是想以此方便奔走累了、唇乾舌燥的市民,讓他們呷一口香茶,飲一碗甜湯,提神爽氣,以繼續去那有“夜場”的勾欄瓦舍遊玩。一切都那麽充滿了文化情調,但又不失其商業性,二者有機結合,水乳交融,從而寫就了中國古代城市夜市最具光彩的篇章。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