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祖陶:1972年一次不叫做“旅遊”的旅遊(下)

我們從火爐的武漢一下子來到了海拔1000多米高的廬山清涼世界,好不自在。廬山頂上還有一個牯嶺鎮,有一條較平坦的牯嶺街,街上有一些商店、旅社。這時,一般的旅店也住滿了,幸運的是,我們住進了一家比較好的帶餐廳的旅館,當時算是價格比較貴的。雖然沒有現在的幾星級、標準間、豪華間的概念,但有公共的衛生間就很不錯了。我們誰也沒有經歷過這樣好的生活,兩個孩子更是高興的不得了。當晚在餐廳吃了廬山特有的石魚炒蛋(石魚是一種生活在廬山石澗縫隙裏的小魚),石耳,還有炒雙冬(冬筍、冬菇),實在是太鮮美了,以至幾十年後還記得。這麽多年來一家人沒有這樣從容、親切地在一起,我莫名地感到是不是來的有點突然和奢華,經歷過多少年來急風暴雨的洗禮,我們好像置身於另一個世界了,雖然它是那樣的短暫。

在廬山住的一周是非常有意思的,以住處為基地,除了在這裏一日三餐吃飽了上路,沒有“小賣部”之說,沒有任何食品可買,景點也就不存在現代垃圾的汙染了,廬山完全不用買門票,也就沒有多花一分錢。遊人不多,大多數時候就是我們一家人而已!這一場驚心動魄的廬山大遊歷對我們的意志與體力都是一場極難得的鍛煉與考驗。除了長途車把我們帶到目的地外,就再也沒有任何交通工具了,所有的景點都是靠兩條腿走呀,爬呀,攀登呀,其樂無窮。由於廬山氣候瞬息萬變,雨多晴少,我們租了雨衣、鬥笠,大油布傘。兩個孩子興致很高,特別是兒子早早地準備好,“今天去那裏?”是的,今天去那裏?廬山這樣大,這樣美,這樣險。由於沒有導遊,也沒有醒目的道路和景點的指路牌,全憑向同住的遊過一些景點的客人和服務員打聽了。有的人比我們更加心中無數,有一個科學院的年輕人一個人來廬山,老是跟著我們一家人走,小兒子註意到這一點,說這個人總是跟著我們。是的,那人也願意與我們交談,對我們一家4口同來頗為羨慕,在廬山有這樣短暫的同行者也是不錯的。

在廬山的一周,一日三餐不用操心,住處安靜安逸,沒有任何煩心與操心的事,晚上既沒有電影電視,也沒有音樂方面的精神生活,一家人在一起有說不完的話就是最大的享受了,我平時很少給孩子們講故事,現在配合廬山遊歷講點典故算是補課。每天有些盲目地不知疲倦地從住地出發,按照不同方向前進,尋找目標景點,一天要兩次出行,要走十余公裏,這是何等有益的快樂活動啊!個子高高的、全校少年組200米跑亞軍、漢水橫渡者14歲的女兒自然是打前峰,充當探路了,只聽見她大聲喊,是的,沒有錯,快來呀,前面就是三寶樹了;快到圓佛殿了……。8歲的兒子表現出驚人的勇敢與毅力,很會走路,每天都與我們走同樣多的路。肖靜寧總是有一種熱愛生活的執著,是她的坦蕩和開朗的性格、處事的果斷創造出了我和至親的家人在特殊的年代還能這樣平安地相聚、遊歷在廬山 ,風光無限,親情無價,我的心裏充滿感激和感慨!

