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歐洲

5.5億人生活在歐洲大陸上,這個數目僅次於亞洲的9.5億,比美洲、非洲和澳洲人口之和還多,是南北美洲的兩倍。這些數據比較準確,因為這些數據出自於國際統計學會之手,組成這個學會的是許多學者,這些學者能用比較客觀冷靜的眼光來看待事物,絕不會歪曲事實以取悅哪一個國家的民族自尊。

根據這個統計學會的統計數據,世界人口正以每年3000萬的速度遞增。這個問題十分嚴峻。假如繼續以這個速度增長下去,那麽,世界人口將在60年內翻一番。而在千百萬年後,即在19320年,或在193200年,或在1932000年,人類的狀況就不堪設想了。在地鐵站裏,“只有站位”已經很可怕了,而如果在地球上“只有站位”,那就絕對無法忍受。

除非人類敢於正面現實並及時采取行動,要不然,人類未來的命運將會更糟於“只有站位”的狀況。

當然,這是一個政治經濟學範疇內的問題,而現在的問題———歐洲大陸的早期居民,那些在歷史上曾發揮過重要角色的人們,是打哪兒來的呢?在他們之前,還有其他的居民居住在歐洲大陸上嗎?很遺憾,得到的答案肯定是非常含糊不清的。這批人可能來自亞洲,他們經過長途跋涉,從烏拉爾山和裏海之間的那條狹窄的通道穿過,流入到歐洲大陸。在這裏,他們可能還碰到了更早的移民,只不過那些先來者所處的社會階段仍然較為原始。在人類學家收集到了更多的資料之後,這些故事才不再是虛無縹緲的了,這些“故事”現在還不應當揉進這部地理作品之中,因此,這些後來的移民是這裏談論的重點。

這些人為什麽要遷移呢?為什麽他們不遠萬裏、不畏旅途艱辛,從亞洲遠道而來歐洲呢?正如在過去兩三百年中,成千上萬的人為了西方無垠的土地,為了生存的良機,為了不再挨餓,而不斷從歐洲這塊舊大陸移民到美洲新大陸,這些亞洲人當時也是不斷地遷移著。

就像後來的歐洲移民遍布整個美洲大平原一樣,當時亞洲人移民也是匆匆奔向歐洲各地。一切“純血統種族”的痕跡迅速消失在對土地和湖泊的瘋狂搶占過程之中(在人類早期,湖泊比土地更珍貴)。而少數弱小的民族仍然居住在大西洋沿岸一些難以進入的地區和某些大山深處的幽谷裏,自生自滅,並以保持了自己種族的純正血統而自豪,但是,他們與世隔絕的缺憾卻是無法彌補的。今天,當人們談及“民族”這個詞時,已經不帶有人種純正的意思了。

對某個較大的人群,我們使用這樣的語言來描述:他們(或多或少地)說的是同一種語言;他們的歷史淵源(或多或少地)有些相同;在過去的有歷史記載的2000年中,他們具有一樣的民族個性、思維模式及社會行為,這一切讓他們擁有一種民族歸屬感。對這樣的人群,我們就用種群這個詞來稱呼吧。

依據“民族”的概念,現代歐洲人可劃分為三個大民族和六七個小民族。

一個是日耳曼民族,有英格蘭人、荷蘭人、挪威人、瑞典人、丹麥人、佛蘭芒人和部分瑞士人。另一個是拉丁民族,包括法蘭西人、西班牙人、意大利人、葡萄牙人以及羅馬尼亞人。還有一個是斯拉夫民族,包括俄羅斯人、波蘭人、捷克人、塞爾維亞人和保加利亞人。在歐洲總人口中,這三個大民族占了93%。

其他幾個小民族包括近200萬芬蘭人、200萬的馬扎爾人或叫匈牙利人、300萬猶太人以及大約100萬土耳其人後裔(他們居住在昔日土耳其帝國在君士坦丁堡周圍的殘存地區)(君士坦丁堡即今土耳其城市伊斯坦布爾———譯者註),另外還有希臘人,其他民族快要把他們同化了,他們是不是希臘人,我們只能靠猜測才能判斷出來,但是在血緣關系上,他們比其他人更接近日耳曼民族。有日耳曼人血統可能還有阿爾巴尼亞人,盡管在歐洲大陸安居樂業的時間上,他們比古羅馬人和古希臘人出現在歐洲大陸的時間還要早五六百年,但是,如今他們已落後於時代1000年了。最後還有愛爾蘭的凱爾特人、波羅的海的利特人和立陶宛人以及吉卜賽人。吉卜賽人來歷不明,人口不詳,他們的現身耐人尋味,他們的命運仿佛是歷史的警鐘:對於那些遲來者,那些在最後一塊土地也被別人瓜分了之後才出現的人,吉卜賽人的下場就是他們的結局。

生活在這塊舊大陸的山山水水之間的人就是這些人。下面,來看看他們是如何被地理環境所造就的,反過來,地理環境又是如何被他們所改造的。正是在人類與環境的鬥爭之中,人類文明才創造出來了。如果缺少了這種鬥爭,人類可能仍然是茹毛飲血。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