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行德驚醒過來,原來是南柯一夢。他發現自己倒伏在地,急忙起身朝四周望去。強烈的陽光照耀下,中庭內先前眾多的考生都走光了,就剩下一位身著官服的監考官在看著自己站在一旁發呆。行德連忙拂掉手上的塵土問道:

“考試……”

行德囁嚅著,不知說什麽好。那個監考官輕蔑地瞥了行德一眼,一句話也不說。行德這才知道,剛才自己睡著了,夢見在金殿對答天子策問時,已經失去了考試的寶貴機會。也許監考官點了自己的名,但是當時正在夢中,哪里聽得到呢?

趙行德怏怏地向出口方向慢慢走去。走出尚書府後,穿過清靜無人的府前街。他喪魂落魄地蹣跚著走過一條條大街小巷。金殿中對答如流,禦宴上風流倜儻,白衣公卿,一品頂戴,這些光宗耀祖的無上榮光現在已經化作春夢,一去不返矣!

趙行德忽然想起了孟郊的七言絕句“春風得意馬蹄急,一日觀盡長安花”。這首詩是孟郊在知天命之年喜中進士,有感而發時寫出的。而此時的趙行德只覺得偌大一個開封城內並無一支“長安牡丹”,只有熾熱的陽光照著無精打采的他。更加令人惆悵的是進士考試三年才舉行一次。行德漫無目標地徜徉在長街上,不知不覺來到了城外的一個市場。天色已晚,一大群穿著破爛的男女擠在一條小路上不知道在圍觀什麽。路旁的鋪子多是賣食物的。有些店子里支著大鍋正在煮雞鴨肉,散發出油煙氣,混合著汗臭,夾雜著塵土,令人窒息。有的店子在門口掛著豬羊肉的燒烤。趙行德這才感到肚子餓了。從早晨到現在一點東西都沒吃。

拐過幾條小巷,趙行德向擁擠的人群走過去。平常,這條小路上人來人往都嫌擠,這時候已經完全不能通行了。趙行德只好站在人墻後面向里張望。行德剛開始只看到一個女人的下半身,女人躺在一個木箱子上的一塊厚木板上。行德用力擠了進去。從圍觀的人肩後看去,這樣才算看到那個女人的上半身。孰料那女人竟是一絲不掛地橫臥在那里。一看便知她不是個漢人。皮膚的顏色雖然不算白,倒也覺得十分豐腴,且有一種行德以前從未見過的光澤。她仰面朝天,顴骨突出,下顎微尖,眼睛有點下凹,黯然無光。

行德費力地擠到那個女人的跟前,這才發現還有一個赤膊上身的彪形大漢,手持一把利刃,站在旁邊注視著看熱鬧的人。乍一看,這個大漢長著一副猙獰的面孔。

“喂,要買哪一塊都可以,快快講來!”

大漢看著圍觀者說道。人群中一陣嘈雜,只是他們的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那個尤物。

“你們乾看不買,要做什麽?一群小氣鬼,竟無一個人想買。”

大漢還在大吼大叫,周圍的人一言不發。行德從人群中走出來。

“這個女人到底做了什麽孽?”

他忍不住問了一句。手持利刃的大漢轉眼盯著行德說:

“這個賤貨是個西夏女人。勾引漢子睡覺,還要殺那漢子的老相好。今天俺剮了她,賣她的肉。隨便買哪一塊都行。耳朵、鼻子、xx子、大腿,隨你們挑。就賣個豬肉價算了。”

這個大漢也不是漢人。他的眼睛閃著藍光,胸前的毛帶點黃色。肌肉突起的古銅色的肩膀上紋有類似符咒的圖案。

“她承認嗎?”

行德又問了一句。那漢子剛要回答,不料躺著的女人張口說道:

“是我做的孽!”

她說話的口氣粗魯,音調高亢。看到那女人開了口,圍觀的人群中引起了一陣騷亂。行德不知道這個女人是心如死灰、自暴自棄,還是當真是一個蕩婦。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