回想起來 ,這是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旅遊。廬山是千百年來人們難識真面目的一座奇山,我們憑著自己的兩條腿幾乎走遍了能夠走到的各個奇異、奇妙、奇跡般的景區,充分領略造物主的神奇,深刻體驗到廬山霧重重,雲霧弄陰晴的夢幻般的迷離;同時,也隱約地感到近代詭譎多變的政治風雲,給廬山蒙上的一層層神秘的色彩。我們有時走的是昨日走過的有點駕輕就熟的路,但是瞬間會使人有迷了路的感覺。白居易命筆的“花徑”,離住處最近,我們不止一次去過,在那裏給孩子們講述白居易的詩句“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常恨春歸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和他多次流連忘返的故事;而花徑附近的煙雨蒼茫中的“如琴湖”美麗迷人,如歌如訴給人極強的吸引力。可是每每我們快到了,都看見花徑大門了,突然輕盈的薄霧不知從何處升騰迷漫而來,幾米內的景物樹木一片迷蒙,霧越來越濃,把天地連成一片,什麽也看不見了,唯有我們4個人緊緊相擁在一起。奇怪的是,瞬息之間,濃霧消散怠盡,露出了紅柱綠瓦的亭子,花徑就有眼前,四周仍是迷霧茫茫。說實在的,第一次親歷這雲霧的捉弄心中有一種驚惶失措、驚心動魄的砰然心動,畢竟還是處在特殊的時代,不得不隱約聯想到紅色恐怖的“妖霧”帶來的後怕,誰知突然會發生什麽事。

我們的遊程沒有任何安排和計劃,經歷是很多的。蘆林湖在我們的記憶中很深。從黃龍寺沿著陡峭濕滑的石階上行,一路密林蔽日,行人很少,有點陰森的感覺。上到蘆林大橋就看到蘆林湖了,蘆林湖位於廬山東谷1040米高的蘆林盆地,四周群山環抱,蒼松翠柏,湖水平靜如鏡,景色迷人。蘆林湖雖是1954年築壩蓄水的人工湖,仍猶如天上神湖。聽說毛主席多次在湖中遊過泳,對蘆林湖也多了一份特有的虔誠。蘆林橋高30米,橋壩一體,湖水從大壩整齊地直瀉而下形成壯麗的人工瀑布。為了親自領略蘆林湖瀑布的壯觀,我們從另外的崎嶇不平的路徑來到了大壩的底下,廬林湖深24米,直瀉而下的雪白的大瀑布,氣勢磅礴,水珠飛濺數米,直打在頭上臉上,瀑布形成的山澗溪流很是急促,30米高的瀑布與溪流反差極大,令人眼花潦亂,瀑布與山澗的轟鳴聲,令人膽戰心驚,只有一塊大的石板小橋可以跨過湍急的澗流,石板搭在巨大的鵝卵石堆上好像不太穩固。肖靜寧正在遲疑時,說時遲,那時快!兒子一下子就過去了,他的勇敢令人至今不忘。看到兒子已在澗流對岸,肖靜寧只好鼓起勇氣在女兒的保駕下過了“橋”,一家人得以繼續向深谷前進去探尋更多的驚奇。

 廬山會議舊址是每個來廬山的人必到之地。正在上中學的女兒很會寫作文,開家長會時不僅展示她的數學作業的工整正確,對她的作文讚美更多。我們在寬闊的中共“廬山會議”會址前佇立很久。這是一幢我們從未看見過的氣魄雄偉、格調高邁的二層結構,處於松柏茂密、溪水潺潺的優美環境中,迸發出一道道奇異的光彩,顯的非常莊嚴肅穆。女兒後來寫的一篇作文就是“當我站在八屆八中全址前”,表達了對領袖的無比崇敬和熱愛,因為是到了實地寫的,對廬山會址作了寫景寫情的真實敘述,很獲老師好評。

經過雨霧中的行走我們終於到了極負盛名的廬山“仙人洞”,此時很自然地聯想到毛主席的“無限風光在險峰”的名揚四海、喻意深刻的詩句。仙人洞因唐代名道呂洞賓曾在此洞中修練直至成仙而得名。仙人洞是一個巖石洞,只見巨大的參差如手的佛手巖,佛手巖的覆蓋下,恰好有一洞中開,洞高洞深均約10米,洞內深幽處還有清泉下滴,大自然的神奇,造就了“天生一個仙人洞”。俯視山外,雲海茫茫,有石松之稱的蒼松樹根裸露,枝枝葉葉卻格外繁茂,生機盎然,顯示其特有的堅強不屈的品格。像這樣盡人皆知的景點當時我們能碰上的也不過10來人。

