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發 1978 散文選》走在六月的流煙裡

這樣,童年以後,黃花是逐風的散文,雲是凝鬱的夢。許多迷戀着歷史的傲岸,許多不屈於現實的激情,踏響天涯的跫音,孤獨地從一個季節走向另一個季節。落寞地走在一張一張陌生的不陌生的容顏間。而妳,在風中盈姿而來,步入了我的夢。一瓣羞澀的凝視,一朵心悸的喜悅。女孩,我開始感覺到校園的黃花無限的嬌豔,遠山異常的湛藍,近波翠綠 … … … …。

     ——————————————————————————————————


六月是我中學時候一位老同學的名字。她的畫很棒,我愛寫詩,我們曾如此為學校的壁報努力了三年。畢業後某個深暮,我們相遇在南方瀕海的城市。海面上有幾隻船緩緩飄向遠處的落霞,我對她說我好羨慕它們,茫茫的海洋滾滾的浪濤是其倨傲。她遙望嵐靄蒼茫的埔萊山,說了什麼我不記得了。倒是她的側影,讓我留下一句“六月,夢在青山不老綠水縈繞,是我中學時候一位老同學的名字”。不是一個有着特別意義的季節。


直到這一個六月。

這一個六月,我突然想起不知從那一天開始,抽屜裡的日記便一直空白着,淒清的琴韻不再輕吟簾外的殘暮子夜的星隕。我突然珍惜起一些不經意的際遇,零絮的笑臉與與話語。走在六月的流煙裡,我開始有了秘密。不知道是彩虹或蓮花。每一夜拉上窗簾熄了燈時,總覺得心頭一日含鬱的驚喜甜馨的憂愁,仍未盡述於日記,盡抒於木琴。

六月的一個早晨,我走出了斗室走出了都門,走出了課本與筆記的困厄繁瑣與喧鬧的迫緊,到山中去尋風聲與水聲,找回在窒息的日子裡受了傷的的自己;撿陽光撿落葉,撿回一些失落了的美好事物。我很高興有女孩同行,她帶來了畫紙和鉛筆。我沒想到,她也攜着一顆誠懇向山的心。所以別問我為什麼感到六月綠得那麼令人低迴欲泣。

溪澗潺潺不知源自何處,但知奔程唯有前方;藍空流雲留不住痕跡,竹葉水草影兒粼粼。碧波中似乎跳躍着一串一串的音符,詮釋着一沙一石的生命的奧秘與莊嚴,我攤開紙張扭開筆蓋,才發現筆尖太小,載不住那麼多的思緒。可是,她卻繪起畫來。我拾起一片枯葉,寫着“山是沉鬱而寬宏的,在山中,我們向現實掙回了一點自我。”末處,署上名字。

我看看她,她幽幽地說:“我的日子早已經失去了自我。李後主的詞已經離我遙遠。取代的是專業名詞是數目字,是解剖刀,去剝奪去分解一隻一隻小生命…………”我於是在枯葉上也寫下她的名。然後,放在溪面上款款流遠。我回過頭來告訴她,當葉子上的墨汁溶入溪水,字跡是否會化成葉紋的一部分時,我心動那一朵使人想起溫帶近秋時的微褚。

別人的眼光竟許我們親密地坐在一起。她纖巧的小手一筆一筆地摘入小溪。我說,別忘了水面上的浮萍。細聲地,她說,我會的,那是我們的際遇。我知道溪水已經洗淨我的寂寞,灼傷了我的自負。從山中回來後,她託人帶來了那兩幅在山中完成的畫,要我題詩。這是我在山上答應了她的。鉛筆的一抹一劃一濃一淡,我看到了她低首垂髮作畫時的溫柔。想她便是小溪的化身,唯有秀逸的小溪了解小溪的秀逸。我託人帶了封信給她,對她說別忘了那道清溪。流水是妳妳是流水。儘管險石阻隔行程,但終會走過去的,走到斷崖處激越馳落,將歌唱絕將怨洒盡。我想她會同意的。

深深地感覺到,流水與浮萍是我今年六月一句久久不敢說出的話語。我久久不敢掀開這一份美麗,燃亮這一份秘密。我曾冷傲地扼死幾許的夢,又在冷傲的夢裡落拓了幾許。走在六月的流煙裡,我知道我開始在變了;雖然,江湖滔滔,浮萍的故事或許詮釋美麗以淡淡的淒迷。(1978年6月7日 曾刊於《新生活報》〈活躍版〉)

Views: 5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