我們由仙人洞沿小道山徑繼續向南行,雨越下越大。好在我們都有雨具,看著8歲的兒子這樣有能耐,心中很是安慰。大約走了一公裏,遠遠看到一座圓穹式的石構建築,稱為“圓佛殿”。此殿位於獅子峰的尾部,風景秀麗,很有氣勢,位置很突出,眼界開闊。我們在圓佛殿先躲躲雨,一面欣賞這個大殿。有意思的是,“圓”到是好理解,因為殿的外觀粗壯呈傘狀,平穩舒展,落落大方。最有意思的是當中壘一根石柱直通殿頂,造型獨特。但是“佛”就不好理解了,諾大的傘形圓殿中沒有一尊佛像。我們記住這個殿還因為有人曾在殿的墻上寫了一首打油詩:“今日遊廬山,不料風雨狂,困在圓佛殿,肚饑身又寒”。兩個孩子看了直笑,不停的念著“肚饑身又寒”,心想,又不吃飽,又不帶傘,又不穿夠衣服怎麽遊廬山啊!為自己的充分準備而沾沾自喜。

置身於廬山大自然的懷抱,領略大自然的萬般神奇。廬山的標志性景觀還有“舍身崖”,一聽這個名稱就令人膽戰心驚,聽說不論哪個時代, 總不斷有人選擇在這裏舍身。舍身崖即龍首崖。龍首崖一側建有“觀龍亭”,在此看雲霧變幻,看怪石奇松,引起許多暇想。造物主太神奇了,一個連綿的山崖上竟有兩塊巨石相疊形如龍首狀,與龍首崖相對峙的是形如巨艦的鐵船峰。龍首崖與鐵船峰隔著萬丈深谷,崖下澗流曲折奔瀉,怒流湍急,形成飛瀑,松濤澎湃轟鳴,在兩座對峙的綿綿的山峰中形成此起彼伏的巨大回響,這回響此刻好像還在耳旁。龍首崖太神奇了,一塊巨石陡峭直立,深不見底,另一塊橫臥其上,上覆勁松,下臨絕壑,很像一個昂首的蒼龍。我們只能站在巨崖的安全地帶遠遠地向下望望,而且讓另一個人拉住手,不敢橫跨一步。特別是把兩個孩子緊緊拉住,絕對不能有過蘆林小橋時的勇者無懼。龍首崖表面的這一橫臥的平整的穩固的突出的特大巨石,用今天的話來說很像一個跳水高台,台下澗深莫測,如想跳下,升天無疑。相傳古時曾有僧人為修成正果,而縱身於潔白的茫然雲海中,飄然而去轉生於極樂凈土,龍首崖也就多了一個“舍身崖”的名稱了。

聽人說廬山的“三寶樹”幾個人合抱不攏,引起從小在珞珈山長大的孩子們極大的興趣,雖說參天大樹見過不少,那有這樣大的樹呢?到三寶樹要一路沿著深谷林間下行,石階小路不很平坦,還因終年不見陽光,布滿打滑的青苔,好在我們在球鞋外綁了草繩。8歲的兒子精神始終飽滿,女兒情緒一路高漲,好像他們天生就樂於與大自然親近,充滿好奇心。人在山澗行,濃蔭綿綿,綠樹當天。山澗流下的水終年不斷,隨著峭立的崖壁和層叠的巖石改變著自己的命運,錯亂的怪石規定著自己的軌道,真是姿態萬千。其中最神奇的要數著名的黃龍潭、烏龍潭了,它們實際上是瀑布垂崖形成,雪白透明的瀑布跌落在潭中,稍作停積,又從怪石縫中蜿蜒流淌直奔下遊。黃龍潭、烏龍潭兩潭相近,但兩個瀑布姿態各異,前者寬而短;後者細而狹長。雖不如蘆林湖瀑布那樣壯觀,高不過幾米、十幾米,但它們從巨石中奪路而出,水聲悅耳向前奔放,顯示出一種極強的大自然的活力。我們經過多少艱難行走才看到這不見天日的幽谷瀑布之奇景啊!潭水清澈,孩子們都高興地在潭中撥水洗手。我們已在深谷谷底了,要看三寶樹還要努力地沿另一石階小道上行幾百米,那兒有一塊比較平敞的地方,是女兒最先上去的,大聲喊我們快來呀,她那清脆的聲音好像還在耳邊呢。啊!三寶樹真是名不虛傳,只見三棵參天古樹淩空聳立,盤根錯節,兩棵是柳杉,高40余米,一棵是銀杏高30米,主幹直挺,氣勢雄偉,數人合抱不攏。樹冠長勢旺盛,濃蔭蔽日,綠浪連天,樹蔭可惠及百余人。三寶樹為千年古樹,見證著漫長歷史的滄桑。兩個孩子最感興趣的就是要來親身合抱一下樹幹了,結果,我們這4口人合抱還差的遠呢。

登五老峰領略廬山雲海壯觀是我們廬山之行最刻骨銘心的記憶,也為我們自己38年前廬山之遊畫下了一個登峰造極的句號。五老峰是廬山著名高峰,達1400余米。那天天公作美,是我們來廬山後少有的晴天,在山腳下遠遠望去,可以看到5個個相互分割又彼此相連的雄奇、雄偉的峰頂,五座主峰儼然如五老並坐,山姿各異。對這五老你可以盡量發揮你的想像,他們是詩人在呤詠,還是武士在高歌,是漁翁垂釣,還是老僧盤坐……。大自然竟有這樣的傑作,正如李白的千古絕句:“廬山東南五老峰,青天削出金芙蓉”,啊!五老峰是青天削出來的,這個“削”字用的何等的奇妙!五老峰,讓人驚嘆不已!但我們並不滿足就這樣遙遠地望峰興嘆。為了登上五老險峰看無限風光,我們一路上見人就詢問登峰的道路,我們一家人走了兩個多小時,越走越遠,好像都出了風景區了,心中不免有點不安,幸而當時的廬山治安還是很好的。經當地的老鄉指點,才找到五老峰西北坡有一處地勢較緩,可以探索性地沿一條小道爬坡登山。女兒又是急先鋒,8歲的兒子也有這樣的志氣與能耐。哎呀!我們居然爬到了五老峰的制高點,在可見的方圓裏沒有任何人煙。正當我們目空一切、視野無邊的空曠,毫無障礙地遠遠望去,一陣濃霧帶著白雲突然來臨,周圍什麽都看不見了,唯有我們一家四人佇立在濃霧白雲密布的五老仙峰上,山頂一片雲海,伸出手就可與天相接觸,雲霧把我們完全包裹了,我們不禁有一種飄然飛去的極不踏實的奇異感覺,我們把腳跟站的穩些更穩些,與孩子緊緊地抱成一團,鼓勵他們別害怕。突然,雲消霧散,我們才松了一口氣,一家4 口帶著親歷廬山險峰的收獲,高興地下了山,堅持著,一步一步走回了住處。

像廬山這樣驚心動魄的旅遊——與自己的兩個孩子朝夕相處、每天不知疲倦的行走攀登,以後再也沒有過。這唯一的一次,又是在特殊的年代,也就彌足珍貴和難以忘懷了。那時照相機很難覓,廬山也沒有景點照相服務,牯嶺街有一家小照相館,我們覺得室內照沒什麽意思,因而在廬山的一周沒有留下任何照片,這一點多少有點令人遺憾。

風雲突變,10年文革終於結束。大背景下的個人命運也在發生根本的變化。女兒成了1977年恢覆擇優錄取高考的首屆工科大學生,兒子步姐姐後塵1981年以優異成績考上北京大學物理系。1978年武漢大學結束了十年的農村開門辦學、分校撤銷,我又重返珞珈山。如今子女通過自己的努力分別選擇了自己的、在法國與美國的發展道路,成家立業,培育著他們的孩子。當他們越過一道道坎,闖過一道道關的艱難時刻,1972年在他們的少年與童年時代經歷的勇攀險峰、登高望遠的廬山遊可能會在不經意間給予他們以勇氣、信心與力量!如今已是耄耋老者的我與老伴相依在空巢家庭,通過回味當年的一切,既表達對異國他鄉的子女的思念、讚美和祝願!也為自己的晚年生活增添一些積極的、樂觀的元素。(本文由肖靜寧提供初稿,楊祖陶修改定稿。2010-07-26)(收藏自愛思想網站)

Views: 4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